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身与本尊拔河

  露露?梁细妹?Aunty Lucy?Phua Chu Kang?大家都认识,事实上,他们(或她们)都不存在,他们分别是本地艺人庄米雪、梁志强、周崇庆和葛米星(Gurmit Singh)的分身。

  台湾艺人罗志祥参与中国大陆东方卫视综艺节目《极限挑战第二季》,于去年塑造了“朱碧石”,一夕爆红,人气直逼本尊。去年底他以“朱碧石”身份参与东方卫视2017跨年晚会,再次引起关注。把台湾政论人物“演”得入木三分的唐从圣,更是演艺圈分身红过本尊的最佳例子,因为好些观众叫不出他本名,但很认同他所模仿的李敖和陈水扁。这样的情况在西方则有英国的“豆先生”(Mr Bean),许多人根本不知道他的原名叫Rowan Atkinson,都只叫他“Mr Bean”。

葛米星(右)凭英语情境喜剧《鬼马家族》(Phua Chu Kang Pte Ltd)里的装修商“潘厝港”一角红遍新马,后来也拍成《鬼马家族电影版》。(档案照)
英国演员路云艾坚逊(Rowan Atkinson)的分身“豆先生”10年前也拍成电影《豆豆假期》(Mr Bean's Holiday)。(档案照)

  这些辨识度很高的分身,不仅为艺人带来更高的知名度,开拓演艺事业,也吸引各种商机,增加收入。艺人本身如何看待这个现象?分身成功的秘诀是什么?艺人当初费尽心思塑造的分身,有可能取代本尊吗?

庄米雪成功塑造的“露露”从小荧幕红到大银幕,她认为只要发挥创意,就能成功塑造其他角色。(Huat Films提供剧照)

本地才女导演庄米雪自导自演的《露露的电影》去年底上映四周,票房冲破200万大关,成功打入去年本地片三甲,成绩亮眼,也让戏里的主角露露(庄米雪饰)大放光芒。

露露是否已红过本尊?庄米雪听了大笑说:“才不会!哈哈……”笑完后,她说电影的支持者主要是讲英语或喜欢5频道节目《绞索》(The Noose)的观众:“露露来自英语节目,其实很难接触到8频道的观众,这是她最大的挑战。如果我到组屋楼下或咖啡店走走,叫uncle和auntie去看这部电影,他们只会叫出我的名字,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露露的电影》,对露露完全没概念。我不觉得很多人会通过露露认识我,反而是很多人通过我认识了露露。”

露露约在八年前诞生于新传媒电视5频道搞笑节目《绞索》,当时节目组想表现中国人看待新加坡事物的角度,庄米雪与朋友讨论后,再凭着对港剧中舞女的印象,创造出滑稽、可爱的KTV陪酒女郎露露。

“当时设计造型是有什么就用什么。我在电视台化妆部,找到一副大婶的假鬈发,翻箱子找出亮晶晶的发夹,再去服装部找一套比较土的衣服,搭配一条网状围巾。而且我还特地设计这角色会露出内衣吊带,讲话也很Chinglish(中国式英语)。”

庄米雪认为,虽然很多新加坡人对中国人有偏见,但露露是少根筋的傻大姐,人见人爱,大家能对她产生共鸣。那她当初会不会担心露露可能红过自己?

她大气地回答:“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我有很多造型鲜明的角色,不会担心露露比我红。就算是这样也 没关系,这代表我设计的角色很成功,我觉得很棒啊!我把自己当成创意人,角色成功就代表我在创意上的成功,大家都知道我有伸缩性,能进入角色。那些担心分身红过自己的艺人,可能是因为只有一个角色而已,例如豆先生(Mr Bean),哈哈……”

庄米雪并不认为露露很特别,只是她扮演过的其中一个喜剧角色而已,其他角色如“假洋婆”Barbarella和“菲律宾女佣”Leticia也很受欢迎。“露露变得比较特别是因为我拍了一部电影,如果我当时拍一部Leticia的电影,现在爆红的可能就是这个角色。”

除了“露露”,庄米雪也扮演过其他角色如“假洋婆”Barbarella和“菲律宾女佣”Leticia,都很受欢迎。她认为这种表演方式能凸显人们对事物的一些刻板印象。(摄影/邝启聪)

她也不认为各地艺人创造分身是个潮流,因为这种情况在演艺圈存在已久,艺人喜欢通过这种喜剧表演方式凸显人们对事物的一些刻板印象,“下一代小朋友长大后也会有新的刻板印象,随之创造出新的分身角色。”

