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众不同”的信条

本周影评

导演Justin Kurzel(贾斯汀库泽尔)上次与Michael Fassbender(麦克法斯宾达)和玛丽昂歌迪亚(Marion Cotillard)结缘,是一年前独立制作的莎翁悲剧《麦克白》(本地片名称《马克白》)(HYPERLINK "http://www.comingsoon.net/movie/macbeth-2015" Macbeth)。要知道,歌迪亚早在2008年就摘取了奥斯卡桂冠,而法斯宾达两获奥斯卡提名,他们都是炙手可热的演技+偶像派明星,导演库泽尔的作品也极具重金属质感,怎么可能遭到冷遇呢?可《麦克白》就是反响平平,自己把自己演成了悲剧!

也许该怪莎士比亚描写的复杂人性太难理解,或者是中世纪的王室倾轧离现实太远。那这次将全球畅销的电玩《刺客信条》(Assassin's Creed)搬上大银幕,应该能够帮助这个“铁三角”一雪前耻了吧?

歌迪亚的高贵与美貌,在充斥影片的暗黑场景中更加凸显,就像在锋刃中盛开的玫瑰。法斯宾达筋健瘦削的身形完美体现了刺客那种“隐时不见、见时如电”的神秘感;他的阴郁气质也与角色背负的沉重历史非常契合。盖上斗帽隐于暗影,敏捷、神秘、优雅,活生生一个可以随时出手毙人的刺客。当今好莱坞男星中,除他不作第二人想。

导演库泽尔擅长营造紧张压抑的氛围,其最有力的秘密武器则是他弟弟Jed Kurzel(杰德库泽尔)的配乐。男主角从刑场摆脱重重追兵逃出生天的重头戏就处理得环环相扣,让观众顾不上喘息。穿梭于城市各种建筑之间的立体跑酷,配合花样翻新的近身格斗,再加上设计巧妙的刺客标志——袖箭,就算是非电玩迷,也会被种种新奇的体验所吸引。

刺客信条与社会规范

《刺客信条》中的刺客兄弟会世代对抗的是强权对人们的同化。想要不被同化,保持自由意志就是关键所在,因此保护人们的意志自由,保证人们有机会与众不同,就成了刺客们坚守的可贵信条。电影开篇就辛辣地指出现代人被消费主义所同化,因而已经没人需要自由意志了。虽是故弄玄虚,却也把微言吓出一身冷汗。

刺客并非西方专美,东方的中国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已为刺客树碑立传。专诸、豫让、聂政、荆轲都践行了“士为知己者死”的东方刺客信条。这一信条与电影里的刺客信条相比虽有些不够“普世”,但他们不畏强权,为了信念信条信仰不惜纵身一跃的勇气与决心却是一致的。

强权在不同时代会以不同的面目出现。而在现代场景下,消除部分人的“暴力基因”,从而使人类永远和谐相处的提案非常具有诱惑力。如果我们能够通过人为操控,排除人类的所有不良基因,人们不是就能健康善良快乐地永远生活下去了吗?只是,这样似乎有些不对劲吧……

片中正邪双方(到底谁正谁邪?)争夺的关键是“伊甸苹果”,传说里面隐藏着控制人类意识的关键。吊诡的是在现实中的确很多人拥有“苹果”或是其他各种的“苹果”变种。目前可能还不太明显,但是当我们的时间越来越多被“苹果”们占据,我们越来越多地透过“苹果”们了解生存的世界,那么到底是我们在操控“苹果”还是“苹果”在操控我们?我们还能“与众不同”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