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金人的苦恼——第89届奥斯卡成绩预测

第89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将于2月底举行。奥斯卡赛果向来会受一些外在因素影响,今年好莱坞弥漫着一股反特朗普气氛,要“洗白”而拥抱多元化的议论,都为今年赛情增添变数。《联合早报》专线记者与五位影评人和电影人,预测七个主要入围项目的赢家。

第89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将于本地时间27日早上举行,海外媒体普遍认为金球奖大赢家《乐来越爱你》会是小金人的赢家,英国知名电影杂志《帝国》(Empire)与微博网也预测《乐》会是最高荣誉“最佳影片”得主。《联合早报》找了本地三名影评人——黄龙翔、江金玉、《优1周》陈通玲,今年会推出新电影《天公仔》的本地导演巫培双,mm2影视娱乐制作有限公司国际业务发展总监莫泽川,以及早报电影专线记者本身,预测七个主要入围项目的赢家。

去年奥斯卡被批入围者“太白”,今年情况扭转。种族歧视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得不到好莱坞欢心,奥斯卡会不会因此政治化而影响赛情,引起关注。陈通玲认为,去年白人囊括全部20个男女主角配角提名,有色人种演员纷纷表不满,甚至后来拒绝出席颁奖典礼。今年20个男女主角配角的提名中,有七个非裔和印裔演员,加上入围最佳导演的Barry Jenkins,似乎成功平息了去年种族歧视的不满。她说:“相信众星枪口还是会一致开向政坛,希望以好莱坞的集体力量,反对种族或宗教歧视的政策与法令。”

黄龙翔认为奥斯卡的颁奖向来不会纯粹看作品本身的素质,一些外在因素如当年的政治或社会氛围,个别入围者在好莱坞圈的人缘及过去是否得奖等,会影响赛果。“今年好莱坞弥漫着一股反特朗普气氛,以及有投票权的影艺学院会员可能要洗脱‘白到底’的嫌疑而拥抱多元化,都为今年赛情增添变数。”

《乐》夺得最多奖机会高,江金玉认为提名既是肯定的话,《乐》已赢了一个马鼻;莫泽川到康城等影展时,行内人都说一定要看此片:“我看了三次,拍得诚恳用心,会是大赢家,但会输在演技奖。”

最佳影片:《乐》与《海》平分秋色

《乐来越爱你》极有可能成为本届奥斯卡的大赢家。(Encore Films提供)

陈通玲认为《乐》男女主角胜在外形与默契,并非演技:“导演成功导了一部出色的音乐片,但电影输在的正是演技部分。”她看好《海边的曼彻斯特》,因三位主角与配角的杰出演出,加上导演的原著剧本与执导功力,成功让观众细细去品味此片的愁绪。

黄龙翔认为《乐》的两主要竞争者《海》与《月光男孩》,气势与之相差甚远,且都是文艺片独立制作,难以成为最佳影片的有力竞争者。“学院会员或有‘选举后创伤症候群’,需要《乐》这种逃避主义电影为他们疗伤。此外,《乐》犹如写给好莱坞的情书,让它得奖如同延续近几年来选出跟主题与好莱坞影艺事业相关的电影为最佳影片的‘新常态’。”过去五年有三次是由这类影片得奖——“The Artist”“Argo”与“Birdman”。

《NASA无名英雌》是黄龙翔认为的黑马,此片歌颂黑人女性NASA科学家的成就,既抬举了有色人种又挺女性主义,且牵涉到重大历史事件,也是至今所有最佳影片入围作品中美国票房最高的,被后市看起。“《乐来越爱你》是一出白到底的片,如果学院会员真的要‘黑到底’的话,《NASA》意外突围不是完全不可能。”

巫培双认为《月》是去年最震撼的制作:“虽和《乐》同获得金球,而外界似乎更看好后者,可是大家似乎忽略了奥斯卡的案例:严肃题材向来更能取得评审青睐。”

