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道德风向标?

本周影评

我们到底相信什么?这世界是否黑白分明?还是有钱有权说了算?电影告诉我们,我们的道德底线在哪里;创作者也借由作品,宣誓着主权,贩卖着他们的道德观。我们对某部电影的喜好,不单只是反映了我们的审美趣味,当然也和道德观脱离不了关系。黑泽明导演的《罗生门》中对同一事件的多角度诠释,正体现了银幕上下的这层观影关系。

道德观随女性不同角色改变

有心理学家认为,女人的道德观是建立在“关系”之上的,她们会因本身作为母亲、妻子、女儿等角色,而做出某些非常决定。电影编导深谙个中道理,因此电影作品里头有比比皆是的例子:《午夜凶铃》里的记者浅川原本为了真相追根究底,结果惹祸上身后,殃及儿子,为了保住他的命,她背弃了自己的职业操守,宁可当上帮凶,延续怨念;《僵尸》里的梅姨,为了让丈夫复活,不惜代价将其练成僵尸;在韩国电影《恶女》里头,女主角的“关系”被黑白两道的有心人士彻底利用——首先利用她作为“妻子”的身份,让她奋不顾身杀进恶人城寨为亡夫报仇,再利用她“母亲”的角色,进行暗杀行动换取母女的自由。当我们因同情她们的苦衷,而接受她们无奈的抉择的那一刻,我们的道德底线也随之沦陷。

在这前提之下,我们有了定义“英雄”的标准。所以当《明月几时有》里的方兰,背弃了“女儿”这身份必须履行解救母亲的孝义的那一刻,所赋予她的“英雄”指数,就要比她天天为组织出生入死所执行的任务来得有成就。

电影中男人身份直接

在电影里,男人的身份就直接了当多了——保护者、拯救者、解围者。“007”占士邦系列、《神鬼认证》系列、《虎胆龙威》系列皆如此。而他们的“关系”所赋予他们的人物色彩则明显与女性角色不同——他们为父母子女老婆朋友,把世界杀个片甲不留,则不但完全符合他们作为“保护者、拯救者、解围者”的英雄身份,更有“柔化”硬汉形象的作用。

但是,切勿跟英雄谈逻辑,更妄论那是在执行强大任务的英雄。因此,当《战狼Ⅱ》里头的冷锋开着吉普车冲撞进医院的时候,观众没看见这可能是会殃及人质的危险动作,而只看到英雄冷锋为救出病毒抗体研发者陈博士而展开的英勇救人行动。

明星偶像形象被利用

演员、明星的偶像形象,也能被编导利用来暗度陈仓。看韩剧《不死神灵》,编剧利用不死神灵的身份,让男主角以“大叔”的年龄名正言顺地和19岁少女“池恩卓”(金高恩饰)大谈恋爱。如果你丝毫没有觉得这组合有些莫名地挑战着你的道德底线的话,你肯定是饰演“鬼怪大叔”孔刘的终极粉丝。但,这年代确实流行老牛配嫩草,大明星现实生活里更是如是,大概不足为奇吧。

在台湾恐怖鬼片《红衣小女孩2》里,社工李淑芬(杨丞琳饰)的15岁女儿雅婷未婚先孕。但是后来女儿离奇失踪,李找到女儿的男友俊凯,他是虎爷乩身,刚好在帮忙找怀疑被鬼怪牵走的女友和保护她和母亲免遭魔仔伤害时派上用场。编导再进行铺排,利用手机短信交代俊凯是个正直青年,一直尝试劝导雅婷别误会母亲,而且男方家里也默认了雅婷是未过门的媳妇。导演在选角方面,也确保了这个人物获得漂白——饰演俊凯的吴念轩形象憨厚讨好。女儿的未婚先孕与李淑芬自己的遭遇,于是成了极大的反差,却似乎也阐述了这样的道德立场:只要愿意负责任,即使未成年,未完成学业,未婚先孕也没问题。

有时候,反倒觉得王晶直接和诚实多了。他没有背负多少的道德压力,就是开宗明义:投其所好。观众爱看比基尼女郎,给你;爱看大牌红星嬉皮笑脸,给你。我照单全做了,观众则负责买单。交易完成,功德圆满。

以上纯属个人道德观使然的浅见。你若不认同,只能代表我们的道德底线划在不同方位,注定在看待同一件事,同一部电影时,会意见有别。不过如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