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导演齐柏林坠机身亡 何国杰:他更像朋友

前日坠机身亡的台湾导演齐柏林(52岁),三年前曾三度来新,与本地多名媒体人建立起深厚交情。

齐柏林来新时 两人每天碰面

新加坡音乐人何国杰(Ricky Ho)刚飞到台北见完齐柏林,商谈在《看见台湾2》的合作,谁料齐柏林开拍《看2》第二天便遭遇意外,让何国杰接受联合早报电访时仍处在震惊状态。何国杰说,他会留在台北,希望能参加告别式后才回他常驻的上海。

20170612_showbiz_qibolin2_Large.jpg
齐柏林(右三)本月8日为《看见台湾Ⅱ》举办开镜记者会,导演吴念真(左三)出席力挺。(取自大纪元/阿布提供)

何国杰为《看见台湾》配乐,并凭此片在休斯敦国际电影节获颁最佳配乐金奖。他说,当初齐柏林通过台湾导演魏德圣的引荐,问他是否愿意为《看见台湾》配乐,他于是飞到台北看片花,被感动而答应。他说齐柏林是个很温暖的人,两人因合作变成了朋友,“柏林对我来说不像个导演,所以我会愿意帮他做更多。”

齐柏林2014年6月来新参与文化讲座“无界限讲堂”第二季“大梦无敌——我们缔造了历史”时,何国杰也在,两人几乎每天都碰面,何国杰说齐柏林很爱吃,他带他去小贩中心、食阁等富本地特色的地方,让他品尝许多新加坡风味美食,连榴梿也试了。

齐柏林当时对联合早报说,何国杰本来没有意愿为纪录片做音乐,不过当他看到了《看》的片花后,告诉他说他充满了创作能量,叫他赶快把电影剪出来。他觉得何国杰的配乐为影片加了不少分,纪录片没有演员、故事,须靠好音乐引领观众进入电影情绪,何国杰百分百做到了他的要求。 

林安娜:齐柏林为人谦和真诚

20170612_showbiz_qibolin1_Large.jpg
齐柏林(左)2014年6月来新参与文化讲座“无界限讲堂”时,UFM100.3DJ林安娜曾访问他。(林安娜面簿图)

本地广告创意公司10AM 2014年主办的“无界限讲堂”,请到齐柏林与另一台湾导演魏德圣参与,活动由UFM100.3DJ林安娜担任主持,她过后也访问过他。林安娜眼中的齐柏林是个有内涵、有才华的导演,为人谦和真诚、专业尽责,她在面簿说:“每次看到有才华、心地好的人突然走了,就觉得太不公平,对齐柏林的离开,真的很惋惜。”

电影发烧友、也是新加坡电影协会委员的李富楠当年率先把《看见台湾》引进本地,先在第二届新加坡华语电影节放映,获得热烈回响,四场戏票全部抢购一空之后,他也成了电影的本地代理人,过后安排影片在本地公映。他初看《看》深受感动,接触后觉得齐柏林是个心胸宽大、贴心又热情的人,两人一直保持联络,早前他家里有事,齐柏林也主动关心慰问。前阵子他到台湾,齐柏林搬公司,还邀请他去参观,听到齐的死讯非常难过。

此外,齐柏林本月8日刚为《看见台湾Ⅱ》开镜记者会,台湾导演吴念真接受台媒访问时说,齐柏林9日还打电话给他,谢谢他参加记者会,“他跟我讲记者会他很紧张,我要他工作就继续加油,其他资金的事情再说。”齐柏林还笑说,“好啊好啊”,还说好拍摄到一个阶段再找吴念真帮忙看一下,没想到却无法看到最后拍摄成果。

辞去公务员职拍纪录片 齐柏林内心纠结一整年

原本在交通部国道新建工程局任空中摄影师的齐柏林,他三年前来新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他要辞去做了23年的公务员工作拍纪录片时,内心纠结了一整年,每晚都想为了追逐梦想,隔天就递辞呈,但第二天醒来,他看到一家大小经济担子在肩膀上,又退缩了,就这样犹豫不决了一年,他当时非常讨厌自己这种犹豫不决的个性。

让他下定决心的,是“台湾也有很多漂亮地方,但我们不珍惜,会去破坏它,这情况没有因为文明和进步而减少,反而越来越多。我就忍不住,很想把看见的让大家知道。我其实是疼惜这片土地,不忍心它受到伤害。”

《看见台湾》以空拍方式俯瞰台湾各处地景,除了拍到宝岛美景也拍到了许多环境遭破坏的画面,记录着台湾的美丽与哀愁。电影在台湾上映后,叫好又叫座,成为台湾史上最卖座纪录片,并获得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这部电影也引爆舆论龙卷风,迫使台湾政府采取措施解决环境问题。他回答:“我觉得电影除了让人民获得环境保护的信息之外,也给了政府很大助力。台湾是个讲人情的地方,有些东西明明不符合法律,有些人就假装没看见或不处理它。《看》让很多人看到问题的存在,不能姑息它们,政府处理环境问题时就有很多后盾。”

曾透露自己有惧高症

 

20170612_showbiz_qibolin3_Large.jpg
齐柏林以空拍方式俯瞰台湾各处地景,记录台湾的美丽与哀愁。(《看见台湾》拍摄花絮)

他也透露自己有惧高症,平时连云霄飞车都不敢搭,但为了纪录片上到高空,“当你很认真地拍片,专注在工作上面,你的注意力会被转移,会忘记恐惧。直升机飞行其实起起伏伏,你说没有恐惧是骗人的,我们只是假装很勇敢,哈哈……有时候,我当场就吓得半死,但为了拍摄最棒的影像,你一定要咬牙撑下去。有时降落后,我会想我这样卖力是为什么,不过当我看到所拍到的美丽影像时,又会忘记恐惧,再次飞行。”

为拍摄《看》,齐柏林无法领到还差两年就可拿到的退休金,他还抵押了房子,当时念高三的儿子也曾对他说,很担心自己的大学学费没有着落,不过他说,儿子很争气,后来考进学费比较便宜的公立学校——台湾大学。而《看》因为票房超过800万新元,他也有钱赎回房子。

惊讶于新加坡的不环保

他还说,在新加坡,很惊讶发现大家在用不环保的餐具,他还跟记者了解新加坡的垃圾回收与处理,并说:“要给予时间,应该慢慢会改善。”

《看见台湾》把台湾环境问题陈述出来,他指出这也是世界环境问题的缩影,环境问题没有国界,他还想做更大的梦,就是记录台湾周边国家的一些环境问题。

齐柏林对脚下日益遭破坏土地的关爱,也引起本地多名专栏作家如刘培芳、黄宏墨等,纷纷在专栏予以赞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齐柏林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