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僵唔够姜?

《僵尸家族》的小僵尸误闯民宅,还和孩子们打成一片成为挚友。(剧照/互联网)

(*唔够姜在粤语中意指不够厉害)

本周影评

如果说近年香港的年度关键词是“僵”的话,应不为过。

大家无须多做联想,我说的是这几年来僵尸片回暖的现象。

这大概可追溯到2013年麦浚龙所导的《僵尸》,除了成功邀得当年港产僵尸片的众演员如钱小豪、陈友、吴耀汉、钟发等参与演出向他们致敬外,在剧本创作上更借故事把僵尸的形成合理化,且有很动人的描述,加上整体风格统一的美术设计,让初执导演筒的麦浚龙凭此片获得各影展最佳新晋导演奖的提名。

《僵尸》也唤醒了香港观众对于曾经在1980年代中开始10年内在影视圈红极一时的僵尸片的关注。亚视在2014年起连续三年重播了旧作《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三个系列。这个剧集在1990年代末推出时便深受欢迎,接连拍了两个续集,时隔十多年后重播,同样获得观众热烈反响。

新一代的“僵尸”

去年,无线电视便首播了年度重头剧《僵》,说的是僵尸和不死人之间的杀戮故事。连开创僵尸片题材、即《僵尸先生》的导演刘观伟去年也复出,拍摄了向港产僵尸片和其主演林正英致敬的网络电影《天师归来》,里头结合了东方僵尸及西方吸血鬼的元素,并融入了现代科研和年轻人熟悉的话题如直播等。跟风一直是港产电影的一大弊病。当年僵尸片卖座,吸引大批跟风者,但是《僵尸先生》的主演林正英却努力开创新内容,例如他自导自演的《一眉道人》,正是将传统道术和西洋僵尸结合。因此,向林正英致敬,也是颂扬他求新求变的认真创作精神。

最近的《救僵清道夫》的女主角被刻画成吸了阳气后逐渐显现人性的僵尸,不但四肢不僵硬,而且从造型上设计她穿薄纱,外加导演不断特写她甜美柔嫩的脸蛋,更突现她像洋娃娃多过恐怖阴森的僵尸。电影添加了年轻人的玩意儿如悬浮板,又很巧妙地让她可以不用一直蹦跳。

电影作为织梦的产物,都是靠编导“自圆其说”的功力所成就的,只要能掰得有理,观众买账就行了。就像融入了喜剧、武打和民俗的《僵尸先生》,里头那些制服僵尸的方法如额头贴符咒、墨斗线、撒糯米、桃木剑、八卦镜等,都是编剧自民间道术辟邪除妖的手法中所延伸。

而添加“人性”的僵尸也不是没拍过的。《僵尸家族》里就有一家三口的僵尸,小僵尸误闯民宅,还和孩子们打成一片成为挚友,僵尸父母追寻小僵尸也拍出了温馨的亲情。但是,这些桥段却是依循僵尸“本性”发展出来的,显得合理动人。

“僵”僵尸躯体特性 

僵尸的本性是什么?就是“僵”嘛。由于他们的关节无法活动,所以设计他们的动作时,符合逻辑的便是双手伸直,双脚并拢一蹦一跳的。你试着全身僵直地弹跳,就知道那是多么考功夫。可以想象当年扮演僵尸的演员有多专业,因为很多时候,他们不仅得弹跳,还得兼顾武打动作。印象最深刻的要数《僵尸家族》那场在实验室里的对打戏,动作设计不但充满趣味性,也符合僵尸的躯体特性,堪称一绝。

其实,“僵尸清道夫”这个题材非常新颖有趣,相信若发展开来,视觉上应该很有潜质,不过预算可能会高些,对于制作公司来讲,或许风险则太大。

顺道一提,1980年代僵尸片盛行的时候,当年还未成名的王家卫和刘镇伟联手编剧的《猛鬼差馆》,就是一部时装版的警察僵尸大斗法的搞笑喜剧,里头还可见到当年还在当副导演的陈果客串一角。其票房还过千万港币,延续了僵尸片卖座的神话。

港产片的灵活和创意,各个部门的拼搏,演员和工作人员在片场磨炼后所修炼出来经得起考验的演技、技艺和身手,在很多作品中一览无遗,绝非投机取巧换回来的。它需要的是机会、时间和金钱的投入,在这个被颠覆乱了套的世界,或许会被认为是种奢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