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玉武:跟2017对话

提笔写稿时是2016年倒数的第二天,等到大家读到这篇文章,已经跨入2017年了,觉得很有意思,有一种跟未来对话的感觉。

因为工作,2016年的圣诞节和新年,都不能陪老婆孩子,只能和剧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共度这两大节日,接下来的春节也只能在工作中度过。婚后这是第一次没有和太太共度新年,离乡十多年,很多节日都无法和家人一起过,甚至父母亲的庆生会也无法参与,很是愧疚。

演员这一行,注定有很多遗憾,工作时间不固定,吃睡无定时,工作的地点也不定,要和演员组织家庭,其实真的不容易,不要说我现在人不在新加坡,就算在,在一起的时间也不见得会多,有时回到家,累到不行,想获得家庭天伦之乐的滋润,却心有余力不足,拖着疲惫的身体,还要准备明天拍的戏,功课做完就是眼皮合上之时。太太前阵子拍戏时,还怀孕挺着大肚子,看着真不是滋味。

找稳定工作?不现实

成家后,有了小孩,一些长辈跟我说,最好不要夫妻双方都是演员,至少其中一个有固定的工作时间,才能有一个稳定的家。我明白他们的意思,但另一方面,如果为了要有稳定的时间给家庭,放弃自己喜爱的工作,那会对家庭好吗?如果改行,能做什么呢?

自从在北京工作后,发现有好多新加坡人在这里工作,有些是公司外派,有些是创业,他们还组织了团体,相互照应,定时聚会,他们的家人也不在身边,两三个月才能回家一次。

在新加坡也看到很多离家工作的马来西亚人,要回家也不是那么方便,因为想省钱,也是两三个月才回家一趟。中国现在的一线大城市,一半以上都是外来人口,他们离乡打工赚钱,许多一年只有春节才回家一趟。

想找个靠近家人的单位,找份稳定的工作,有个稳定的家庭,这样的想法,在现今社会,未必能实现。现在工作都是看结果,要发展,要进步,不然就会被淘汰,要稳定?何为稳定?

天伦由质量决定

经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一家人在餐馆吃饭,坐一起却全程没有交流,甚至各自低头滑手机,形同搭台的陌生人,我觉得那才是真的悲哀。一家人在一起,是形式还是意念?

在跨年钟声敲响时,虽然我不寂寞,但我会很想家,也知道我的家人、挚友们都会想我,我能感觉得到,虽然有些已不见许久了。跟我一样不寂寞但想家的人一定很多,但天伦不由时间的长度决定,是质量决定的。心里有,就是甜的。

热词 :

戚玉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