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亮:牙痛

对于从未遇过牙痛的人,我只有四个字:何其幸哉!

连续三周牙痛,起因可谓咎由自取。早期蛀牙补的地方脱落,如果及时补上,本来可以免此一劫,无奈一想到牙医诊所那近乎装修房屋的电钻声(当然这完全是心理感受),便心生怯意,尤其初始是阵痛,不发作时,就懒着,躲着,心怀侥幸,总盼着多漱漱口可以自愈。终于牙神经发炎,止痛药无济于事,头痛欲裂,折腾一宿难以入眠,天亮后乖乖托着腮帮求医。

小洞不补,大洞吃苦

或许是大牙的原因,神经线复杂,又或许因为拖延了时日,其内病菌异常顽固,总之原本简单的一次根管治疗,却无法彻底解决问题,回家后牙痛继续,而且到了次日竟有越演越烈之势,后来甚至牙龈肿了起来,食不知味,夜不能寐。三日后再度求医。

“小洞不补,大洞吃苦”的道理,就不多说,倒是牙痛期间一些感受,不妨罗列一二。

牙痛开始往往不是连续性的,一般上假如不去刺激它,甚至很长时间相安无事。外部刺激,过冷过热尚可避免,唯一麻烦的是进食。只用一边咀嚼,其实是一厢情愿,根本不可能完全回避有病灶的一边,咬肌一动,牵扯神经,几分钟后,虽不说痛不欲生,至少对于进食这个决定后悔不迭。然而连着两餐汤粥之后,又会心有不甘,尝试干粮,谁知一口鸡肉还未咽下,疼痛复至,于是赶紧弃肉喝汤。如此往复来回,非但没有解馋,甚至最后食欲全无,只有饿着肚子喝白水了。

生活中做事也一样吧,遇到问题如果不求根本,只寻捷径,终究于事无补,甚至会越来越糟。因为饥饿还是牙痛根本不应该成为选项,彻底根治牙病才是唯一答案。

绕不过去,透不过气

牙痛期间照样须要主持直播《狮城有约》,有趣的是,哪怕开播前还在痛,时间到,节目一开始,马上感觉不到难受了,到现在我都不清楚是真不痛了呢,还是来不及去感受那个痛。因为注意力分散了,而且直播现场的注意力投射需要百分百的集中,原来一旦集中并转移注意力,就可以暂时摆脱痛苦。

英国作家埃拉的《小说药丸》书中对于牙痛开的处方,就是小说《安娜·卡列尼娜》,当渥伦斯基出现“剧烈的牙痛”时,忽然想到:安娜的身体鲜血淋漓,松垮垂软,头往后仰,发丝垂落,睁着眼睛凝然不动,吓人之极,而嘴巴仿佛还吐着他俩争执时她说过的话:她会让他后悔的。一股灼烧的心灵之痛取代了肉体之苦,牙痛烟消云散了。

假如遇到难题,绕不过去,烦恼压力让人透不过气时,不妨将注意力换个地方,可以悠闲娱乐,也可以是另一桩严肃但不难完成的“正经事”,如此喘息片刻,或许就能重聚力量,回过头来再去应对当前的困难。

走笔至此,忽然想到鲁迅先生也是“牙痛党”一员,且半生受其累。49岁就拔光了全部牙齿,成为“无齿之徒”。牙痛时想到这,似乎痛感又减轻了些,此谓精神胜利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郭亮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