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女侠》有新意却不创新

本周影评

“神奇女侠”(Wonder Woman)是我童年的美好回忆。那时有个每周播放的卡通片剧集,里头聚集了DC漫画的几个超级英雄,包括神奇女侠。

当然,当年年纪小,完全没所谓女权主义、平权意识的概念,只知道这几个人物是好人,每周都会把坏人打个落花流水。潜移默化的教化下,当时我们这些孩子都希望当好人,而坏蛋,当然就是邻里那些我们看不顺眼的“坏”小孩。

女权抬头的各类论调

最近推出了电影《神奇女侠》,据报道,很多小孩受到了感召,希望成为像神奇女侠一样的正义英雄,比平时合作听话许多。成人观众间,则因为神奇女侠终于在大银幕上亮相,加入超级英雄电影系列的阵容,而总结出女权抬头的各类论调。

观众的兴奋不是没有理由的。饰演神奇女侠戴安娜的Gal Gadot(盖儿加朵),具备慑人的银幕魅力,成功演绎了不食人间烟火的正义之士。在目睹了一战前线的生灵涂炭后,在别人反对下却二话不说,冲进三不管地带。那一刻,成就了神奇女侠英雄的地位,因为,她毫不犹豫地披坚执锐,不是因为知道自己有什么三头六臂的超能力,而是在当下,她只想着帮助那些流离失所的难民。

“神奇女侠”漫画在1940年代登场的时候,其美国出版商的主要目的并非为女权主义背书。在1930年代末烽火连天的岁月里,当年的孩子们为“超人”和“蝙蝠侠”漫画所着迷,卫道之士认为,在这非常时刻,怎么可以纵容鼓吹暴力的东西,于是掀起了禁售漫画的讨伐声浪。出版商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决定出版以女超级英雄为主角的漫画书,因为心理学家顾问说:“暴力依旧可以存在,但是读者在看见女主角受难时,是希望她能获得解救,而不是想看到她受折磨的。”

“神奇女侠”漫画推出之际,是标榜以女权打倒法西斯主义,并且为女性争取平权待遇,但漫画的内容却不是一直严守这个初衷。在1960年代末的漫画中,神奇女侠曾经放弃了超能力和身份,为的就是和爱人史蒂夫在一起,并且希望他会向她求婚。就连以除暴安良为己任的女侠也必须为爱情舍弃使命,应该是反映了当时时代的风气。

电影情节的处理,也同漫画一样,对于何谓平权,持有模棱两可的态度。

美人换成“猛男” 史蒂夫

以超级英雄电影而论,英雄身边永远有个红颜知己,不单只为提供英雄救美的机会,也让片子在动作场面以外有些感情戏份。因此,这个“美人”角色永远只是个辅助性的人物。在《神奇女侠》 里,“美人”换了里斯派恩饰演的“猛男”史蒂夫。

编导把电影近乎一半的戏份用来塑造这个“猛男”英勇、可爱的形象,还赋予他一份既正义又诱人的职业:间谍。入世未深的戴安娜还得靠他引路,包括带她第一次吃雪糕!他也是个选择与弱者站在同一阵线的人,找来的帮手,以正常眼光看,都是些残兵,他却看见他们的优点。

编导在塑造史蒂夫这方面是相当成功的,史蒂夫大义凛然的形象,倒是和同样正气凛然的神奇女侠很匹配。在《超人》和《蜘蛛侠》电影里的女主角,却永远得不到同等的待遇,成为超级英雄身边独当一面的人物。

体现男女平起平坐的理念

话说回来,人类经几千年的社会化,在基因里似乎已经有男尊女卑的印记了。女性是否可以接受弱不禁风、经常需要被解救的男人在身边呢?如果史蒂夫是个窝囊废,不但戴安娜不会对他感兴趣,观众也不会买账的。编导不过是顺理成章而已。

若独立来看《神奇女侠》,编导这个处理手法,正好体现了男女平起平坐的理念。最后,神奇女侠和史蒂夫携手为正义而战,戴安娜从史蒂夫的牺牲和爱当中升华,完成了除掉宿敌的夙愿。

而编导以慢动作处理神奇女侠的打斗场面,充分展现了她赤手空拳的能量和身手,比很多其他超级英雄电影用特效堆积起来的场面要来得有气势多了。她也有任性的时候,当她认为该行动时,连史蒂夫也无法阻止她。

总之,《神奇女侠》绝非破格之作,却绝对有可看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