谈到露露的未来,庄米雪截铁斩钉地说,不会再拍关于这人物的电影:“因为这个角色的版权不属于我,属于新传媒。版权是个很头痛的问题,为了拍这部电影,我与电视台打交道的过程充满曲折和困难,为什么还要再做一次?反正我自己可以创造其他新的角色。”

周崇庆 VS Aunty Lucy 观众的“心灵鸡汤”

周崇庆希望在Aunty Lucy十周年的时候,办一个小型展览,与观众分享家里十多套Aunty Lucy服饰。(受访者提供)

花碌碌的上衣,set得美美的鬈发,甩头招牌动作,再加口头禅“so embarrassing”(真难为情),Aunty Lucy就这样虏获了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心,红了八年,至今本尊周崇庆走在街上,还是有许多人唤他“Aunty Lucy”。

Aunty Lucy是2009年本地综艺节目《女王本色》中的一个人物,由周崇庆反串,凭着亲切又可爱的性格,大受欢迎,也为周崇庆迎来事业的第二春。

因为Aunty Lucy,入行24年的周崇庆有了多个第一次:第一次拍广告、第一次登杂志封面、第一次有量身打造的电影、第一次得“红星大奖”。

谈到Aunty Lucy的魅力,周崇庆认为:“Aunty Lucy给观众带来一阵清风,她没有压迫感,让人感觉舒服。Aunty Lucy其实代表着一般民众,而她讲话比较大胆,讲出很多民众的心里话。”

周崇庆透露,当初没有人料到Aunty Lucy会大红,直到《女王本色》播出第三集后,有工作人员告诉他,Aunty Lucy上了报章封面,他才发现原来有这么多人在讨论Aunty Lucy。那时候上街,大家都叫他“Aunty Lucy”,没人叫他“崇庆”。

之后,广告接踵而来,洗衣剂、火锅店、按摩椅、美容中心、食用油、家具等10多个,让周崇庆赚到“笑”。量身打造的电影《Auntie Lucy之Auntie也灌篮》,是周崇庆首次挑大梁演出;以Aunty Lucy造型当上《优1周》封面人物,是周崇庆第一次当“封面女郎”。

2010年,周崇庆携着Aunty Lucy的高人气,首次夺得《红星大奖》十大最受欢迎男艺人。对于这个第一次,周崇庆深有感触。“Aunty Lucy让我尝到光辉的一刻,也让我懂得谁是我真正的朋友。”原来那时候他虽然工作不断,银行存款多了,但关于他的谣言也多了。“我听到有人说我红了,骄傲了,笑容少了。可是这些人知不知道,我可能因为工作,已经三天没睡了,我是累了。不过我因此学会要时刻绽放笑容,不管有多累。”

Aunty Lucy不但为周崇庆迎来事业的第二春,也让他拿下入行24年来的第一个“红星大奖”。(档案照)

扮演Aunty Lucy不容易,周崇庆必须戴假发,穿特制胸罩。胸罩下方缝了厚厚的塑胶圈,好让它不会因为Aunty Lucy的动作而移动。身体包得很紧,呼吸很辛苦,塑胶圈还留下了印记。

尽管辛苦,周崇庆还是很乐意继续扮演Aunty Lucy,因为Aunty Lucy除了让他收入大增,也带给他一些无法用金钱衡量的快乐和满足感。

他曾在访问中谈到爆红之前的心路历程,有观众受到他的激励,跟他说,“谢谢你治好我的抑郁症,让我重新站起来”;有一对夫妻关系不好,后来因为一起看Aunty Lucy的电视节目,一起去支持Aunty Lucy的活动,关系渐渐改善;有阿姨说以前总是穿得“黑鲁鲁”,现在学Aunty Lucy穿得光鲜亮丽,还到发廊电“Aunty Lucy头”。这一个个小故事,都让周崇庆深受感动。

周崇庆分享自己的一个小心愿。他说,家里有十多套Aunty Lucy的衣服,希望在Aunty Lucy十周年的时候,办一个小型展览。

梁志强 VS 梁细妹 希望随“梁婆婆”登大银幕

分身“梁细妹”红过本尊,本地电影导演兼艺人梁志强大叹:“梁志强要加倍努力了!”

梁细妹是1996年《搞笑行动》节目里系列生活喜剧“女人四十当自强”里的主角,存在了三年零八个月,没想到隔了16年后,去年又因为方言综艺节目《欢喜就好》,梁细妹重出江湖。梁志强在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哭笑不得的说:“现在大家都叫我梁……细妹,我看他们都忘了我的本名。我得加倍努力了!”

梁志强说梁细妹比他红,他需要加倍努力了。(摄影/叶振忠)

梁细妹可有把梁兄逼上梁山,推向绝境,比如抢他的广告甚至是在外的主持机会?