江金玉希望《异星入境》胜出,因为主题是和世界共存。电影把外星人喻作外来陌生的文化,提出只有当各国努力寻求了解彼此,才能共创美好未来的愿景。在当今世界趋向闭塞的大环境中,《异》显得格外有气度。

最佳导演:一致肯定《乐》沙泽勒

沙泽勒第一次入围奥斯卡最佳导演。(网络图)

巫培双认为,《乐》故事是入围片中最老套的,但拍摄手法之新颖和娱乐效果,几乎打动所有观众,导演Damien Chazelle(达米安沙泽勒)功力可见一斑。

陈通玲认为音乐片难导,加上剧本又出自导演之手,表示导演从一开始就必须很清楚电影的叙述和演唱的交错顺序与节奏,一旦拿捏不当,就会影响整体的观看。一开始很典型音乐歌舞剧的开场方式,是导演刻意让观众有错觉,以为只是一般音乐剧电影,结果却不是。这是刻意铺成的假象,也证明导演的野心,而他的实力成功落实了他的野心。

黄龙翔认为影片开场一镜到底歌舞场面已先声夺人,再看全片将歌舞片种与正剧、魔幻写实做精妙的结合,是典型的讨好各种前哨奖评委和影艺学院会员的炫技式风格。从沙泽勒在前哨奖的得奖记录,尤其夺下最具指标意义的导演公会奖(过去68届导演公会奖和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只有七届颁给不同得主)来看,沙泽勒的表现在绝大多数业内人士眼中应是受落的。江金玉认为电影整体表现和驾驭出色,颁给沙泽勒当之无愧。

影帝:凯西呼声高

丹素华盛顿(左)是《篱笆内的风暴》导演兼男主角,右为薇欧拉戴维斯。(网络图)

Casey Affleck(凯西艾佛列克)得四票,Denzel Washington(丹素华盛顿)得两票。陈通玲认为未看丹素的《篱笆内的风暴》之前,认定是凭《海》获得50多个影帝奖座的凯西会得奥斯卡,可是看了丹素在《篱》的冗长对话、郁闷人生和充满戏味的内敛演出后,为他鼓掌。他将一个负责任,但对自己人生感到不满,悲愤和郁郁寡欢的爸爸演得活灵活现。

黄龙翔认为丹素在夺下演员公会影帝奖后被后市看起。丹素能不能得奖,关键在于“黑到底”是否实现,以及凯西最近又浮上台面的性骚扰事件是否会在会员投票时发酵(此事件已解决,但难免令他在女性主义者的心中留下坏印象,尤其目前有曾蔑视女性前科的领导人当政)。

巫培双认为凯西把一个比较“闷蛋”的角色演得丝丝入扣、层次分明:“内敛演出,角色爆发出神采,应该是所有导演梦寐以求的演员。”江金玉认为凯西的演出低调到位,在提名的男演员中异常出彩,且突现某些演员表演过于用力。莫泽川看好凯西,因为呼声高,也认为《乐》莱恩重学钢琴,弹得投入,但奥斯卡选演技多过才艺。

影后:看好法国女星雨蓓

陈通玲说,未有机会观看到《爱侣》,但从其他四位入围者的表现,Isabelle Huppert(伊莎贝雨蓓)稍占优势,《走音天后》的Meryl Streep(梅莉史翠普)紧跟在后。

莫泽川说雨蓓过去就已演得好,这次影后水到渠成。黄龙翔认为除了《乐》本身的势头为Emma Stone(艾玛史东)加分之外,艾玛角色矢志当上好莱坞演员却一直找不到机会,或许与许多学院会员在初入行时的奋斗挣扎经验相似:“艾玛也演得丝丝入扣,当能深深打动这些会员,投她一票。”

江金玉打趣说很难选:“被提名的都是我很欣赏的,表现都可圈可点。我把票投给最年轻的艾玛,以兹鼓励。”巫培双看好梅姨:“外界一致看好艾玛,但始终觉得她没有很好掌握和创造电影后半部角色的变化。所以更看好梅莉充满喜感的演出,堪称再一次创造出精彩的角色。”

