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解救困兽?

邱礼涛的作品《选老顶》一厢情愿地在银幕上实现一人一票真普选。(剧照/2016 SGIFF提供)

本周影评

从第3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成绩来看,惊觉香港仿佛已变成一座毫无出路,只剩压抑的绝望城市。20年闷着的“压力锅”,无正常出口,终究便炸开来。

今年4月举行的第3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把年度最佳电影奖颁给《十年》,而其他主要奖项如最佳编剧、男女主角、男女配角、摄影则是由另一部港产片《踏血寻梅》赢得。单看这两部电影,惊觉,香港仿佛已变成一座毫无出路,只剩压抑的绝望城市。

电影圈沦为战场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所熟悉的香港,是连续剧、电影所塑造的香江,是一个充满活力,拼搏精神的繁华大都会。衣香鬓影,名人明星,是香港曾经(或者仍旧)营造的魅力形象。以至于,到那里去吃东西,买东西,是不少人认为极具吸引力的度假选择。

这几年,从新闻片段中,我们见证了香港的另一面,一个与领导寄语“和谐稳定是福”背道而驰的景观。名牌店禁止港人摄影风波,内地小孩当街小便事件,雨伞占中运动,农历新年旺角骚乱,北京释法禁止两名被选入香港立法会的本土派议员宣誓就职等等,凸现了这个城市各个势力和派别的对立,有评论便表示,这是由于法治不彰所酿成的恶果,造成以暴抗法日益升温。

香港和新加坡一样,同是从前英国殖民地制度走过来的,讲求法制,即使意见相左,也要保持绅士风度彬彬有礼的以理服人。曾几何时,香港议会变成了言语和肢体动粗的场合,完全超乎“衣香鬓影”的想象。

第3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的颁奖结果,是否意味着电影圈也将沦为一个战场,抑或它不过实属巧合?待下一届的提名和颁奖结果自有分晓。不过,港产片除了一直以来的歌舞升平的娱乐效果外,反映现实也是其中一大特色,因此,是年的作品,特别是从年轻编导的片子来看的话,多少可看出社会风向的端倪。

陈果20年前已见“远见”

今年的新加坡国际电影节配合颁发荣誉成就奖给香港导演陈果,特别选映了他的五部新旧作品——《细路祥》(97回归三部曲之一)、《榴梿飘飘》(妓女三部曲之一)、《饺子》、《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和《我城西西》。

回看陈果20年前的作品,尤其是97三部曲和妓女二部曲(还未完成第三部),对比当今香港日益浮现的矛盾,惊叹电影人的敏感远见。旧作里年轻人对于身份和未来的迷惘,20年闷着的“压力锅”,无正常出口,终究便炸开来。

陈果两年前的《红Van》面世后获得观众热烈回响和共鸣,只因电影把港人宛如困兽、置身荒诞时空中的那种末世恐怖氛围呈现大银幕。而这种无处可逃的困迫境遇,在今年的其他港产片中也出现了,包括杜琪峰的《三人行》和火火的《老笠》。

既然无法回到更美好的过去(如《细路祥》里一切属于过去的美好到了片尾都一一逝去),又或失忆得以逃避现实比较快活点的生活(如同陈果另一作品《去年烟花特别多》的男主角),困兽犹斗于是进行反扑,作最后的悲情挣扎,这似乎是近期香港各种社会矛盾激烈化的原因。

从电影满足政治诉求

香港终究没法如《榴梿飘飘》里头所说的:榴梿闻起来很臭,第一次吃觉得难吃,但久了就习惯了。这也是《饺子》一片的论点:片中女主角香港富太太本来对于中国大陆的返老还童偏方很抗拒,但是渐渐地,为了自身利益,开始甘之如饴,整个精神最后被扭曲。对港人来说,勉强的一国两制,最终如同陈果电影《香港有个荷里活》的主角身上的两只左手,根本是违反自然的。

但是,正如同这次的北京释法一样,某些港人的政治诉求是无法从合法途径中获得满足的。而这些“不合法”的想法于是开始出现在电影里,电影节这回放映的邱礼涛作品《选老顶》,便是一厢情愿的在银幕上实现一人一票真普选,而如果无法达到目的,难道结局就会是片末的大开杀戒血流成河吗?

 

■第27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已经开锣,《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明晚上映,《选老顶》于11月29日上映,陈果大师班即将于12月3日登场,详情请见HYPERLINK(http://sgiff.com/festival-2016/”http://sgiff.com/festival-201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