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惑 祸人

莱恩葛斯林(左)与哈里逊福特是两代银翼杀手“K”。(剧照/IMDb)

本周影评

《银翼杀手2049》(Blade Runner 2049)真牛!导演把影片剪成2小时44分却还心安理得,一点也不担心观众会中途逃出影院。

作为系列电影,《银翼杀手》更是显得大牌,等了足足35年才推出首部续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正是好莱坞电影深层反思科技与人类关系的蓬勃期。若论对“人造人”人性的多层探索,对人类未来“理想社会”的无情解构,几乎无“片”能出《银翼杀手》之右。

虽然35年没有续集,但其不同的剪辑版本却不断推出。原作导演Ridley Scott(雷利史考特)2007年的所谓 “最终版”(The Final Cut)仍然获得热捧,可见该片的过人魅力。其实《银翼杀手》公映时反响并不热烈,制作团队之间也是矛盾重重,第一代银翼杀手Harrison Ford(哈里逊福特)就曾对“旁白”的方式满腹怨气。没想到该片却意外引发长尾效应:不仅围绕人物本身多重涵义的讨论经久不息,而且受其启发探究“人—人造人—神”之间关系的“启示录”影片也方兴未艾。雷导今年推出的《异形:圣约》(Alien: Covenant)就是最新的例子。

《异形》和《银翼杀手》都是雷导的“亲生子”,耐人寻味的是他选择执导《圣约》,而将《2049》的导演椅交给了Denis Villeneuve(丹尼维勒纳夫)。丹尼比雷导年轻30岁,却要续写大师经典,制片人又是雷导本人,丹尼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向经典致敬

于是,《2049》的开场延续了首集暗黑沉郁的风格:在混沌的空气中,新一代银翼杀手“K”驾驶飞行器缓缓掠过阴暗的呈几何图形分布的建筑物上空,掠过寸草不生的荒芜旷野,降落到一个人迹罕至的生化农场。观众看到了一个最稳妥的开场,连“K”使用的飞行器和手枪,都与35年前的几乎一样。

既然这是一部无法摆脱前集盛名的影片,丹尼导演干脆放弃了独树一帜的想法,故事展开得虽老套,但却很流畅,起码架势十足。“K”由新科“落选”影帝Ryan Gosling(莱恩葛斯林)饰演非常恰当,不仅与当年的哈里逊福特一样面无表情,还因少了哈里逊的“匪气”而显得更加阴沉内敛,很容易让观众信服他就是背负解放“人造人”重大使命的救主。

“K”原本是个严格遵守设定功能的“人造人”,专门负责终结脱离设定功能的同类。他清楚自己的定位,严格服从,沉稳可靠,唯一享受是在搏命之后与虚拟爱人的耳鬓厮磨。当他偶然发现自己的“与众不同”时,他被“设定”的常规生活就彻底脱离了轨道,他开始思考自己是谁?为何而来……

首集设置的时间场景是2019年,离今天不远。虽然我们的现实中还没出现高性能的人造人,但人工智能、智慧城市等等相关概念正甚嚣尘上。今年5月,当AlphaGo彻底攻破人类智力的最后防线——围棋之后,相信已开始引起我们的恐慌:“人造人”会在多大程度上取代人?而《银翼杀手2049》将场景推后30年,剧中人面临的问题已经是:“人造人”会否完全取代人类!

一个“人造人”疑惑自己的身份,结果引发了连串命案;一群“人造人”不甘自己的命运被设定,即将引发革命。“人造人”的革命祸害的必然是人类,可他们却是人类制造的。那么归根到底,是不是人类自己在作孽呢?

一个“人造人”疑惑自己的身份,结果引发了连串命案;一群“人造人”不甘自己的命运被设定,即将引发革命。

“人造人”的革命祸害的必然是人类,可他们却是人类制造的。那么归根到底,是不是人类自己在作孽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