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铭铧:黄靖伦得奖的事

黄靖伦是继李铭顺后另一个在台湾电视金钟奖获奖者。一个电视,一个主持,相得益彰。虽然说儿童节目主持人的光环比不上综艺节目类,但一个在新加坡土生土长的艺人,能在中文能力强许多的台湾赢得主持奖,难度或许比演技竞赛要高吧?

看金钟奖颁奖礼,黄靖伦的环节主办单位也出了小差错。播映儿童节目入围片段时,播错了入围主持人的照片,不过看得出是纯技术性失误。对于外来如新加坡艺人,台湾娱乐圈向来包容接纳,国籍很少是引发该不该得奖这类纷争的导火线。

不过,时移势易,不禁想到,如果新加坡人未来都朝更大的中国市场出发,黄靖伦会不会是最后一个得金钟奖的新加坡艺人呢?

那一晚典礼的表演项目都有精心设计,5566的开场演出更是视觉效果一流。不过台湾颁奖礼永远改不了超时缺点。在庄重但不算很宽阔的舞台(因为看多了中国节目),颁奖人、得奖人轮番上台,总是相互勉励,说当电视频道充斥着中国大陆和韩国节目时,台湾节目还是好看的,还是要拼下去的。视帝吴慷仁甚至语带哽咽说:“我们在台湾拍戏很辛苦,赚不到什么钱……”呼吁当局提供更多资源。

那一晚,表面热闹,暗藏悲情,听在我这个外国观众耳里,想起我们自家的电视节目,心有戚戚焉。

10字道尽生存意志

谈回黄靖伦,他得奖后在社交媒体的致谢词长400字,其中“山不转路转,路不转我转”十个字把他为了在大环境生存,从歌手转当主持,那不得已也要奋斗的意志,说得淋漓尽致。

我最喜欢他的一句话是:“获悉很多朋友在我得奖时,尖叫呐喊,真的很欣慰,其实做人还满成功的,这比得奖更有成就感。”

还记得他当年在《超级星光大道3》选完秀归来,在访问中觉得他的“天然呆”很可爱、有趣、特别,却不确定他能否在淘汰率高的台湾娱乐圈生存。今天他证明了自己。

文字小幽默,令人莞尔

他在社交媒体上的帖子,反映他在异乡的生活点滴,有时感觉他生活不易,但文字总不时透露出小幽默,令人莞尔。

“为了耍帅,结果弄成呆滞的效果,果然我不是走帅气路线的。”

“吃田鸡补补身子,最重要是补补我那可怜的左脚。韧带韧带快点长回来!”

“我发现我的身体构造除了水和肉,应该还有玻璃,要不然怎么那么容易受伤?”

“一向来出门前都会检查有没有带钥匙,只是这次是关了门才检查!噢No,钥匙在包包,包包在家里!”

无论是意外受伤,或是自己摆乌龙,他总轻松地散发正能量。记得约瑟林(Joseph Schooling)得奥运金牌的那天,黄靖伦发帖说听到国歌有光荣的感动,其中一句是:“不断的努力,总有一天你会等到的。”那时我以为他是写约瑟林,今天才知道他是写自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黄靖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