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铭铧:音乐人得文学奖以后

格莱美奖、奥斯卡奖、普利策奖,加上今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美国音乐人Bob Dylan(鲍勃迪伦)头上又多了一顶桂冠。在引起很大掌声的同时,也惹来不小的争议。

无论如何,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音乐人,本身值得大家来思考,不妨借此机会反思文学的发展方向与音乐的文学性。

文学界有不少人是反对迪伦获奖的。他们用调侃的语气说,如果音乐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那么作家是不是该得格莱美音乐奖了呢?

这样的调侃没什么意思。没有人限定作家不能得音乐奖,如果作家能够写出好歌词,配上音乐,当然有资格得音乐奖(如歌词奖)。过去有过作家跨界写歌词,音乐界并没有喊不公平。

在这之前,我觉得音乐和文学是分开的,前者重旋律,后者不。音乐里的歌词具文学性,文学里的一些诗词曲赋则具音乐性,或许中间有重复性,但基本上两者指的是不同的领域。

反对者指出,迪伦的经典作品,音乐占了很重要的部分,脱离了他的音乐的那些歌词,其实没有那么了不起,因此,他没有资格得文学奖。

文学与音乐不分家

可是,支持迪伦得奖的阵营,除了认为他在伟大的美国民谣传统中创造出新的诗歌意境,而且坚持文学从来与音乐不分家,尤其是诗词,并指《诗经》《楚辞》、汉魏六朝乐府诗、宋词元曲都可以配乐演唱。

要注意的是,文学重的应该是文字,像中国的经辞诗词曲,虽说有音乐配衬,但脱离音乐,其文字本身都到达一定的高度,才会有如此广泛与深刻的影响。我们朗诵默背宋词元曲,念的是文字,知道怎么唱的有几人呀?

迪伦用歌词激情地表达对民权、世界和平、环境保护以及其他严重的全球问题的关注,充满批判和自我探索,既有感性的情感表达也有理性的分析思考,魅力无穷,可是文学界担心的是文学发展的趋势,忧虑严肃文学普及不够娱乐繁荣。

迪伦得奖后,我想到的是华人音乐人未来或有机会得奖……但是能够与他匹敌的……有吗?

香港名作词人黄伟文另有想法,他说:“很高兴看到终于有鼓励学术的重要机构把歌词视为文学……如果他们看过广东歌词……要准备一批诺贝尔奖吧!”

因为有争议,加上许多传统文学形式作家如村上春树等人还在被热烈提名排队中,我觉得如此破格的人选,是非常稀罕的。时代会改变思维,就像过去被视为次文化的金庸小说,现在越来越多人能接受它进入文学殿堂一样,而密切影响人们生活的流行歌词——不一定因为诺贝尔,假以时日,其地位只会有升无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