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菁云:我听到天开始亮了

我曾经在一个小型演唱会上跟潘盈提过我很喜欢《Go East东方情思录》专辑里的歌,那是梁文福1992年的专辑,包括《叠情又折意》《阿姐的大福饼》《我从东岸走向西》。那时候的我还懵懵懂懂,但十几岁的青春年少“强说愁”,听歌时有很多“感触和想法”。

原来梁文福的上一张专辑竟然在24年前,这些年他一直都有作品,只是一直没出过专辑,那天梁文福来UFM接受《U客到》的访问,我从他手中接过他的最新专辑《我听到天开始亮了》,除了有三首他自己唱的歌,孙燕姿、阿杜、蔡淳佳及更年轻的几名歌手都参与了。

听着新谣,唱着新谣成长

听着《我》,想起自己和新谣的关系。我是听着新谣,唱着新谣成长的,我们家从新谣开始就有新谣的卡带了,从第一张新谣合辑卡带《明天21》,到后来不同的新谣作品好像都买过。那是大姐念中学时期追着新谣的年代,而我还扎着一条马尾时就把大姐的卡带“占为己有”。

梁文福的第一张专辑《门》,我听过无数次。为了学唱里头的歌,那卡带不晓得被我快转、倒带了多少次。我相信我当时并不一定能理解或是体会歌词中的含义。

我记忆中还有三位“水草大哥”在电视综艺节目上欢快地唱着《摇摇民谣》的画面。专辑里有我反复听反复唱的《阿ben 阿ben》《弹一支凉凉的歌》《 新衣哪有旧衣好》《排排坐》……后来我还和同学去看过《新加坡派》的演出。

80年代属于新加坡的音乐梦想起飞。虽然1992年以后渐渐沉寂,但从以前到现在它都是属于新加坡的珍贵部分。我见证过“万人大家唱”一起唱着属于我们的歌时情绪有多高昂;我访过黎沸挥,知道他们当年的疯狂音乐时代有多精彩;也看到忆仁和桂霞(弹唱人)在后新谣时代的多场“大家唱”和重逢活动,如何坚持让新谣延续;看到变成成功音乐人的新谣歌手们如何培育热血的年轻音乐人,让这个时代的孩子有属于自己的音乐展现自己的才华。就如这张《我听到天开始亮了》,梁文福也让年轻歌手有表演空间,让我看到新一代不一样的新谣人。

听到青春、梦想、真情

或许是因为从听新谣成长,加上因为主持工作而跟新谣更加亲近的缘故,再次听着梁文福的专辑有些感触。梁文福的歌词一直都很有画面感,《麻雀衔竹枝》《一步一步来》《阿ben 阿ben》《排排坐》《新加坡派》,写对生活的观察、经历、记忆,像是某个人的心声,却更是每个人的故事。这次梁文福把这些年来最精彩的新谣浓缩到《新谣历史外传》,听着歌的同时,我再次为我们有新谣,和热情投入的新谣人而感动。

时隔24年,从《我听到天开始亮了》,我听到青春、听到梦想、听到真情。我知道你一定也和我一样,“这辈子没有新谣无法想象。”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