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丽梅:凭感觉

每一期的专栏,我都须要在编辑催促下,才猛然想起该交稿了。不是我不爱提笔,而是因为我总是靠感觉做事。

或许因为我是典型的双子,内心都有两种思维在拔河,开心时,滔滔不绝,没心情时,一句话也不想说。现在我是很有feel的,想借这期专栏来解剖自己,也让读者更了解我,哈哈哈!

当初菁云要求我参与《U游频率》栏目,当下有点犹豫。这是个难得机会,但我对自己的文笔没信心。虽然我不是个不提笔的人,但很多时候,我都只是写给自己看。

记得1993年,那时我几乎每天都会在电视荧光屏出现,除了搞笑演出,也主持访问大牌明星,对很多人来说,应该是一件既快乐又令人羡慕的工作,但我并不开心。因为刚入行的我,不习惯某些圈内人的处事态度。我是个凭感觉的人,不喜欢的人,很难装作喜欢;板着脸,又会成为别人眼中“有态度”的人。总之,我那时对于处世待人仍很“嫩”。

黄家驹墓碑触发生命思索

于是我拿了一个星期假,独自飞到香港,别人去那里走景点、逛街购物,我感性地跑到将军澳坟场。那时遇上Beyond黄家驹意外逝世,记得当天,我从远处看到好多身穿黑衣的人,围在一个墓碑前,走近才发现是黄家驹的坟墓。看着歌迷们唱着他的歌,气氛伤感。他墓碑上刻着的两行字“生命中,不在于你得过什么,只在于你做过什么”,我顿时有一股很奇妙的感觉。

回到酒店后,我竟然躲在房间七天,天天写着自己对生命意义的感想,那些突如其来的感触,足足令我写了一叠厚厚的纸张。现在回想仍觉得不可思议,自己竟能写出那么长的文章。

照顾年迈父母,力不从心

我常说自己是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因为自己其实很多愁善感。我在大家的眼里是个爱搞笑、爱说笑,似乎没烦恼的人,其实我现在和年迈的父母住,他们的健康状况和情绪,常会让我感觉力不从心,总觉得自己没有很好地照顾他们,像老爸的重听,老妈偶尔出现的“返老还童”,我有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然而再不开心,我工作时,还是强迫自己放下负面思绪,将欢笑带给听众。

坦白说,这种情绪的拉锯和对抗,当我脆弱时,真的很想逃离。所以除了工作,私底下,我会“纵容”自己凭感觉做自己。想看电影,我会买Gold Class豪华级戏票,慰劳自己。我不想见人时,就会躲起来。

话说回来,工作时还是不能凭感觉做事,因此,很感谢电台同事,像菁云和文鸿,都会尽量包容我,尤其是那段还没聘请帮佣的时期,当时除了工作,每天须要处理年迈父母的日常生活,主持节目时,我努力表现专业,一关麦,就像泄了气的气球……现在算是雨过天晴,家里有了帮佣,那种负面情绪已不再出现。

凭感觉,其实就是一种“任性”,它可以很感性,但也会连累其他人,实在抱歉。凭感觉,我觉得该在这里停笔了,也想对催稿的早报编辑说声:辛苦了!哈哈哈!

(作者是UFM100.3 DJ)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U游频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