庄奴重庆出殡 天堂又见炊烟起

庄奴昨天上午出殡,上千民众雨中送行。(网络图)

(综合讯)95岁享誉华语歌坛“泰斗级”作词人庄奴本月11日在中国重庆辞世,昨天上午举殡。据中国媒体报道,虽然下着小雨,仍有上千民众雨中送行。中国大陆邓丽君歌友会常务会长金婷婷告诉媒体,“日本、港台歌友会歌迷因为距离太远赶不过来,也托我们送了花篮。”

庄奴1921年出生于北京,原名王景羲,据报道,他在抗战期间南渡黄河时,被黄河一泻千里的气势所震撼,又感念中华民族的深重灾难,毅然改名“黄河”,后来其子也随此姓,起名为黄浩然。某日,他又感怀于宋朝诗人晁补之《视田五首赠八弟无斁》有“庄奴不入租,报我田久荒”,从此便以“庄奴”作为笔名。他曾说:“庄奴用锄头耕种,我用笔写词,都是为他人作嫁衣。”

庄奴1949年移居台湾,曾当过记者、编辑,演过话剧,但最以音乐词作彰显盛名。他一生创作出的词作品超过3000首,其中邓丽君的《小城故事》《甜蜜蜜》《又见炊烟》等歌曲广受大众传唱。若干年来,凡是被邀请参加纪念邓丽君的各种活动,只要身体许可,庄奴基本上做到每邀必到,即使酬金很薄也无怨言。他希望用这种方式去推动、弘扬邓丽君的歌唱艺术和人格魅力。

“我沾了邓丽君小姐的光”

  邓丽君演唱过的80%的歌曲均出自庄奴笔下,当年邓丽君曾说过,没有庄奴就没有邓丽君;庄奴也说,没有邓丽君就没有庄奴。虽然二人成就了彼此,但可惜只有一面之缘,彼此只通过书信来往。据庄奴回忆,邓丽君与他通信是应他的要求,“知道她要去美国,我说你能不能到美国之后给我来封信。”信的内容也是庄奴建议的,“有什么活动,参加朋友或同学的约会,或者是看景,都可以写。她说好的,我就像哄小孩一样。”邓丽君还会带些当地特色点心给庄奴,这也让爱吃甜食的他很是满意。

在后来的访谈节目里,庄奴谈到,年少的邓丽君在参加某个比赛时,他担任评审,但在诸多七八岁的小孩里,庄奴并没记住谁是邓丽君。后来,当邓丽君经常给电影、电视剧唱歌,慢慢走红之后,就开始有人找到庄奴为邓丽君写词,二人的缘分便由此真正开始。

《甜蜜蜜》是庄奴和邓丽君都颇为喜爱的一首歌,也正是从这首歌开始,邓丽君的大幅海报频频在各处出现,流行音乐也从此在中国大陆普及开来。庄奴曾说,这首歌背后的创作故事也颇有戏剧性:“有一个男士拿着歌谱来找我,他说让我在这个民谣歌谱里填词,我首先就问他,由哪位歌手演唱啊?他说邓丽君。我一想邓丽君小姐身高大概一米六五,圆圆的脸庞,常常笑得很甜,歌声很甜,台风也很甜。我一看歌谱,正好‘咪嗦啦咪’,OK,有了‘甜蜜蜜’这三个字,歌儿也不到五分钟就写完。”

在众多弟子中,庄奴对邓丽君评价最高:“承蒙她,尊称我做老师。到今天我还这样讲,我沾了邓丽君小姐的光,因为她诠释歌曲的艺术、音色、台风,把我好多好多歌都唱红了。她能够把我们做的词和曲表达得淋漓尽致,因此我对她非常感激。”

续曲《我心甜蜜蜜》

  《甜蜜蜜》是庄奴根据印度尼西亚民歌填词,后来他与左宏元写续曲《我心甜蜜蜜》,拜托邓丽君和他的徒弟高原合唱,不料邓丽君答应后在泰国清迈过世,《我心甜蜜蜜》因此尘封20余年,该曲终于去年发表,由高胜美与高原合唱,盼延续邓丽君的《甜蜜蜜》。

留千首歌曲版权 经纪人办音乐会还夙愿

  庄奴一生写了不少经典之作,包括《垄上行》《冬天里的一把火》《又见溜溜的她》《原乡人》等3000多首歌词。谈到创作甘苦时,他曾以一首打油诗绝妙回答:“半杯苦茶半支烟,半句歌词写半天;半夜三更两三点,半睡半醒半酝酿。”说到自己最满意的作品,庄奴认为是早期的《垄上行》。

此外,作为唯一拥有庄奴3000首歌曲版权的经理人,余毓兴(香港著名媒体人、制作人、经纪人)受访时说:“与庄奴老师签约以来,一直将老师视为公司的瑰宝,如何让庄老的经典名作得以流传,一直慎之又慎,压力很大,需要平静后再详细梳理版权的规划。会继续履行当初与庄老的约定,促进两岸音乐文化交流宏愿,未来将筹办老师的音乐纪念会以及为老师成立音乐博物馆,并对3000多首经典作品重新编排演绎,策划系列主题音乐微电影,结合多元化的形式来传承庄老的音乐作品,让更多人可以感受到这位伟大的音乐艺术家的成就。”

为妻子变卖房产、创作歌曲

  庄奴有过两次婚姻,原配夫人名叫陈孟华,当过播音员。结婚几年后,妻子不幸患上尿毒症,为给妻子治病,庄奴卖掉房子倾尽所有。妻子的病逝一度对庄奴打击很大,甚至有轻生念头,后来在朋友开导下,慢慢走出悲伤。庄奴第二任妻子名叫邹麟,重庆人,小他23岁,经人介绍初识于1990年,1992年结婚。婚后两年,庄奴便中风,右腿、右手几乎不能行动,邹麟悉心照顾,不离不弃。为表达爱意,庄奴特别创作《手杖》献给妻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