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菁云:过年的味道

小时候一年到头最亲近老爸的时刻,就是除夕夜领红包的这个瞬间,从老爸手中接过红包……总能感受到他对我们的祝福和期许。

天刚亮的早晨,站在窗台前感受着阵阵微风,仿佛闻到了春天的清新,空气中满是喜庆的味道。

望向窗外看到早起迎春的人们轻快愉悦地走着;风吹过,树叶唰唰唰唱起来,连平常恼人的车声也似乎变成了悦耳的旋律。转身面对着简单布置的客厅,大桌子上那盆为迎新年特地养着的紫色胡姬花,让人闻到了简简单单的幸福。过年真的很有味道,闻到一些特定的气息就知道新年来了。这些味道里有我人生中不同的记忆,浓浓的情谊。

除夕夜领红包

首先是红包的味道。小时候当然不会知道“钱”的价值和意义。对我来说,一年到头最亲近老爸的时刻就是除夕夜领红包的这个瞬间,所以从老爸手中接过红包一直是我最期待的事情。

爸爸对于派红包很讲究,用的一定是新钞。老爸派的红包有股特别的新钞味道,是我童年里很重要的回忆。平常很严肃的他,从来没有对我们直接说过:“好好长大,学业进步”等祝语。他派红包时最常说的话是“呐”,最长四个字:“拿去,拿去”。然后还没对上眼,他已经别过头去继续派红包给其他人了。

虽然是这样,我却总能在他派红包的时候感受到他对我们的祝福和期许。到了今天,我还是能记起那股浓浓的气息。

小时候在乡村我们还有燃放鞭炮、烟花的经历。除夕夜迎神家里就会点上一串响彻云霄的红鞭炮。我的记忆里甚至有爷爷、爸爸、叔叔还有哥哥们点爆竹的样子。小时候看他们稳稳地点燃爆竹“不慌不忙”的样子,就觉得他们是“英雄”!我胆子不大,不太敢燃放鞭炮,但最喜欢的是烟花棒。一根细长的棒子,蓝色的彩妆,点燃后把手伸得直直的指向天空,看着烟花一发发地蹦出长筒,在天上开成一朵美丽的花。燃放爆竹烟花之后空气中会弥漫着一股“火药”味道。那是喜庆欢乐的味道,是长辈为家人诚心祈福的味道,是我充满色彩趣味的童年。

阵阵年菜香气

说来说去,过年最重要的是食物的味道。除夕之前妈妈就开始准备年菜食材。浸泡、蒸煮、刷洗,到了除夕下午厨房就会传出阵阵的年菜香气。接下来几天,屋子里就是年菜、肉干、糕点、汽水的味道了。我们家每年过年必定有的年菜有笋干焖猪肉、炒冬粉、福建五香、咖喱鸡、豆干蒜苗、海参焖猪肉。从小到今天过年满满一桌的菜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总会忘了妈妈几天前就开始张罗,用心料理每一道菜。

最神奇的是不管过了多少年,妈妈烹煮出来的年菜味道始终如一,送进口里就知道那是妈妈的味道。

今年过年,心里感恩的是老爸安然度过了心脏绕道大手术的挑战,家人热热闹闹地吃着温馨美好的年夜饭。家里的孩子们成长了,爸爸妈妈年老了,时间都去哪儿了?我把妈妈的年菜记了一遍,然后跟妈妈说:“原来你的家传菜还真不少!”

农历新年,满满的幸福味道提醒我要珍惜拥有的。祝福你,新年平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农历新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