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丽梅:将心比心

自从“她”来到我家,我如释重负,轻松很多,压力少了许多。我说的是我来自缅甸的帮佣Ra。

先说说我聘请帮佣的过程吧,几经坎坷和波折,哈哈哈。话说一直以来,我老爸都很反对请帮佣,原因是他不喜欢家里多了一个陌生人。能成功请帮佣,真的得感谢堂姐、二叔和文鸿不时给我的心理建设。

老妈跌倒,老爸点头请人

三年前,老妈轻度中风,老爸高龄又重听,因为不放心,我每天都会亲自打包午餐、晚餐给他们。但从大巴窑开车回裕廊,给他们买午餐后,再赶回公司,坦白说日复一日,身为看护者的我,开始难以负荷。尤其回到家里,我还得从事打扫、收拾等家务。从那时开始,我非常渴望能请帮佣来协助,可是固执的老爸,依旧认为84岁的他,可以胜任照顾家里和老妈。

直到有一天,老妈意外在家里跌倒,我刚好外出,身材瘦削的老爸,无论怎样尝试,都无法扶起跌坐在地的老妈,方才意识到家里有个帮手的重要性。那年过年时,堂姐和二叔也尝试帮我劝服老爸,终于促使老爸点头允许我聘请女佣。

每晚为她补习中文

Ra来到我家后,坦白说,一开始并不顺遂,因为我发现她的英语并不如履历上说的那么灵光,根本无法和我们沟通。第一天,老爸就说不要她,叫我换个印度尼西亚来的帮佣,至少爸妈能用马来语沟通。

我陷入两难,最后决定观察她一个星期再说。就这样,我们每天几乎都靠画图沟通。直到有一天,我无意间听到Ra说了一句字正腔圆的“不知道”,追问后才知道原来她曾经到中国工作,略懂中文。从那天起,在她表态想学好中文后,我每晚都拨出一小时为她补习中文,还给她一本听众送的《缅甸人学华语》书籍让她学习。

其实Ra和我们并不是一开始就契合的,电台听众对我的帮佣Ra应该不陌生,因为我不时在社交媒体上提到她,有些听众说是因为我人好,也有人说是我的幸运,但我并不十分认同这两种说法,因为我觉得帮佣和雇主能建立良好关系,和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一样,首先大家要愿意沟通,愿意“将心比心”。

重视沟通,凡事坦白

我是很重视沟通的人,常会和Ra聊天,跟她表达我的想法。我希望她凡事坦白,有什么需要要直说,不要鬼祟或隐藏心事。我最常跟她说的就是,既然来新加坡工作就要开心,否则就会度日如年,前提是她要懂得尊重我,我也会同等尊重她。

有一天晚上,Ra突然问:“Mom,我可以有Facebook 吗?”坦白说我有挣扎,想准许她,但又怕她会迷上,偷上网不工作。可是我要求她凡事开诚布公,她既然尊重问我,我是不是应该相信她?我把自己的顾虑告诉她,同时说明让她有面簿的原因,是不希望若干年后,她回到缅甸时,连面簿是什么都不知道,最终我给她开了面簿账户,但约法三章,她若滥用,我就会罚她停止上网。就这样,我们凡事将心比心,和睦到今天。

有时我在想,如果我是她,须要离乡背井到另一个国度工作,从事卑微辛苦的工作,生活操控在雇主手上,对方待自己是好是坏,全然是个未知数,那会是什么样的心情感受?所以我始终坚信,只要待她如家人,她若有“正确”的品格心态,一定也能将心比心,明白雇主的隐忧。只要彼此将心比心,一定能建立和拥有好的雇佣关系。

(作者为UFM100.3 DJ)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帮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