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瑞典电影节 推出大师级导演Roy Andersson五部作品

由黄金戏院(The Projector)、瑞典驻新加坡大使馆与Swedish Institute所主办的第二届瑞典电影节(Swedish Film Festival 2017)本月16日至19日举行,推出7部瑞典长片与一部短片,当中包括瑞典大师Roy Andersson(罗伊安德松)获威尼斯金狮奖的新作《寒枝雀静》(A Pigeon Sat on a Branch Reflecting on Existence)。

《寒枝雀静》开幕

《寒枝雀静》是首部夺得金狮奖的瑞典电影。(The Projector提供)

《寒》是导演“生活三部曲”的最后一曲,前两曲是千禧年的《二楼上的歌声》(Songs From The Second Floor)与2007年的《你还活着》(You, The Living),《寒》刻画萨姆和乔纳森是一对推销搞笑玩具的流动商人,一户户上门,到酒吧和咖啡馆兜售商品,两人一路上碰到不同人,也一窥人性。

《寒》片名来自16世纪名画家Pieter Bruegel de Oude(勃鲁盖尔)的名画《雪中猎人》,画中一群猎人打猎归来的场景,树枝上与天空则有几只黑鸟儿。导演借片名要表达“我们的所作所为可以有不同的方式来表达”。《寒》是首部夺得金狮奖的瑞典电影,也获2015年欧洲电影奖最佳喜剧电影。

短片《光荣的世界》一窥麻木绝望的人生,包括孩童的裸体开场,惊异度破表。(The Projector提供)

电影节放映罗伊的四部长片与一部短片,《寒》是开幕片,与导演的14分钟短片《光荣的世界》(World Of Glory)一起放映。《光》刻画一群裸男女被推上封闭大卡车,管子将汽车废气导入卡车内杀害他们。周围站满衣冠楚楚的人,冷冷地注视这一切,无动于衷。其中一名男子是房地产经理人,他用冷冰冰的语言向观者介绍了其躺在病榻昏迷不醒的母亲,带人们瞻仰了在其14岁就去世的父亲的墓碑。《光》一窥麻木绝望的人生,包括孩童的裸体开场,惊异度破表。

千禧年康城影展摘下评审团奖的《二楼上的歌声》(Songs From The Second Floor)与前作《羁旅情愫》(Giliap)隔了25年,故事设在经济崩溃,批评了瑞典社会的各种不公现象。

《你还活着》设在瑞典小城,里头有天天神经质般叫嚷的胖大妈,被判死刑的中年大叔等等,一段段看似毫无联系,荒诞滑稽或离经叛道的生活片段,却共同述说着人与人之间的爱与被爱的悲喜剧。

1970年的《瑞典爱情故事》(A Swedish Love Story)是导演的首部长片,一窥青春多彩而惆怅的岁月,成人世界则写满无奈与失落。

也放映其他导演作品

除了罗伊的电影,电影节也会放映导演Lukas Moodysson(鲁卡斯穆迪森)的《我们最摇摆》(We Are The Best),是一群中学生组建庞克乐队的故事。鲁卡斯旧作包括 《永远的微笑》(Lilya-4-Ever),《我》热血沸腾,改编自自己妻子Coco的漫画小说Never Goodnight。

《好人》(Nice People)是Anders Helgeson(安德斯海吉森)与Karin af Klintberg(卡琳阿芙克林伯格)联导的纪录片,记录了瑞典移民的复杂社会议题。

瑞典导演Karin Ekberg(中)的纪录片《离异》把镜头对准自己的父母。(The Projector提供)

Karin Ekberg所导的纪录片《离异》(A Separation),把镜头对准了自己父母,结婚38年的父母离婚了。观众给予导演的处女导作高评价,婚姻的支离破碎也让人感觉无力。

瑞典电影节已开始售票,每张13元5角,学生、国民服役人员、女佣与残障人士11元5角。可透过http://theprojector.sg/swedishfilmfestival查阅详情与购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