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博士》特效“奇”主角“异”

《丧尸末日战》的大泉洋(右二)从懦弱男变成勇士。

超级英雄片、丧尸片近年大行其道,如果你不好这杯茶,可能觉得已经拍到泛滥了……近期两部新片把这两种类型电影提高到另一个新高度。

万众期待的《奇异博士》(Marvel's Doctor Strange)真的做到了“奇”和“异”,精彩程度我觉得直追《X战警》(X-men系列)。男主角Benedict Cumberbatch(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从一个出色的神经外科医生,遭遇严重车祸悲剧后,重拾能力进而超越人类极限的过程,多了许多内在修为的探讨,包括人如何抛开自负,也探讨不为人知的领域,例如利用意志操纵受创的四肢等。这就是本片“异”的部分。

至于“奇”,则是本片大玩多维空间的变化,通过创意的视觉特效,让观众领略空间与物质折叠的千变万化,鬼斧神工,令人拍案叫绝。虽然过去有些影片也玩过这些花样,但本片才是真的把这点发挥到淋漓尽致。

康伯巴奇演活男主角,但Tilda Swinton(迪蒂诗韵顿)的女高人更是一绝。她接演这个漫画中原是藏族导师角色,惹来种族歧视的抨击,但她的演绎确实让人佩服。该片导演也强调找迪蒂是想打破原作“东方老者向白人英雄传送智慧”的刻板设定,他曾想过找亚洲女演员,但又觉得自己落入另一种“龙之女”的刻板印象,最后决定让高人角色以古民族的凯尔特人种形象出现。

本片的正邪大战节奏快速,大玩时间的停顿与重复,也仿佛“深”得有理,奇异博士的能力更是超越多数的超级英雄,尤其他那套披风充满灵性,也是妙不可言。当然,奇异博士万一丢了指环,则瞬间变弱,则说明人无万能,岂能没有死穴?

《丧尸末日战》为丧尸类型片打开新局

能给旧类型开创出新风格的还有上周开画的日本片《丧尸末日战》(I Am A Hero)。本片在新加坡是在

《尸杀列车》(Train to Busan)后放映,其实在后者推出之前,《丧》已先在日本上画了,反应也不错,尽管没有《尸》那么轰动。

《尸》在本地大卖,让人见到韩国人处理丧尸片的高水平,但日本人毫不逊色,本片在《尸》后放映,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跟风或抄袭,反而觉得风格不同,水准一样高。

《丧》为丧尸打开新局,剧情说人变成丧尸后,会重复自己生前经常做的事,因此才有后面运动员变的丧尸制造的紧张高潮,其紧张刺激足以媲美任何丧尸片之最。人类与丧尸的几场恶战,包括压轴决战,也都拍出新意,而男主角打到筋疲力尽,更是凸显意志的顽强。

《尸》里的孔侑受女儿感染,从现实寡情的金融界员工,变成勇敢的父亲,《丧》里的大泉洋也有类似转变,他原是郁郁不得志的漫画家,外形猥琐性格懦弱,被女友背叛还不敢放弃,后来慢慢转变成勇士,跟自己胆量拔河的经过描写细腻,也带出日本小市民受困于刻板生活的无奈。

这是日本大导演佐藤信介的新作,他经常拍摄科幻题材,如过去在本地上映的《杀戮都市》(Gantz)系列、《杀戮都市》(Library Wars)系列等,都能在商业和娱乐性中,带出富有日本特色的人生哲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