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承尧:把自己看得太重是业障

在人人都有空间与机会展示自己的今天,我们可以经营自己,但把自己看得太重也是一种业障,遮蔽了做某件事的初心。

朋友问:每天晚上除了做广播还要做线上直播对着镜头说话,不会疲惫吗?

其实完全不累是不可能的,要谈的内容也必须提前花时间和功夫准备。老实说一开始做深夜直播,还会故意拖个10多分钟才开始,窃喜想着少做一点就没那么辛苦了。

两个多月过去,谁知道直播越做越长,广播节目午夜12点结束,但线上直播往往做到12点半,有时话题聊开了,凌晨1点甚至2点多结束的也都有过。做广播看不见听众,“抽身”较容易;反观线上直播,观众的留言很即时,就像和一群朋友坐在一起聊天,要离开还得等适当时机。

这样的空间对做直播的人而言是很迷人的。就像一个深夜酒馆,用音乐代替酒精,不同话题在一来一往间发酵出不同味道;抑或静静听歌,一句两句地聊。有新朋友进来就打个招呼,有人今天过得不愉快就捎个留言鼓励。

写这篇稿的前一晚因技术问题临时没上线直播,简讯系统在11点多传来几则关心的简讯。我私下打趣回复:今晚我们来重温过去的广播时光!心里虽有一丝歉意,但看到每晚的聚会成为陌生人的一个习惯,怎么不教做直播的人感到欣慰?

学会抽身

只不过过后我开始思考“抽身”这件事。做直播的确很迷人很难抽身,做久了,以为观众渴望自己那就成了自溺了。

日前访问去年台湾金曲奖新人谢震廷,他得奖时引述李安的话,把奖项看得太重是业障,艺术不是火气那么大的东西。做艺术的人只是个导体,传达给观众后,过了就过了。

我相信做广播、直播、自媒体也是如此,在人人都有空间与机会展示自己的今天,我们可以经营自己,但把自己看得太重也是一种业障,遮蔽了做某件事的初心。

我喜欢台湾广播人马世芳所说:“做广播就像在城市一处生火,不哗众取宠,静静地在那里,让需要温暖的人走过来取暖。”我们生火多少也是为自己取暖,能给别人一些温度自然更好,但过度沉迷而走火入魔就一反初衷。

老实说做媒体、享有发言空间是很容易让人自溺的,一旦稍微不负责任,就浪费了别人的生命听我们的流水账、哗众取宠的言论甚至废话。这可能都出自我们把自己看得太重,忘了平台与受众才是更重要的。

把自己看得太重是业障,得学会随时抽身不恋栈。

抽身看世界

UFM100.3在Rings Live开启直播平台,网络各式各样的主播,各个都有特色和才华,开播至今,不少主播经营节目之用心,有时看了觉得自惭形秽。我相信更多人会在今年感受到直播的魅力,不只是深夜小酒馆,还有茶馆、餐馆、发廊、深夜食堂……不同主播经营的直播空间。

当然,观赏的同时也别忘了抽身。世界很大,值得探索的地方很多,无论我们做直播还是看直播,都得学会抽身去感受世界,才有更多故事在直播的空间分享。

那么,有机会的话,深夜直播见啦。

热词 :

张承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