梁志强坦承:“其实有商家找梁细妹,但我告诉对方接广告或主持活动的算法,他们还是决定用回梁志强,哈哈哈。”梁细妹是新传媒所创作的角色,版权在电视台。有广告商认为找梁细妹太贵,打了退堂鼓。

见到梁细妹比自己还红,梁志强说:“很矛盾,开心又伤心。我当了导演之后,很少用‘梁志强’这张脸去演出。”

他说电视台创造了梁细妹,但经过他的细心拿捏,角色有了生命力,他希望生命力能延续下去,若有机会,他希望梁细妹也能有如“梁婆婆”登上大银幕:“未来几年,梁细妹的定位得重新思考。”

他说观众喜欢梁细妹,梁细妹就应该继续带欢乐给大家:“但梁细妹的体型、服装等等要做出改变。”

梁细妹(中)与她在《欢喜就好》里的两个儿子,李国煌(左)与陈俊铭。(档案照)

浑身上下都是喜剧细胞,梁志强多次反串女性,惟妙惟肖的梁婆婆、梁细妹,以及电影《笑着回家》的梁凯伦(Karen Neo),都陪伴大家走过欢乐的岁月。梁志强表明从不排斥反串女性,他说以前看到舞台上的反串,都是搔首弄姿,博得肤浅的笑声,他不想要这样的反串,于是深化了反串的角色:“我要让观众觉得梁细妹是活在我们身边的Aunty,是活生生的人。”

三名女性,三种不同面貌,《笑》的梁凯伦比梁细妹老,但比梁婆婆年轻,风韵犹存,一对凤眼仿佛会放电,大叔们都被电晕了。梁志强说,若有机会,他也希望梁凯伦这个电影角色有续篇。

继梁细妹后,本地走红的分身包括庄米雪的“露露”,以及周崇庆的Aunty Lucy。周崇庆反串Aunty在最近贺岁片《遇见贵人》更是华丽转身,有妩媚、娇嗲,也有泼辣的。这些要波有波,要媚有媚,要语言有言语幽默的阿嫂,会对重出江湖的梁细妹造成威胁吗,梁志强说:“不会,路线不同。露露与Lucy都是比较个人,梁细妹则是有个家庭核心,有孩子,有朋友阿娇等等。”梁细妹的朋友娘惹娇由本地另一喜剧演员林益民演出。

分身锋芒不比本尊弱的包括钟琴在《城人杂志》里的“Miss Tan”,周初明在《敢敢做个开心人》里的Ah Bee“Lobang King”,但这些都是以前就存在的知名分身。近来电影里因分身让人记得的新人是《新兵正传》系列里的Lobang King王伟良等阿兵哥。现在影视圈,似乎比较难再创造出让人惊艳的“分身”。梁志强认为有三点:一,电视节目不再像以前是唯一的消遣,就没有那么集中的制作。二,缺乏人才。三,现在虽是社交媒体时代,但回报率还是不高,不可能投入更多的精力与成本在塑造角色,哪怕是做了,是孤军作战,要突破并不容易。

一,电视节目不再像以前是唯一的消遣,就没有那么集中的制作。二,缺乏人才。三,现在虽是社交媒体时代,但回报率还是不高,不可能投入更多的精力与成本在塑造角色,哪怕是做了,是孤军作战,要突破并不容易。 ——梁志强分析现在影视圈比较难再创造出让人惊艳的“分身”的原因

罗志祥 VS 朱碧石 自我认同是谐星

俊俏的罗志祥没有偶像包袱,因此不介意反串把欢乐带给观众。(取自罗志祥面簿)

台湾艺人罗志祥在中国大陆的综艺节目《极限挑战第二季》第五期的《花样男人帮》短剧中反串“蛇蝎美人”“朱碧石”(“鼻屎”的谐音),红彤彤蕾丝连身裙和蝴蝶结发箍,搭配粉红色小肩包,造型相当引人注目,娇嗔的模样也让人无法忘记,吸睛力完全不亚于同场的林志玲。影片在网络疯传,朱碧石瞬间成了“网红”,除了受商家青睐,在微博也能找到朱碧石的信息,“朱碧石”表情包更是暴走网络,“朱碧石”甚至频登热搜榜。

朱碧石魅力有多大?有厂商打电话给罗志祥的经纪人,点名要找朱碧石,经纪人问对方是否要找罗志祥,对方竟然不断叨念:“我要找朱碧石,我要找朱碧石……”让罗志祥忍不住在面簿笑说:“朱碧石你有必要把我逼到绝境吗?”

