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瑱玲:好啦,羡慕我

我的整个行程,除了采访和写稿,就是一直在拟问题,交问题,感觉像个“问题机器”。所以,有什么好羡慕的呢?

前阵子到台北和首尔访问了几位韩星,回来后,有同事以羡慕又嫉妒的眼神看着我,说:“你去访问孔刘和朴海镇?!我喜欢他们!”几天后,另一个同事跟我说,他和朋友聚会,他朋友说很羡慕我一直在访问韩星,看帅哥。

我跟同事说,不要羡慕我,因为我为了这些访问受了多少气,你们没看到,浪费了多少时间和精神,你们也不知道。听我吐完苦水之后,同事对我的“遭遇”有些惊讶,也觉得真的不用羡慕我。

孔刘专访泡汤

到台北访问孔刘,邀请方说要为新加坡媒体争取专访机会,但必须先提交问题,于是我拟了15道问题交上,结果所有的专访都给了台湾媒体。其实这个结果是我事先就料到的,因为既然是台湾主办方请孔刘过去,当然是照顾自家人,把访问机会给当地媒体,这很合情合理。但既然邀请方说有机会,我当然还是要搏一搏。

孔刘的工作结束后,从台北直飞首尔,抵达后直奔一个场馆访问歌手Eric Nam。我在上机前大约12点,吃了午餐,抵达首尔后根本没时间再吃东西,而访问时间是晚上7点多,我快饿昏了,但还是打起精神完成了30分钟的专访。庆幸Eric Nam很活泼健谈,我们有说有笑,让我暂时忘了饿的感觉。访问结束后回到酒店,已经9点多,就和同行“狠狠地”吃了一顿炸鸡啤酒。

访问对象一换再换

其实出发前往台北和首尔之前,邀请方列出了几位受访者,其中有电影大咖,我自是非常期待,也做了许多功课,准备了四位艺人的访问问题。结果,因为各种理由,没有一个访问做成。

朴海镇和同片演员的访问,是出发到台北的前一天才敲定,临时要我提交问题。把问题交上后,又说其中一名演员无法受访,换成女主角的访问,于是我又得拟出女主角的问题交上。到了台北,正为孔刘的访问忙碌,对方竟然要求把朴海镇等人的问题都翻译成中文(访问韩星一直都以英文提交问题),我几乎没有时间喘口气。

到了韩国,除了朴海镇的访问是先前敲定的,其他都是临时安排的,所以我赶完朴海镇的稿子后,就忙着找其他受访者的资料和拟问题。

我的整个行程,除了采访和写稿,就是一直在拟问题,交问题,感觉像个“问题机器”。所以,有什么好羡慕的呢?

好啦,我承认,过去半年真的看了不少帅欧巴,算是工作上很不错的调剂品,毕竟看帅哥心情自然好,而且有些不只帅,还有内涵,整个印象大加分。所以,好啦,就继续羡慕我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韩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