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琴:妈妈的味道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是的,我都长年纪嫁人了,还总是爱跑回娘家吃饭。因为只要一通电话,不管是什么时候,跟妈妈说一声我饿了,她总能弄点什么给我吃。虽然家里并不富裕,爸爸是电器工人,妈妈是全职家庭主妇,生了我们五个孩子,但是我们从小到大都没饿过肚子,也极少在外面吃,一天三餐都是妈妈做的。

不管是白粥配几样小菜:甘望鱼(统称鱼饭,不是饭)、贡菜、咸蛋、腐乳,还是简单的咸菜肉丝、姜丝炒鸡块、菜圃蛋、苋菜炒鱼饼、长豆焖鱼,到特别日子才吃得到的卤猪蹄、卤鸭、砂锅焖刺壳鱼(不去鱼鳞的)等等。妈妈的拿手好菜没法一一列举,可道道菜都锁住了我们的胃。哥哥和我,婚后厨房里的盐糖醋麻油酱油等,用的都是和妈妈选购的同一个牌子。是的,我们都希望做出来的菜,有妈妈的味道!

受宠若惊的好料

当过空姐的我,有机会世界各地到处去,尝过很多不同风味的料理。身为主持人的我,更是通过节目制作结识不少名厨,尝尽各种佳肴。也正因为我是所谓的“名人”,朋友请吃饭时点的都是好料。记得有一回飞北京,友人请我到家里做客,他的父母听他说我是新加坡的明星,竟然大费周章,满桌的新鲜海产:鲍鱼、贻贝、海螺、象拔蚌、青柳蛤、螃蟹、虾,全是托人不知道从哪里第一时间运过来的,就在餐桌隔壁的小厨房,当下为我烹煮。我真是受宠若——惊!都是昂贵的食材啊!问题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除了螃蟹和虾,其他那些,我不敢吃(因为少吃,吃不惯,也不爱吃)!当然,这是不能说的秘密!长辈们盛情款款,诚意满满,我怎么开得了口呢?又不是毒药,就当做节目,脸带微笑吞下它吧,我这样告诉自己。

以“探险精神”尝鲜

年幼吃过的东西,加上自己的喜爱,接触过的食材和接受的程度,个人的口味应该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那么,美味是什么呢?老外有句话说:one man's meat is another man's poison。嗯,有很多这样的经历,像带团旅行或是在国外工作,一来到用餐时间总会听到各种“心声”。“这个怎么可以这么煮呢?”“这味道太吓人了!”“这什么东西啊,真难吃!”哦,还有更狠的:“这是人吃的吗?”

世界各地的饮食文化和习惯大不同,一道道端上桌的料理,可说是用心烹调,热情推荐的,是否应该放松心情把心放宽,再带些“探险精神”,心存感激尝尝呢?很多时候,我们吃不下去的东西,却可能是把人家养大的浓情家乡味,无须吃不惯还硬说好吃,但是断然拒绝似乎有点伤人,破口一句“不好吃”也实在有欠公平。

我们录制过一个节目,就是把之前拜访过的村民请到新加坡来。除了带他们四处逛逛,当然少不了请他们品尝我们觉得最好最有特色的地道美食。辣椒螃蟹大多数人爱吃,可是对于没吃过海鲜的村民来说,除了辣可以接受,螃蟹甚至就连肥美多汁的鲍鱼都“很腥”!榴梿,更不用说了。往往我们觉得最好的,对别人来说却并非如此。

食物不只能满足味觉,还能把我们带回某个时光,可以是童年、青春期、初恋。我发现当我在社交媒体上载“家常菜”(即妈妈烧的菜)的图片时,往往点击率是最高的。我的年代的孩子们大多是妈妈带大的,所以对妈妈的味道有着独特的情怀,即使妈妈的料理不可能达到米其林星级,但是妈妈的味道,是让离乡游子们思念的味道,是唯有妈妈才能烹制的幸福味道!

(笔者按:一直要求以繁体书写我的名字,因为“鐘琴”是我当歌手时,唱片公司给我算了笔划取的艺名,所以我的“鐘”,写法是“金”加“童”。虽然很多人叫我钟小姐,但其实我姓黄,洋名Kym N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鐘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