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亦筠:红鸾星动

昨天是情人节,别以为我要说的是爱情生活,要说的是Roy爷爷的电影要在明天开始的瑞典电影节放映(黄金戏院),很雀跃,Roy爷爷的死忠粉丝,心情肯定像是有喜事要办。

其实,瑞典除了Ingmar Bergman(英格玛柏格曼),还有Roy Andersson(罗伊安德松,73岁)。等待在大银幕上看他的最新电影已等了9年,因为看他的上一部电影《你还活着》(You, The Living),是2008年。人生,有多少个9年?

25年的电影烙印

柏格曼的电影是学校修电影必修之课,第一次接触到罗伊的电影,则是透过电影节,是2000年的作品《二楼上的歌声》(Songs From The Second Floor)。《二》当年的亮相引起一阵骚动,不是因为摘下康城影展的评审团奖,而是它与导演的上一部电影《羁旅情愫》(Giliap)相隔了25年。停了25年,他又复出影坛。消失的25年,因为黑色喜剧《羁》口碑票房失利,他跑去做广告,电影的剑一磨又是20多年。《二》灰暗的城市充斥着经济萧条,街道到处塞车,人们的表情呆滞,透过一幕幕荒诞可悲残酷的情节,导演嘲讽了瑞典社会的各种不公现象。《二》的寓言式,仿佛是从二楼传来的动人回响,久久不能散去。《你还活着》是格局较小的黑色幽默片,是关于人与人之间所带来的乐趣、祸害、威胁和哀痛。

看过罗伊的电影,很难忘记,因为他富哲理的思考,特有的荒诞和超现实主义风格,拼湊出宛如浮世绘的场景,深深烙印在人们脑海。他的电影画面要求特别高,《二》由46个长镜头来拍摄完成,《你》的美学纯净,有如绘画般,如梦如画。每个电影画面,仿佛是一张张具生命力的摄影作品,绝不会输给摄影师出身的法国导演Raymond Depardon(雷蒙迪柏当)的电影画面,处处散发出迷人的灵光与诗意,是视觉的盛宴。罗伊曾表明喜欢画家Rembrandt(伦勃朗)等人的绘画,可以聚精会神地欣赏好几个小时,他希望自己电影的画面也能如此。

等待与期待

获威尼斯金狮奖的《寒枝雀静》(A Pigeon Sat On A Branch Reflecting On Existence)是导演“生活三部曲”的最后一曲,说是最新作品,其实也不新了,2014年尾就在挪威、瑞典等地推出。我还没看,超期待。

上网“狗哥”一下,新浪影评给予超不错的评价,写到:“影片继承了导演一贯的执导风格,诗意,阴郁,黑色幽默又充满哲学思辨,探索人性,毫不留情的面对人类的愚蠢、残酷和缺乏同情心。聚焦时而夸张时而梦幻时而写实的场景和人物发挥,最终以象征和暗喻的手法指向人性中的残酷缺乏爱心,以及喜怒哀乐,孤单失望等共通情感和命运。”

罗伊当年谈到《寒》时说过:《寒》有一点陀思妥耶夫斯基风格。喜欢这个俄国作家的电影读者,恐怕更有期待了。据所知,影片由40多个场景组成,每个场景都是一个长镜头,每个场景的准备需要一至两个月时间,所以此片是拍了四年才完成。

继《寒》后,他的下一部电影,也许又要等很多年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Roy Andersson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