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说快说一起说》——嘉宾清谈观众喊闷

好说快说一起说

U频道 每逢星期一,晚上9.00

谈话性节目注重丰富且多元性的内容,但要把节目做得好,除了要选对嘉宾和讨论的主题,更要与时并进,融入新元素,对准观众全新的阅听需求。

U频道上个月中推出新的清谈节目《好说快说一起说》,讨论新加坡人生活中的大小民生课题。前几集的节目,分布探讨本地语言“Singlish”的发展,与邻居之间的相处之道,以及哪种老板最惹人厌等。

《好》遵循一贯的清谈节目的呈现方式,嘉宾围坐在主持人两旁,由主持人带领嘉宾探讨不同的课题。节目也设定一些假设的情景,让嘉宾举牌表态。邀请的嘉宾来自各行各业,代表不同的年龄层和观点,力求呈现客观的立场与讨论。

《姐姐好饿》喂饱眼球

我在网上搜索中港台及韩国等地,甚至是本地的近期收视率较高的节目排行榜,谈话性节目比较不吃香,排名前面多是娱乐性较强的游戏和综艺类,或故事性较强的戏剧类节目。

所以像《好》这种穿插广告要播足一小时的谈话节目,还维持主宾各坐一边,讨论同一个范畴的课题,“十年如一日”的呈现方式,已经行不通了。谈话性节目在现今年代,如果想把握转型与取胜的机会,重点应该放在呈现的方式。

中国爱奇艺平台推出由小S主持的《姐姐好饿》,虽不完全属于谈话类的节目,却可看到谈话类节目的“未来”前景。

现在的观众要看有“肉”的资讯,更要喂饱眼球,《姐姐好饿》就让观众在聆听主宾聊天的当儿,也把注意力放在美食和烹饪上,在同一个空间与时间提供两种享受。

其实本地综艺圈以往也创意十足,例如15年前,报业传讯时代的优频道曾作出戏剧与谈话节目结合的新尝试,在周末黄金时段推出《Ok,没问题》,先播出接近20分钟的戏剧内容,再针对其中的不同主题,走访不同的小贩中心征集民意,让人感觉极具创意。那个节目在当时也引起一定的反响,还连续制作了数十集的节目。

电视节目应发挥视觉优势

资讯节目是让观众通过设定的空间,针对热门的话题,在短时间接触不同的观点和想法。这或许在广播电台较可能达到最大的功能,毕竟广播更及时,而且无需后期制作,现场播出对话内容,无须画面辅助。

电视资讯节目要取胜,就必须和电台“求快”的方式区隔,强化“视觉”效果。46分钟只在一个定格的框框里,听现场嘉宾唇枪舌剑,对观众来说太吃力且沉闷。电视节目必须打造“多维”元素,才可让资讯节目找到新的春天。

约吧大明星 #3 Dating Superstar #3

now Jelli(新电信CH512) 每逢星期一,晚上10.00

明星与网友互动的中国真人秀,在节目中由明星组成“万事屋”,为粉丝解决烦恼,完成心愿。今晚首播的全新第三季,之前的“小鲜肉”黄景瑜暂别万事屋,歌手魏晨作为新成员加入。

“万事屋”接到网友心愿,希望有人可以到自己的摄影棚帮忙。社长阮经天和新社员魏晨主动挑起大梁,在节目中挑战“摄影助理”的任务,两人还亲自换装示范拍婚纱照,服务态度满分。

大英雄

8频道 晚上9.00

大哥大发现伟雄买了不爱喝的汽水和饼干,猜测她在追男人。伟雄虽然连声否认,却欲盖弥彰。原来她暗恋同系一名叫Jack的男同学,还特意买了对方爱吃的食物,找机会接近他。

库珀家族圣诞夜 Love The Coopers

FMP(星和Ch622,新电信Ch414)晚上9.00

库柏家四代同堂凑在一起欢庆圣诞夜,却被意外的访客与事件搞得人仰马翻,但他们也修复家人感情,找回佳节的精神。

黑死病 The Black Death

卫视电影台(星和Ch866,新电信Ch571) 晚上8.10

泰国僵尸与人类大战的恐怖片。讲述1586年,缅甸军队进军曼谷北部的大城Ayutthaya,经过漫长的战争,Ayutthaya王朝终于灭亡,原因不是靠武力,而是当地出现黑死病,患病者变成无孔不入的活尸,见人就咬。

自杀突击队 Suicide Squad

Singtel TV随选电影,随时播看

美国政府为铲除“魅惑女巫”与其兄长的黑暗邪恶势力,与关在监狱的超级罪犯约定,他们攻击恶势力的任务达成将获释放或减刑。这组“自杀突击队”成员包括Will Smith饰演的“死亡射手”、Jared Leto饰演的小丑与Margot Robbie饰演的哈莉等。因为他们几乎都是肆无忌惮的败类,领导他们执行任务的瑞克弗莱格上校面对不少波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