朱碧石有多迷人?去年七夕一个“梦幻情人”投选活动,朱碧石以高达51.21%的支持率,力压一众女神获得女神组第一名。

去年10月,朱碧石推出单曲《你干嘛》,MV在YouTube已有300多万的点击率,人气直逼罗志祥。东方卫视2017跨年晚会,朱碧石受邀演出,与一群阿姨大跳广场舞,嗨翻全场。之后罗志祥上台,本尊与分身首度同台亮相,立即成为社交网络热搜项目,网友惊喜之余也惊讶: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朱碧石”的成功教观众看到本尊罗志祥的可塑性。(网络图)

有记者访问了直播技术的专业人士,认为朱碧石和罗志祥两个人当中,罗志祥应该是提前录制,朱碧石则是现场表演,之后利用3D投影,在直播现场将预录的影像与舞台实景做叠加,也就是说,观众看到的其中一个是真人,另一个是影像。

不惜自毁形象,搞笑反串,对此,罗志祥在访问中解释:“我喜欢看着别人笑的样子。我没有偶像包袱,因为其实我不算偶像,我算谐星,长得比较美的谐星。而且我会一直做谐星,因为可以把欢乐一直带给大家。”

唐从圣 VS 陈水扁 李敖 与分身共浮沉

对许多认识他的观众来说,47岁的台湾资深演员唐从圣不只一个本尊而已,他还有好几个分身,其中最出名的两个,一个是台湾前总统陈水扁,一个是作家学者李敖。

唐从圣靠这两个角色,名利双收,奠定他在模仿界的地位。

唐从圣模仿作家学者李敖。(网络图)

来新演出滨海艺术中心华艺节舞台剧《暗恋桃花源》的唐从圣,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我是在幼稚园时知道自己会模仿的。那时参加教会,我在台下模仿台上的牧师,硬是把他脸上两条很深的法令纹挤出来,大人看了很开心,会摸我的头,让我觉得会模仿有好处。”

从此唐从圣学会观察人,在学校模仿老师,当兵时模仿长官。但在2000年之前,他并没有想过可以靠模仿谋生。那一年,有个模仿节目叫《主席有约》,在陈水扁选上总统后想找人模仿他。

唐从圣回忆时笑说:“他们的人选中,有人太贵了,有人没空演,然后有人想起我在一部舞台剧里一人演六个角色,于是找我来试试看。”

但是刚开始唐从圣想推掉,因为他没试过。最后靠着一晚的临急抱佛脚,隔天在现场直播的节目演出,一炮而红。“其实我那时很紧张,心情忐忑得很!”

演出之后,唐从圣看到酬劳不错,就开始长期演出。陈水扁和李敖是他最亮的两大招牌,其他被他模仿过的还有IT富豪马云、作家九把刀、歌手李炳辉、吴青峰(苏打绿主唱)、郑进一(福建歌《家后》创作者)等。

《主席有约》过后,模仿风潮此起彼伏,《政治模仿秀》 《全民大闷锅》《全民最大党》《疯狂大闷锅》等节目开了又收,收了又开,但唐从圣永远在演出名单上。

就说陈水扁当选总统之际,他靠“阿扁”赚了不少钱,节目通告接不完,走到哪儿都有热情民众围着他讨论政治,买东西总被热情对待。本尊确实靠分身走红,虽然大家都知道他是“假”的。

当他和模仿的对象仿佛变成命运共同体,当他们出事时,媒体也会把他写在一起。譬如,曾有媒体指他带“魔咒”,被他模仿过的人都会“出事”——包括陈水扁锒铛入狱,李敖动前列腺手术,郑进一吸毒被抓等等,唐从圣只能搞笑回应:“我模仿的王彩桦,可是发唱片做了畅销天后呢!”

陈水扁从政治明星变成身陷弊案丑闻,本身也引发两极争议,作为阿扁分身,唐从圣也得接受观众对他喜恶两极化的情绪投射,他也只能平静地说:“应该沒有人不知道我是假的陈水扁,我只希望让大多数人欢乐。”

由于他的分身是真有其人,他的演出可能会被“被模仿者”的粉丝指责有丑化嫌疑,他也得承受。此外,当被模仿者退流行了,也会影响他的工作运势,这点他也接受。

唐从圣坦言,在外面被叫分身的名字时会开心,因为这表示他的模仿神似,但如果被叫自己的真名,会更开心,因为这代表人们对他的认识,不局限于模仿的领域。

演戏、唱歌、主持、写书都会的他,直到今天仍在随时研究模仿人物,比如公司办年会,邀请他模仿公司老板等,这些都是工作机会呢!

当他所模仿的对象在现实生活中出了状况,唐从圣接受观众对他喜恶两极化的情绪投射。(摄影/邝启聪)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