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白石的凝视

《伊斯坦布尔的猫》的导演Ceyda Torun。(Termite Films图)

本周影评

《伊斯坦布尔的猫》在重点追踪七只社区猫的生活之同时,还让我们看到了猫猫作为个别生命体的个性舒展及各显气度。

朋友们,当你们在街边或组屋楼下偶遇悠悠徘徊、毛茸茸的社区猫(别再把它们称为“流浪猫”或“野猫”啦!)时,会想到什么?

肮脏?细菌病毒?可厌的纠缠求索和想象中的攻击性?

在法国名诗人波德莱尔眼中,它们却是“科学与感性之友”,“在沉思中气度高贵/像孤寂沙漠里宏伟的人面狮身像/仿佛迷失在无尽的幻梦中”;“其浅淡眼珠的火焰/是明灯,是活生生的蛋白石/凝定地打量着我”。

我所看到的,更多的则是被无良宠物主狠心抛弃的家猫,等同于一个个每天没有饮食、医药及安全保障,每晚卷起身来睡停车场,无家可归的街头游民。

土耳其籍导演Ceyda Torun(洁伊达多朗)的《伊斯坦布尔的猫》(Kedi)正是一部聚焦于这些“街头游民”的纪录片。它开展了土耳其古都较少人注意的一面,让我们惊艳于伊斯坦布尔遍地社区猫的点点滴滴。

不只是可爱

现有的数据显示:猫猫的视频和图像是互联网上观看次数最多的内容之一。喵星人可说是早已征服地球,像《伊》这样的电影面世并且在国际上广获好评,只是迟早问题而已。然而,《伊》之难得,在于它不停留在单单表现“猫猫有多可爱”的层次。

伊斯坦布尔作为连接东西方的繁荣港市,长久以来接纳了随着各地船只到来的家猫品种,造就了市内猫群极其多元化的美姿媚态,且不必说;《伊》在重点追踪七只社区猫的生活之同时,还让我们看到了猫猫作为个别生命体的个性舒展及各显气度。在与我们都市生活交织而经常不为我们所看到的猫类“平行世界”里,有充满自信地面对人类,为孩子采集食物的勤奋母猫;有唬得老公丝毫不敢行差踏错的悍妻猫;有自动自发照顾一窝无助小猫,充当无奶猫妈妈的善良公猫;有到人类家中自来自去,自有特定习性,绝不妥协而一心捍卫地盘的小骄傲;有绝不踏入高级餐馆内部,只坐在外头扒玻璃索食的懂事猫等等。观众岂能不体会到社区猫实在也都是跟我们同样努力生存于此世间的众生?它们同样有自己的想法和好恶悲喜,有所选择有所坚持——睡冰冷的混凝土,吃发臭的厨余,并不表示它们喜欢,或者生来本应如此。

除此之外,我们还看到猫猫与市民之间可喜的互动。一段段的现实小故事里,充满了仁爱善良(包括愿意多走一步,做一点个人牺牲,行人所不愿行不敢行的仁爱善良),以及猫猫给一些普通人带来的些许快乐、慰藉和心灵治愈。想到几年前我们报章上提到本地一面跟着老师郊游,嘴里一面嘀咕“I hate all animals”(“我憎恶所有动物”)的小孩,至此真的是无限惋惜!

爱的伤害

《伊》到后面感觉有点冗,要讲的东西有些重复,但总体而言,瑕不掩瑜。片子前阵子在昔日的黄金戏院、今日的Projector放映时,现场还举行了一次招人领养弃猫的活动,善莫大焉。它印证了我一个坚定的信念:有时候电影最大的价值不在于片子本身,而在于我们能够借助它成就什么样的善举或正面效应。(仅能娱乐,或者远离红尘而独造美学高峰的电影,未免太可悲!)

既洁癖又冷感的新加坡社会,并非没有爱猫人士,但市民有时还缺乏一点知识和同理心,反而因“爱”而带来伤害。君不见有多少喂猫安娣还没学会负责任的喂食方式,损害了公共环境的清洁而导致人们怪罪猫猫?有多少人还在懵懵懂懂地把不恰当的、甚至是有损健康的食物留给楼下的猫猫,或者疏于兼顾它们的食水?有多少路过的小孩只看到猫猫的可爱,不顾它的感受,径自冲着它歇斯底里地喵喵叫,甚至干脆“哗”一声加以吓唬?试问天底下有什么样的流浪汉活该承受这样的施舍和欺负?

我期待继《伊》之后,不久的将来会有另一部更深入探讨的电影,揭示社区猫需要什么样的尊重爱护与正确对待。毕竟,社会如何对待动物,间接反映出它如何对待弱势社群。在猫睛蛋白石的凝视之中,集体精神本质的表现很直观,再怎样文过饰非都是枉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