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银幕大奖 曾威量《禁止下锚》 摘最佳新加坡短片

评审认为《猴年》是印尼电影新声音。
本地导演廖捷凯的《雾》摘下东南亚短片项目的最佳导演奖。
阿都拉穆罕默德赛德。
廖捷凯。
《尼泊尔灿烂阳光》夺下『最佳亚洲剧情片』奖。

第27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SGIFF)的“银幕大奖”成绩昨晚揭晓,本地导演曾威量的《禁止下锚》(Anchorage Prohibited)摘下东南亚短片项目的“最佳新加坡短片”奖。17分钟的《禁》对白掺杂越南话与华语,刻画两名外劳带着一名小孩四处找工作,但处处碰壁。评审认为,《禁》观察细微,却不夸张地描述了外劳面对日常生活的挑战。

印尼《猴年》摘“最佳东南亚短片”

今年共有16部来自东南亚的短片竞赛东南亚短片项目最高荣誉的“最佳东南亚短片”,当中纯新加坡制作的入围片只有廖捷凯所导的《雾》(Mist),《禁止下锚》是新加坡与台湾联制,另一部入围没得奖的《冻》(Freeze)也是新加坡与台湾联制。作为一枝独秀的纯新加坡短片,《雾》不负众望摘下最佳导演奖。廖捷凯曾执导长片《红蜻蜓》等,12分钟的《雾》刻画两名女性回到记忆中的地方重拾声音与影像。评审认为廖捷凯没坠入刻意的实验性,反而将短片处理得颇具诗意。

“最佳东南亚短片”由印度尼西亚短片《猴年》(In The Year Of Monkey)获得,13分钟的《猴年》刻画女主角急需要钱,男主角愿意给她,但代价是要看她的生殖器官。评审认为《猴年》是印度尼西亚电影的新声音,大胆且敏锐的挑战了社会的道德价值观。另一部13分钟的印度尼西亚短片《恐惧之源头》(On The Origin Of Fear)则获颁特别表扬奖,短片一窥人性的黑暗面。菲律宾短片《静止》(Still)获得青年评审奖。

《尼泊尔灿烂阳光》获最高荣誉

银幕大奖“最佳亚洲剧情片”项目共有10部来自新加坡、尼泊尔、泰国、台湾与土耳其等地的长片参赛,其中只有《不归路》(A Yellow Bird)是新加坡参赛片。然而这部曾竞赛今年5月康城影展金摄影机奖的影片再度空手而归,未能获银幕大奖肯定。突围的是尼泊尔导演Deepak Rauniyar(狄帕罗尼亚)的《尼泊尔灿烂阳光》(White Sun),夺下最高荣誉的“最佳亚洲剧情片”奖。《尼》刻画经历连绵的内战后,因父亲去世,一名尼泊尔共产党员终于收拾行囊,带着路上巧遇的孤儿返回偏远家乡。他的哥哥在内战中投入敌对阵营,水火不容两兄弟为了父亲的葬礼只好暂时休战,而妻子则生下了其他男人的女儿,小女孩以为他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兄弟抬着父亲的遗体下山火葬,在险峻路程中,隐忍已久的对立冲突终于全面爆发。

导演狄帕将延烧10年的尼泊尔内战巧妙融入一场葬礼中,影片也让人一窥仍然严重的男尊女卑歧视。家庭与亲情、传统与现代、宗教与世俗、战争与和平,最终透过覆盖在父亲遗体上一面飘扬着白日的尼泊尔国旗,获得疗伤愈合。

印度尼西亚电影《图拉》(Turah)获得特别表扬奖,背景是贫穷的乡村,勤劳的图拉被选为处理村民投诉与纠纷的代表,当一名酗酒者挑战村里的政府人员后,图拉与整村人陷入困境。

孟加拉新锐导演Abdullah Mohammad Saad(阿都拉穆罕默德赛德)的处女导作《在达卡的生活》(Live From Dhaka)获得“最佳导演奖”。《在》刻画生活在孟加拉首都达卡的主人公赛扎德在股市赔了钱,遭大耳窿追债,不知如何面对女友与有毒瘾的兄弟,赛扎德想办法逃离达卡,困境却越陷越深。《在》以黑白画面处理,片中饰演赛扎德的Mostafa Monwar(莫斯塔发蒙华)精湛拿捏出主人公内心面对道德与自我保留的交战,摘下最佳表演奖。

香港资深导演陈果获银幕大奖所颁发的“荣誉成就奖”;影星任达华则获“电影传奇人物奖”。此外,本地南洋理工大学学生何显文获得新增设的“青少年影评人奖”。新加坡国际电影节2014年增设年轻评审与影评人的培训项目,今年首次增设“青少年影评人奖”鼓励最杰出的学员。

图片由第27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提供

《尼》是导演的第二部长片,曾在本届威尼斯影展的Interfilm Award摘下最佳导演奖,但在本届金马影展所颁发的奈派克奖,却不敌本地导演巫俊锋的《徒刑》。《尼》由尼泊尔、美国、卡塔尔与荷兰联制,评审认为影片具张力地让大家感受到尼泊尔老百姓面对内战与永无止尽的冲突,然而也传递出这个国家孩童的未来,还是充满希望的。

孟加拉新锐导演夺最佳导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