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痛童工苦 杨君伟差点在镜头前崩溃

课室当睡房,杨君伟(前者)的床是黑板。
杨君伟背起42公斤重的木柴,两分钟就觉得脖子快断了。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拍摄第一系列《童工》时,杨君伟吃尽苦头,来到第二系列,他一样弄得满身伤,但他说这些皮外伤都不及他内心的痛,甚至差点在尽头前崩溃。

上山砍柴被树枝割伤,睡木板被蚊虫咬,本地知名媒体人杨君伟到菲律宾乡村拍摄纪录片《童工2》,体验当地孩童砍柴烧炭的生活,结果弄得自己满身伤。但他说这些皮外伤,不及他看到孩童们艰苦的生活时,内心所感觉到的痛。

在马尼拉以东100多公里处的奎松市(Quezon),有一个叫Real的乡村,那里的村民以卖木炭为生,孩子们也得帮忙家计。杨君伟随着两个孩童到山上砍柴、扛柴、烧炭,也在乡村住了一晚。他向联合早报记者叙述那一夜的经历,他说:“村里没有水电供应,我得走到一个有泉水的地方洗澡,那是一个非常冰冷的夜晚,我就自己拿着手电筒洗澡。”

他和工作人员的“睡房”是一间小课室,村民给他找来一张黑板当床,他忆述:“黑板很硬,我翻来覆去无法入眠,隔天凌晨4点就得起身,我是双眼通红,全身酸痛。”不只这样,他还发现身体多处被木蝨咬,伤口红肿还流出脓水。

扛42公斤木柴 两分钟投降

到山里砍柴,对杨君伟来说,也是一次惊险记。他说:“现在是雨季,到处是烂泥,我第一天就滑倒了。村民用电单车载我们下山,电单车的车轮已经‘没风’,一直在打滑,我后来决定不坐了。”他的一双腿也被叶子和树枝割伤,小腿布满细细的刮痕。

这一切的辛苦,杨君伟都能挺住,反而当他看到孩童身上的伤时,才忍不住落泪。“其中一个小朋友,大腿上有两大块的印记,是凹进去的,像两个坑洞,那是他撞到大石头的伤痕。我看了好心痛,跟他谈话时在哽咽,差点在镜头前崩溃。”

两个孩子是15岁的朱麻利和13岁的克利斯约翰。他们每次要扛两大袋的木柴,走大约四公里,杨君伟说,两袋木柴有42公斤重,孩子们的体重才30多公斤。杨君伟也尝试扛柴,结果两分钟就“失败”了。他说:“我们把木柴扛在背上,然后把袋子的绳子绑在头上,就靠头和脖子的力量维持平衡,结果我才背了两分钟就觉得脖子快断了,大喊‘不行’,之后就失衡,整个袋子掉了下来。”

杨君伟感慨:“我才走一小段路,就觉得好难受,孩子们却每天承受着这样的苦。我看着他们,心在绞痛。”

没法固定上学 童工志愿难成

朱麻利因母亲离家出走,家中有七八个小孩,他得帮忙养家,无法上学。克利斯约翰比较幸运,母亲坚持要他上学,但他也要帮忙工作赚钱,因此无法每天到学校上课,而且从乡村到学校也是一段艰苦路程。

克利斯约翰凌晨3点就得起床,然后花大约两小时走到山下,再步行到学校。让杨君伟深受感动的是,克利斯约翰会把校鞋提在手上,穿着拖鞋走下山,以免校鞋沾满烂泥,他也会把校服放在书包里,到了学校才换上,因为他走到山下时,已经全身湿透。

杨君伟心疼地说:“他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去学校。他告诉我,他立志当医生,可是他的老师跟我说,他常常没办法上学,成绩不好,我听了,心一沉,因为想到他有这么好的一个志愿,却遇到如此困境,我很难过。”

拍第一系列 蚊尸充耳导致耳鸣

杨君伟拍摄第一系列《童工》时,也是吃尽苦头。他在尼泊尔被蚊虫袭击,回国后严重耳鸣,后来发现耳朵里竟然有一团蚊尸。

拍摄过程虽然艰苦,但杨君伟说,都是值得的,因为他认为有些故事是必须要说的,而且第一系列播出时,有很多家长留言,说跟孩子一起收看,这也让节目更有意义。

《童工2》明年2月7日起,在U频道播出。

热词 :

童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