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2016年离去的明星

中坚道

希望2017年会好一些。

2016年,不是太开心的一年,似乎是所有美好消失之年,也是黯然离别之年。

奥巴马的总统任期只剩不到一个月,英国确定脱离欧盟,Michael Phelps真正退役了,SMAP被强制解散,“Running Man”也宣布2017年结束,我们还有一堆死讯不得不面对。

Michael:昔日白马王子

西方乐坛从没有在一年内失去过这么多重量级人物,从David Bowie、Prince、Leonard Cohen到George Michael,都是突然发生的,事先毫无征兆,就算他们早有病在身,大众却都被蒙在鼓里。

朋友说或许我们都到了见证死亡的年龄,但Prince不过57岁,Michael也才53岁。告别人间,还太早。

80、90年代成长的人,念书时都曾喜欢过Wham!或者George Michael,连华语背景的学生都会哼唱“Careless Whisper”“Last Christmas” ,很多女同学把他视为白马王子,文件夹贴着他的海报照片,天天捧着出门,上课盯着他发呆。对女性而言,青春记忆里,这个Michael的重要性肯定大于另一位Michael(Jackson)。后来他出柜,宣布性向,很多女生都心碎。

Fisher叫“公主”太委屈

以为2016年最后几天应该可安然度过,但还没从George Michael的震撼性死讯中整理好心情,竟然又传出电影圈的坏消息——Carrie Fisher逝世。

一个人一辈子能创造一次经典,已很足够,全世界从老到小都会记得Fisher就是头上两个包的Princess Leia。可能是幸运也可能是不幸,她和饰演天行者路克的Mark Hamill此生作为演员都没法开拓其他戏路。

小时候看“Star Wars”最爱的当然是不羁潇洒的Harrison Ford,看戏看到最后竟然和浪子是一对的公主,只觉得这位公主都不够美,怎么可以!哈,我不排除是出自嫉妒心理。

一生被标签为“公主”太委屈的Fisher,是演员也是作家,Meryl Streep主演的“Postcards From The Edge”原著小说就是她的创作。

她也是好莱坞有名的“剧本医生”,专职审查修改剧本。“Empire Strikes Back”剧本原稿,她不仅修饰自己的对白,连Ford的台词也删改。卖座片“Lethal Weapon 3”“Sister Act”“The Wedding Singer”等电影对白都经过她的手。

2008年她宣布不干了,“因为你必须把如何修改剧本的想法交给公司,他们可以从不同作家手上取得各方意见却不聘用你。这在我看来是浪费生命的免费劳工。”

戏里戏外,Fisher都是坚强女性。现实生活中,还多了快人快语的幽默感。是的,没有多一些乐观,怎么撑得下去?她的人生比电影还高潮迭起呢。

父亲劈腿Elizabeth Taylor,自己和Paul Simon有过短暂婚姻,第二段婚姻以经纪人老公移情另一个男人作结,曾经在睡醒后发现躺在身边的好友滥药暴毙。20多岁就和躁郁症搏斗,曾在表演中途发作吓坏观众,接受过电疗,也对抗酗酒和药瘾,她从不隐瞒,而且用幽默来抗衡。

“这是我的生存方式,把这些转化成好笑但不危险的东西,我的作品不只是娱乐,我会继续写关于我的疾病……我精神上有病,但我不觉得羞耻,我活过来了,来吧!我不怕面对!”永不放弃的她,自传刚推出,没想到竟等不到明年底上映的遗作“Star Wars:Episode VIII”。

盖棺自有定论,一个人的价值有时是在生命结束之后,旁人才真正看得见。

生离死别,没有人躲得过。俗套点说,我们就只能在还活着的时刻,珍惜把握生命。

2017年,新开始,大家都要好好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