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铭铧:谈本地电视收视的封锁

本专栏在两周前公布2016年首9个月旧收视计算法下,最高收视率的综艺节目是《大厨驾到》。资讯娱乐节目方面,因为资料缺乏,无法提供,不过如果有人猜测是独立公司制作超越新传媒制作,也很符合逻辑。

后来我跟相关人员索取到2016年后3个月新收视计算法下,综艺节目和资讯娱乐节目的各三甲,分别排名如下:

综艺节目:《客人来咯! 2》《四大名厨》《真的不一样》;

资讯娱乐节目:《游市集》《金星火星大不同2》《职场福尔摩斯》。

虽然计算法分新旧两种,但据了解,电视收视率一直往下滑落,有理由相信《大厨驾到》是全年冠军,尽管这不是正式的头衔。

往年我把综艺节目和资讯娱乐节目的收视人数放在同一天秤评比,去年,所谓资讯娱乐节目(其实就是独立公司制作)已经超越所谓综艺节目(即新传媒制作)。今年,记者手上缺乏资料,无法进行类似评比,但如果你说哇哇映画的《游》超越《客2》,我会相信,论素质和口碑,也是如此。

年初某一周,娱乐组做过新中港台日韩美的电视剧收视比较,只有新加坡的收视数据,因为新传媒拒绝提供,而缺乏完整的交代。有读者不解详情,过后来函问我是否媚外,所以对本地的情况草草了事。过去一直留意早报报道的读者,肯定不会这样猜测。我大概是唯一长期关注并有系统整理电视收视的本地记者。收集数据,加以分析,年年如是。容我再重申,今天的新闻,明天的史料,对待它的态度必须中正客观、公开透明。

年初为报道搜寻数据时,发现中港台日韩美的收视资料都可在网上轻易寻得,而且数据完整清楚,给任何关心有关地方节目和剧集的人随意参考。可见唯一例外就是新加坡,收视资料掌握者,比如一台独大的新传媒,却把它当成高度机密封锁起来。仿佛这样,媒体就不会知道收视下跌,就不会从下跌的数据中质询节目素质与观众口味之间有无差距,这不啻如同鸵鸟心态。

寻找观众口味落差原因

在国外,媒体面对激烈的竞争,从收视比较中试图寻找观众口味落差的原因,大方接受失败与挫折,自我鞭策与精进,反观本地,我们的电视台已经从正视收视下跌,沦落到不敢正视收视下跌,这种心态的转变,已经到了无可再低的新低点,令人汗颜啊!面对激烈竞争的外地电视人的压力会比本地电视人低吗?当然不会。那么两地电视台高层对于收视的处理所出现的差异,该归咎于什么?

向来,“新传媒制作”负责节目制作,“新传媒电视”负责制作以外事务,但今年,后者伸手进入剧本审查,引起故事人不快,认为是外行人干预内行工作,接着连收视都不提供给媒体,本来两者是平起平坐,可是在新传媒制作现领导下,前者现在已经万事配合后者,难怪行内人说,新传媒电视已经在权势上领导新传媒制作了。对本地节目制作水准来说,这究竟是福是祸,大家且拭目以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