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时我影

本周影评

本周看了两部不怎么样的新电影,一是日本动画片《午睡公主》,一是翻拍的《神鬼传奇》(The Mummy)。前一部挥洒正能量与亲情,活泼可爱;后一部则充满邪恶与腐朽,色调暗沉;初略一看,两者似乎属于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然而,它们其实都是同一个世界的产物。所谓同一个世界,指的是我们当前所处的2010年代的地球。

《午》的主角是跨越现实与梦境的“小公主”,勇敢、单纯而乐观地粉碎了企业阴谋;《神》必须打倒的中心人物,则是被权力欲及嫉恨熏毒内心,采取极端手段夺其所欲的埃及公主。两个都是公主,根据各自的境况各自探究女性自主意志的可能性,力求掌握人生;尽管面貌迥异,却可以说都是现代妇女主体性的发挥。

很凑巧,我在电影院观看上述两部电影时,两次都接触到英康保险结合蔡健雅歌唱的叙述性广告,着力表现社会看待女性的眼光如何有别于往昔——其结语为:“时代不同了,保险也应当与时俱进”。任何人只要善于接收及解读天地宇宙随处抛出的各种信息或线索,像《午》的女主角一步步破译梦境那样,自然会了解这些终究不是巧合,而是规律,是由内至外展现出来的宏观态势。(眼下还在放映的《神奇女侠》(Wonder Woman)女权色彩更是鲜明,就不必说了。)

恐怖袭击的伤痕

总之,电影总是带着时代的烙印,躲也躲不了。面向观众的银幕,同时也是直接或间接捕捉世界的镜头。我们所接收到的,不只是导演、编剧或演员的受想行识,当中往往也隐含着时代本身的洪亮回响。

以《午》为例,剧中重点探讨了无人驾驶汽车技术的完善化,以及思想守旧者对它的抗拒(和最终接受);当中还蜻蜓点水般刻画了两父女在日常生活中,如何沦落到面对面无话可说,只能靠手机短讯沟通。我们看到什么?不就是今时今日科技便利对于人之存在状况的冲击吗?

《神》之作为时代的镜子,则更是叫人不寒而栗了。一开场,剧中就有叛乱分子在伊拉克的沙漠小镇乱枪扫射古代石像,继而与美军交战,还谈到趁乱窃取文物到黑市出售——虽未明言,整个事件当然是在指涉ISIS对待考古遗迹的恶劣行径。

接下来,从中东搬运过来的妖魔公主复活,带着中东人的脸孔走在伦敦的街上,发动魔法大肆破坏,搞得民众惊慌走避——这不正是近年来英国屡遭恐怖分子袭击的曲笔写照吗?甚至剧中从中东回国的古代十字军集体复活,顶着鬼头鬼脸协助公主杀人作恶,我们都可以看成一种譬喻,暗指潜入外国(或者在地自我激进化),不为人所疑而突然发难的恐怖分子。

1999年原版的The Mummy(原译《盗墓迷城》)本来还溢满“阿拉伯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式近代冒险家的浪漫情调,到了今年翻拍的《神》,却几乎全是讲“自我沦丧”的冥暗悲喜剧,划出2010年代环球恐怖袭击下的一道伤痕。《神》据说是环球影业开创“黑暗宇宙”(Dark Universe)系列的第一部,往下推出的作品想必将继续以奇诡的幻想,吸纳及反映世界当前的黑暗实情。

时时合时

翻拍电影,可以是一种可耻的怠惰,所背负的原罪为创意的枯竭或者对过往盈利佳绩的贪慕。但它也可以有正面意义,是世界迅速演变之下的必然,因为一代代逐光老去的观众需要保持与过往经典的联系,而经典又可借助重生更新当下的合时性。自有电影以来,每个时代都需要有属于它自己的电影;即使老片隔个十几二十年投胎还魂,恐怕也难以违背这个原则。

百年来,各类电影浩瀚如海。如果拿一部不熟悉的老片来细细品赏,辨识当中的时代信息,通过对照历史来“考证”片子的具体制作年代,应该会别有一番情趣。不过,我想,很多时候只会惊觉新问题、新想法根本也没这么新,而老东西也一直都在换汤换药地“历久弥新”。谁叫我们人类总是重蹈覆辙,学也学不乖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