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后工作超满 向洋“救命”画 表达心情

 

向洋的“救命”画,将“HELP”写成“HALP”。

向洋挟《中国新歌声》亚军光环返新后,通告排得超满,他似乎有些无所适从。昨晚上电台UFM100.3时,他用一幅“救命”的画表达心情。

向洋9日挟着《中国新歌声》亚军的光环载誉返新后,通告排得超满,不到两个星期就做了20多个访问,包括报章、杂志、电台等。突然成了全城焦点,向洋似乎有些无所适从,工作量也似乎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昨晚上电台UFM100.3时,他用一幅“救命”的画表达现在的心情。

向洋昨晚8点在UFM100.3面簿进行直播,主持人良泉给他一个白板请他作画,题目是他现在的心情。结果向洋画了自己的头像,并写上“HALP”,意指“救命”。为什么是“HALP”而不是“HELP”,向洋解释:“因为最近太多事情HAPPENING(在发生),我想让一切都暂缓,但又知道自己不能在此刻停下。”矛盾的心情,让他忍不住想喊“救命”。

向洋坦言,现在感觉压力不小,不过这压力是他给自己的,因为他要交出自己觉得骄傲的作品,不辜负大家对他的期望。

虽然现在面对的观众群更大,但向洋说:“我的音乐梦想,我对音乐的态度,还是一样。我要分享我的音乐,我要把我的音乐带到更多的地方。”他更许下愿望,希望五年内可以在一个体育场开售票演唱会。

现场演奏口琴

向洋在昨晚的面簿直播中自弹自唱多首歌曲,记者在现场聆听,被他动人的演绎打动。

向洋带来在比赛中唱过的《有没有》和“Desperado”,还有自己的最新英语单曲“Electricity”,有观众留言:“把我电到了。”最精彩的是演唱孙燕姿的《我不难过》,他可是看着中文歌词演唱,没有写上汉语拼音哦。

昨晚的面簿直播同步点击收看突破1900人,至截稿为止,该视频也累积5万8000个点击浏览,创下UFM100.3面簿直播同步收看和点击最高纪录。

向洋在决赛中与导师周杰伦合唱改编版《双截棍》时,原本准备了一段结合口琴和口技的绝技,结果舞者把放着口琴的桌子移走,向洋临场唯有把口琴部分改成beat box。昨晚的面簿直播,向洋为观众带来这段绝技,让观众直呼太有耳福了。

跟队友难有心理上沟通

向洋也接受《联合早报》专访,分享比赛期间在中国度过的时光。

他透露,只身在异地,常常感到很寂寞。“我讲华语时,是先用英语构思句子,在大脑翻译,才说出口。虽然我的华语在进步,不过还是很难表达内心的感受,所以跟其他队友很难有心理上的沟通。我不太敢跟他们说话,才说几句,就没话说了。”

父母都到场支持比赛

向洋在《中国新歌声》的每一场比赛,父母都到场支持,但他和父母相处的时间其实不多。比赛前紧锣密鼓的准备和彩排,比赛后又要为下一场竞赛准备,他常常只在比赛当天早上,才有时间和父母一起吃早餐。

向洋很感谢父母亲一直支持他朝音乐的道路发展,从没给他压力接管家族餐饮生意。向洋是同乐集团创办人周颖南的外孙,母亲是同乐集团的高级副总裁,哥哥目前也在同乐旗下的海鲜馆担任经理一职。

向洋毕业自英华中学和英华初院,之后到美国伯克莱音乐学校修读音乐制作。他说:“父母一直支持我的音乐梦想,因为他们知道我能唱,这样的鼓励是非常难得的,尤其在亚洲家庭。”

中学华文开始退步

向洋的华语进步不少,记者在《中国新歌声》比赛初期第一次跟他做访问时,他全程讲英语,昨天的访问,他几乎都讲华语,进取的精神值得嘉许。

这次为比赛学中文歌,背中文歌词,他说忆起念书时考试的时候。问起他念书时的华文成绩,他说:“小学还OK,有拿过A,小六会考得了B。中学开始退步,只有四五十分;高中只有三四十分左右。A水准会考得C5,重考竟然拿D7。”说着,他也忍不住笑了。他透露,曾经不背默写,结果拿了“鸡蛋”回家。

最后向洋说,比赛至今的三个月,说的华语应该比过去20多年说的还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174720933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