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米雪:拍电影有什么难?

去年,我挑战了两项非常伤神的工程:拍电影及装修新居。刚好两样都是我第三次的尝试(第三部电影,第三次进行新居装修),这次的经验让我对人性感到有点失望。

虽然两大工程都很累人,但问题不在于自己忙不过来,反而是因为这两个“大制作”都不能一脚踢,无法自己“包到完”,必须雇用到其他技术人员或公司来帮忙。有时觉得如果自己能够一个人从头到尾只靠自己,那该有多好。

电影制作本来就是个大噩梦,因为要做的东西太细腻,太琐碎,太多步骤,每一分每一秒都会发生不同状况和林林总总的问题,所以每天都要带着积极的态度面对,设法解决问题。

电影的后期制作(post-production)分成很多部分,所以一部电影须要找几个不同的后期制作公司。我的前两部电影最后一段的混音和调色,是在香港和泰国做的。因为外国电影市场较大,那边的后制公司都很有经验,处理过无数的电影。

到吉隆坡混音变噩梦

我做《露露的电影》预期制作(pre-production)时,资金有限,所以当我雇用的剪辑公司说他们在马来西亚也开了做电影音效和混音的后期制作室,可以给配套价,我就答应了。我没想到会有什么不妥,电影是他们公司的剪辑师跟我一起剪的,他们应该不会毁掉我的电影,破坏自己的名声吧。

电影剪辑过程还算顺利,于是我就兴奋地带着电影硬碟,坐了五个小时的车程到吉隆坡进行后制工作。一踏进调音室,我就吓了一跳,我在新加坡做音乐设计的房间还比那房间大三倍,那里只够放张桌子和两张椅子。我之前在泰国和香港做混音时,都是在类似电影院的空间调音量。吉隆坡的这家不能算电影混音室,只是小型录音室,里头的设备根本不适合做电影混音!

我没办法,人都已经来到了马来西亚,而且也没剩多少时间,电影就得上映,合约也已经签了。心想合作多年的剪辑师朋友应该不会骗我吧,这是他们在马来西亚开的分行,而且电影还是他们的新加坡公司剪的!所以就咬紧牙根,继续在马来西亚呆上一个星期做电影混音。整个过程我一直跟混音师说,很难分得出不同音乐或对白的大小声,因为那个房间和音箱实在太小,而他一直跟我保证在那儿混过音的电影都没出现过问题。

当我把电影带回新加坡的电影院试映时,整颗心都掉在地上。整部电影的声量一团糟, 有时很大声,有时很小声,有时完全听不清楚演员的对白。更糟的是,电影的颜色都淡化了,根本没什么颜色。原来马来西亚那边把电影格式化时,不知按错了什么,影响到整个电影的色泽,电影现在不但音色有问题,连色泽也有问题。媒体首映会就在大后天,没时间再回马来西亚调了,而且那边的设施根本不适合做这些,回去也没用。

我只好到新加坡的另一家后期制作公司求救。我和那儿的混音师48小时无眠赶工,重做整个电影的混音,当然也倒贴了一笔相当大的数目,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是我第三部电影,所以不能说没经验。但可能就是因为前两部电影在后制阶段没出任何差错,就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所以第三部就放下防备之心,觉得搞艺术的人都应该对自己的工作带着热忱、自豪、责任感。原来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而且是经过了两次非常痛苦的经验才领悟到。至于我第二个逆境,下期专栏再告诉大家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庄米雪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