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承尧:那头大象那张彩票

我们其实也牵过一头大象,握过一张失效彩票,对一些事物坚信不移,那甚至是推着我们向前的动力。但当我们明白一些追求只是一厢情愿,奋力一击仍无能为力,可能才开始学会坦然。

面对无可避免的崩坏,你是否有勇气去正视、拥抱?

本地导演陈敬音执导的《大笨象》,电影结尾男主角站在他一手设计、曾为他实现曼谷梦的荒废大楼,望着外头拥挤的城市,镜头从背后凝视他和妻子的背影,站在巨大城市的上方。

《大》是部公路电影。公路电影往往折射主角心灵救赎的道路,男主角牵着一头充满各式隐喻的大象,在人生谷底,纵使妻子不谅解,旁人投以异样眼光,他紧牵着那头如今笨重、格格不入的童年玩伴,开始一趟返乡之旅。

路上他遇到想做一棵树的流浪汉、放逐自己的人妖、世俗的和尚,有点像魔幻写实文学里的角色,台词诙谐值得玩味。最后在面目全非的老家,叔叔说了一句话:你离开老家那么多年没回来,现在才突然回来关心?

人在最失意时,往往想到家乡。

电影最后有个意料之外的转折,男主角才明白地理上和心灵上的家乡是永远回不去了。回到那个把他捧到天上又狠狠摔下的城市,他还是被包容的。

几年前奥斯卡入围电影“Nebraska”也是一部充满隐喻的公路电影。一名老爹深信手中的广告是张中奖彩票,儿子陪着他兜了一圈,最后换来一顶廉价帽子。不过旅途中儿子在老爸的家乡看到了他从没提起的过去,最后准备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给他。

到了终点,梦醒了

公路电影多是从一个浪漫的追求开始。到了终点,梦碎了也醒了。那条公路是常理以外的短暂放逐,电影语言下更多了超现实色彩。拉回现实,我们其实也牵过一头大象,握过一张失效彩票,对一些事物坚信不移,那甚至是推着我们向前的动力。

但当我们明白一些追求只是一厢情愿,奋力一击仍无能为力,可能才开始学会坦然。

只是面对无可避免的崩坏,也许是追求、青春、野心……你是否有勇气去正视、拥抱?

当然现实未必全然悲观。

一些朋友也曾在人生常规路走上一段寻找自己的道路。有一位工作几年后毅然辞掉稳定工作,到新西兰打工半年多,过后带了那座岛屿的一方净土在心中回到岛国;另一位则在事业蒸蒸日上时突然决定负笈英国,接着就干脆顺着那条路走下去。

之前和陈敬音做了短短的访问,当年她离开新加坡到韩国、泰国、纽约追逐电影梦。嘴上说是喜欢电影,但没说的可能是和现实赌一把的勇气。庆幸的是,她最后牵着那头被肯定的大笨象回到家乡。

我不知道未来我是否也会踏上自己的公路(就如许多小说里每个人必经历的修行),但至少得开始准备学习面对无常和失去,这是电影告诉我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