男配角:戴夫与阿里各得两票

陈通玲认为Mahershala Ali(马赫沙拉哈什巴兹·阿里)在《月》戏份太少,得奖机会不高。老戏骨Jeff Bridges(杰夫布里奇斯)和Michael Shannon(迈克尔香农)演出没突破,年轻的Lucas Hedges(卢卡斯海吉斯)来日方长:“一向戏路被限的Dev Patel(戴夫帕托)在《雄狮》一场追寻回家之路的激动,以及与亲生母亲重逢的悸动,都让观众见证他越来越成熟的演技成长。”Unknown Object

巫培双认为大家的演出旗鼓相当,阿里之前得奖后的宗教宣言可能会帮他感动评审。黄龙翔认为阿里饰演一位帮助抚养小男孩的毒贩,把一个原本刻板的角色琢磨出令人惊艳的神采和深度。江金玉看好杰夫,他在《赴汤蹈火》时而亢奋幽默,时而悲愤交加,表演恰如其分。莫泽川认为杰夫演回自己,出线不高:“迈克演个要死的人,豁出去演。”

女配角:薇欧拉与奥塔薇亚之争

陈通玲认为女配角奖是《藩篱内的风暴》的Viola Davis(薇欧拉戴维斯)与《NASA》的Octavia Spencer(奥塔薇亚史班森)之争:“薇欧拉的一场因丈夫(丹素饰)的外遇而情绪崩溃的对话,令人眼前一亮。若不是电影里的戏少,单是这场戏,她连影后奖都可以角逐。”江金玉认为薇欧拉和导演兼影帝演员丹素对手,仍毫不怯场,将一个生活在布满冲突和挑战的1950年代妇女,演得丝丝入扣。

黄龙翔认为薇欧拉曾两度入围奥斯卡,都被视为大热之一,最后没突围:“她在《藩篱内的风暴》完全融入角色,如同不是在演戏而是真正在社会底层挣扎的老妻、老母,因而在各大前哨奖所向披靡。估计投给她一票的学院会员不会觉得这是给她之前失奖的补偿,而是觉得她就是最佳。”

黄龙翔认为如果学院会员真的有心让奥斯卡“黑到底”,今年刚好是一次绝佳机会。就算最佳影片还是给了《乐》,若影帝、男配角和女配角三奖全给了这三位真的是演得很好的黑人演员,亦无愧色,不太会被指责是“明明不是,却为了给黑人奖而给黑人奖”。果真如此的话,这将是奥斯卡历来首次把四个演技奖中的三奖给了有色人种演员。莫泽川看好奥塔薇亚,因为《NASA》 票房耀眼。巫培双认为Nicole Kidman(妮可基曼)《雄狮》戏份有限,但精湛表演,一出场好像主角一样耀眼。

最佳动画:《动物城市》备受看好

《动物城市》娱乐性高。(迪士尼提供)

陈通玲认为讨喜,巫培双认为娱乐性高,向来是最佳动画奖项的标准;莫泽川则认为有多元性探索包括种族与性别等。黄龙翔回顾奥斯卡历史,认为影艺学院会员经常爱启动“默认模式”选择Pixar或迪士尼年度重头戏为最佳动画。《动物城市》成为大热,尤其它的反种族主义题旨(虽然被处理得十分强迫说教)正好对上反特朗普移民政策的会员的胃口。但《酷宝:魔弦传说》口碑更胜《动》一筹,且还成为继1993年“A 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以来第二部入围最佳视觉效果的动画片,是匹不容忽视的黑马。

江金玉希望《红龟》不要扛龟:“《酷宝》结合了三维科技和日本传统文化元素,在技术上和创作上都挑战了原有框框,但是个人更喜欢《红龟》画面的留白以及无对白的处理手法,它回归到默片初期的电影语言,以景写情,分外感人,同样也是对电影技艺的推动。”

热词 :

奥斯卡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