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瑱玲:与粉丝的微妙关系

那天来到办公室,看到桌上有一个信封,背面写着寄信人的名字,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打开信封,是韩国歌手黄致列的新专辑,上面有一张贴纸留言,字体非常端正,用英语写着:谢谢你过去对黄致列的报道,希望你会喜欢这张专辑的歌曲。

原来是黄致列的新加坡粉丝后援会代表E寄来的。唱片公司现在都已经不送CD给记者,都是提供一个网站衔接,要记者上网下载歌手的新歌,而我竟然收到歌迷寄来的CD,真的很难得,也感激粉丝的这份心意。

如好久不见的老朋友

记者都会在报道附上自己的电邮,欢迎读者针对报道给予反馈。当娱乐记者这么多年,我收到许多读者的反馈,跟一些读者也保持着很微妙的关系:我们互不相识,但透过他们的来信,我感受到一丝丝的温暖和鼓励,会觉得当记者的这条路上,有一群人在默默地支持着。

最近在专栏写了一篇《那些年,我自己追的伍思凯》,之后收到小伍迷W的电邮。W问我还记得她吗?我当然记得,之前我在另一份报章当记者时,只要写了小伍的报道,都会收到W的来信,说很喜欢读我的报道。这一次W也跟我说,她和许多的小伍迷“LOVE your column article”,感谢我说出所有小伍迷的心声。我一边读着W的来信,一边微笑,没想到我调了部门,W仍在留意我的报道,再次收到她的来信,有一种老朋友好久不见的亲切感。

至于黄致列,其实我只写过三篇他的报道,而粉丝的一句“谢谢”和一张CD,代表了他们的对报道的重视,让我的心暖呼呼的。

贴心粉丝让人受宠若惊

李准基的粉丝也很有心。之前李准基来新,我做了几篇报道,也跟他的粉丝会取得联系。后来我到机场采访李准基抵新的场面,粉丝会约我见面,送上一份礼包。这份礼包是她们为李准基的随行团队准备的,是一些本地零食和饮料,也特地为我准备了一份,好贴心。

最让我惊讶的是,李准基的粉丝会将所有的媒体报道放在粉丝会面簿分享,还会将中文媒体的报道全文翻译成英文,让非华族粉丝也能阅读。我的封面专访3000多字,她们真的逐句翻译,这份用心让我鼓掌。我和摄影同事还收到一个粉丝寄来的礼物,她将同事拍的李准基美照打印了放进相框,送给我的贴上“最佳报道”,送给摄影同事的贴上“最佳摄影”,我们受宠若惊。

护主心切的粉丝

与粉丝的互动,也有让我翻白眼的。有些歌迷不满我批评他们偶像的专辑或演出,来信抗议,愤怒的句子简直就是在“破口大骂”。歌迷护主心切我能理解,但歌迷的修养也由此可见。

有一次我写一个女歌手在演唱会上高音飙不上去,还上气不接下气,那可是全场3000多人都听见的,歌迷竟然质问我有什么资格做这样的评论,问我“你有开过演唱会吗?”按照这个歌迷的逻辑,很多娱乐记者都不能写影评、乐评、演唱会观后感,因为我们都没有拍过电影,没有发过专辑,没有开过演唱会。

也有相当理智的歌迷。2010年,五月天在国家体育场开唱,我看到了他们的疲累,在专栏写了一篇《五月天,好好休息吧》,心想一定有不少歌迷抗议,却意外地收到好多赞同我的看法的留言。

我喜欢与歌迷的这些有趣互动,不管是赞我还是骂我,都为我的工作增添了许多乐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黄致列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