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二代郑凯介上海学舞回新 变“李敏镐二号”

明星发型师李荣达送旗下“星二代”艺人到上海学舞两周,过程拍成视频上网,其中郑各评的儿子郑凯介外形让腾讯制作人“惊艳”,以为见到李敏镐……

明星发型师李荣达转当经理人,带本地“星二代”出击网络节目,引起中国最大网站腾讯关注,表示有意签约。

李荣达的“Starlist”经纪公司动作频频,连签本地多名星二代,包括林梅娇的21岁千金黄暄婷、郑各评的17岁公子郑凯介和陈秀环的16岁千金蔡绮耘。

李荣达和赖怡伶、权怡凤合开的3x媒体制作公司送这些星二代出国,名为培训,实则顺道录制网络节目《姐妹爱爆抱之星二代》。除了以上三人,李荣达也说服郭亮让17岁的儿子郭麦洋一起参与,四个星二代去年年底的假期,就在上海度过两周。

拍网络节目增加曝光

李荣达告诉联合早报,最初是大家觉得星二代的华语不够好,平时念华文是为了应付考试,日常会话应用不多,于是公司策划了这场“上海冒险记”,把他们送到上海讲华语的环境体验,也顺道上舞蹈课。

他们在上海的行程过后剪成节目《姐妹爱爆报之星二代》,在网络推出。《姐妹爱爆报》是赖怡伶和权怡凤构思兼挂帅的节目,内容包含两人平日的工作、生活花絮和无厘头笑料。赖怡伶说:“刚才看到来探班的各评哥,我已经即兴拍他口袋里有什么东西,会放在节目里播出。”

黄暄婷和郑凯介抽空接受联合早报视频访问,是他们从上海回新后第一次面对镜头,李荣达看到他们对答流利,赞说“有进步”。

记者问郑各评,他的儿子未成年,跟着别人出国,他担心吗?郑各评笑说:“他很快就要入伍,那个才更要担心吧!”

郑各评(右)未成年的爱子郑凯介即将入伍,他承认会担心。

郑各评未入围新传媒红星大奖十大票选名单,引起许多人不解,他自嘲说要让位年轻人玩,记者说他儿子很快可以继承衣钵了,他就可以让儿子养了。郑各评哈哈笑说:“等他养?我还得养他呢!”

在中国人脉深广的李荣达透露,腾讯制作人在他的社交媒体见到这几个星二代,已向他表示有意签下带到中国拍戏,但李荣达不愿操之过急,“暄婷还在念书,凯介就要当兵,要等他们毕业、退伍再说。”

目前,他会为几个星二代接本地戏剧或节目,让他们有档期时,接受短期的磨练。

黄暄婷忘舞步痛哭

郑凯介和黄暄婷到上海绕了一圈回来,都多了“花名”,郑凯介被叫“李敏镐二号”,黄暄婷却成为“赖怡伶二号”,结果一个开心满意,一个哭笑不得。

黄暄婷跟大家混熟后,被发现是玉女外形,谐星内在,李荣达戏称她是“赖怡伶二号”,让她只能嘟嘴抗议。

黄暄婷透露在上海每天日程排满,上课上六小时,其余时间不是拍节目就是在走路,所以十个小时下来也挺累的。

她不好意思的说:“我在四人中年纪最大,本来最应该照顾其他人,但后来我是唯一在那里哭的。”原来李荣达在他们上完一周舞蹈课后检验成绩,要公开表演,谁知她临阵胆怯,一直忘了舞步,最后崩溃痛哭,“我平时就哭点低。”

李荣达安慰她:“哭点低好,容易演哭戏,很多艺人都怕哭不出。”

黄暄婷有广告商缘,目前已接到四个代言。在新加坡管理大学念信息系统的她,没有因为快速提升的名气晕头转向,反而冷静思考自己的未来:“这一行不是努力就一定有成绩的,更多时候有要靠人缘靠运气靠机会,所以我还在探索中,两年后毕业时我才决定是否全职当艺人。”

郑凯介想当艺人愿吃苦

郑凯介从上海回来,原本对演艺圈似懂非懂的他变得意志坚定:“我想当艺人。我知道这一行辛苦,我愿意吃苦。”

同手同脚的他,在上海学跳舞,肢体变灵活了,但他最难忘的是和郭麦洋同房,两兄弟每晚从学业谈到父母,又从零用钱谈到交女友。

他的照片让腾讯制作人“惊艳”,以为见到李敏镐!郑凯介很开心,还透露之前跟母亲洪慧芳去韩国时的受挫经验。

原来他们到首尔参观著名的艺人经纪公司JYP,他当时鼻窦炎发作,就戴上口罩,在一行人中特别引人注目,公司门外等候艺人的各国粉丝见到他出来,以为是明星驾到,拥上前伺机出击,谁料随行的蔡绮耘故意把他的口罩摘掉,粉丝一看认不得,表情不屑地一哄而散。

郑凯介搞笑地说:“你们现在不拍我,我红的时候你们就后悔了!呵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郑凯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