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亦筠:老朋友

我不觉得他会记得我的名字,但他看到我,会喊我是“老朋友”。

他是动作明星成龙。

见到他,我们都会喊他:龙哥。

龙哥早在80年代便尝试打入好莱坞市场,但不顺利,《杀手壕》(Battle Creek Brawl)票房失利,龙哥隔了很多年后才再闯好莱坞。导演唐季礼于1996年在美国推出《红番区》创下高票房,后来我们才有机会看到龙哥的好莱坞系列包括《危急时刻》(Rush Hour)等等。2002年的《燕尾服》(The Tuxedo)也是好莱坞片,我受美商UIP的邀请,到洛杉矶采访在当地宣传的龙哥。

为龙哥破英语翻译

当时一张小圆桌的六七个记者来自世界各地,我是唯一的华人,其他都是金发蓝眼,我们访问的共同语言自然是英语。我记得龙哥当时的经纪人让他“自生自灭”,并没找个翻译,龙哥就用很破的英语受访,但他讲得自得其乐,而且动作丰富。我记得当时他讲不出一个英文单字,突然用华语讲了出来,整桌只有我和他听得懂,我马上眉也没扬,帮他译成英语,接下来的访问,他还是有几个英文单字说不出来,说出华语,我很自然地帮他译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他对我有印象,反正后来不管是到香港,或是在新加坡访他,他都会喊我“老朋友”。

被喊“老朋友”是有好处的,比如到香港访辛亥革命题材电影《1911》,因严重超时,太阳落山还没访到成龙。好不容易见到他从一端走到另一端接受外地媒体访问,我笑笑对他说:“龙哥,别忘了我们这群新加坡记者。”龙哥也笑笑回应:“不会忘记你们!”

被喊“老朋友”也有压力

被喊“老朋友”也是有压力的,毕竟我只是一名再普通不过的记者。2015年5月他来到国大医院的癌症病房探望住院与日间护理治疗的患癌儿童与青少年,刚好他来之前的一段日子,大麻案的儿子刑满出狱,小龙女吴卓林又被爆遭妈妈吴绮莉虐打。在知道他的医院行程紧凑,没安排专访或小组访问时,我心想:在医生、癌症病人与家人面前的记者会上,问他这两件事可好?简短记者会结束,龙哥在一大票工作人员拥护下走向门口,他看到我,走上前来并用手绕搭着我的肩说:“我还以为你要问那件事(肯定是指房祖名的事,他不谈小龙女)。”我的眼睛马上bling bling,并问他:“可以问吗?龙哥,可以问吗?”这时站在一旁的晚间报纸记者也在我耳边说:“赶快问。”

正想问,工作人员已拉了他去探望癌症小朋友。私下问,我相信他会回答,因为多次的私下访问经验,问到稍微敏感的,他先会说:“这道不答。”但我还没回过神,他已滔滔不绝地回答了。

他这趟来本地宣传贺岁片《功夫瑜伽》,记者会上被问起在伦敦动手术后继续拍片的事。他过后在接受联合早报的视频专访时对我说,他本来不想聊到开刀的事,担心用这件事宣传电影不太好。我对他说:“龙哥,放心,没事的,是很好的新闻点啊!”

最后,要恭喜这名“老朋友”,《功夫瑜伽》在本地摘下贺岁档冠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成龙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