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之外的影响 中国电影崛起对世界电影的冲击

自2012年开始,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同时缩小与美国市场的差距。受访学者与电影人认为,中国电影要在全方位竞争中胜出,光靠票房还不够,质量是占领市场最有效的武器。中国电影也须在电影美学思潮与电影运动产生影响力。

前阵子,中国演员兼导演吴京的《战狼Ⅱ》,在中国上映票房近57亿人民币(约12亿新元),以冠军之姿刷新中国票房纪录。

最让人刮目相看的是,中国有始以来最卖座的十大电影,只有三部是西片——2014年的《变形金刚4》、2015年的《玩命关头7》与今年的《玩命关头8》,其他都是华语片,包括今年推出的《羞羞的铁拳》、成龙的《功夫瑜伽》和徐克执导的《西遊2:伏妖篇》。《变4》《玩7》与《玩8》的投资者包括中国,李冰冰还客串《变4》。

20171127_showbiz_movie4_Large.jpg
李冰冰在《变形金刚4》中客串。(档案照)

自2012年开始,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同时与美国市场的差距逐步缩小。2015年世界电影增速为3%,中国占增量的75%;2016年世界电影增速不足3%,中国电影占增量65%,中国已成为全球电影市场发展的重要引擎。

中国电影崛起的因素是什么?中国电影和好莱坞之间的“对决”态势如何?中国电影未来在国际的地位与作用如何,以及中国电影的崛起对世界电影带来怎样的冲击?

20171127_showbiz_movie7_Large.jpg
成龙(右)主演的好莱坞电影《绝地逃亡》。(档案照)

南洋理工大学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以及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不久前在本地举行电影学习会议,邀请不少海外电影学者与电影人出席,包括曾为成龙的电影《绝地逃亡》(Skiptrace)担任制作人的查尔斯·科克尔(Charles Coker)、加拿大西门菲莎大学(Simon Fraser University)传媒学院的副教授金达勇(Jin Dal-Yong),以及曾在《好莱坞报道者》(The Hollywood Reporter)担任资深影评人的徐匡慈;他们接受《联合早报》专访,分享观点。

20171127_showbiz_movie1_Large.jpg
成龙电影《绝地逃亡》制作人科克尔、加拿大西门菲莎大学传媒学院的副教授金达勇和香港资深影评人徐匡慈。(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提供)

中国电影崛起?

科克尔曾在上海与洛杉矶从事法律工作,为娱乐与媒体公司、独立制作人,提供中国与外地联制片的中国策略与运营。他认为,中国电影可以说崛起,也可以说没有。他分析,《战狼Ⅱ》的票房让中国电影业者乐开怀,但中国电影暂时无法像好莱坞,可以渗透到世界各地,特别是美国的一些地方:“中国电影的关键,是还无法全球发行,要走出去依然路途遥远。”他认为,《战狼Ⅱ》在中国票房大胜多少因为是动作电影;吴京在片中勇救同胞,让人联想到史泰龙在《第一滴血》(First Blood)里饰演的“蓝波”。

徐匡慈先后在《南华早报》与《好莱坞报道者》工作,目前是香港自由影评人。他认为,中国电影崛起,不过是在本土崛起,他说:“因为经济的发展,年轻人对娱乐的要求增加。过去六七年,中国戏院增加,一下子都活起来。四年前,大家可能不会想到中国电影会那么火红。”

他认为,《战狼Ⅱ》带喜剧口味,且是说华语的“蓝波”,大家普遍能接受。中国电影人口庞大,使《战狼Ⅱ》不必在全球发行,就跻进有始来全球60大电影排行榜,还代表中国报名明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他说:“《战狼Ⅱ》的频频亮国旗,宣扬中国强大,让人联想到好莱坞片常遭诟病的大美国主义,所以《战狼Ⅱ》对海外观众而言,会有水土不服的现象。”《战狼Ⅱ》以8.70亿美元(11.72亿新元)在今年全球十大票房暂列第五,美国的票房只占0.3% ,也即270万美元(约364万新元),一点也不耀眼。

中国和好莱坞的“对决”

过去多年,不少电影业者不断做出预测,认为中国电影票房很快可以超越美国。科克尔认为,好莱坞的制作呈稳定,但过去五年却没有增长的迹象,他说:“中国市场逐渐壮大,好莱坞不能不注意。”

2013年在美国上映,由墨西哥大导演乔勒蒙·戴·托路(Guillermo Del Toro)所导的《悍战太平洋》(Pacific Rim)制作费高达1.9亿美元(2.56亿新元),美国票房取得1.02亿美元(1.38亿新元),中国票房则是1.12亿美元(1.51亿新元)。可以说是中国票房市场的贡献,让这部影片减少亏损。

去年吴彦祖参与演出的西洋电影《魔兽》(Warcraft)更证明中国电影市场的巨大潜力。这部成本1.6亿美元(2.16亿新元),口碑不好的电影,美国票房只有4736万美元(约6395万新元),中国获得14.72亿人民币(3亿新元)票房,比美国票房多了很多,大大降低影片的亏损。

20171127_showbiz_movie6_Large.jpg
好莱坞魔幻电影《魔兽》。(档案照)

因此,好莱坞电影票房已经不再以美国为最大市场。影片在美国本土市场的票房、评价,不再主导电影的成功与否。那些在美国本土反应不好的西片,在中国却有拯救的机会。

中国也积极建造影城,青岛东方影都就占地408英亩(1.65平方公里),拥有30座摄影棚。中国也积极拉拢好莱坞前去拍戏。科克尔不认为中国的影城会威胁到好莱坞的制作摄影棚,因为拉大队到中国拍摄,成本肯定提高:“好莱坞很多制作摄影棚历史悠久,都有竞争力。”他认为,好莱坞电影发展的历史悠久,有一套成熟的商业文化运作模式,经得起挑战。

面对中国逐渐增长的票房,科克尔认为好莱坞不会紧张:“好莱坞很努力地要了解中国电影。”

要了解中国,要挑战中国对外来放映片的配额,好莱坞在中国当地设立电影公司,也采联制片手法。科克尔认为联制片也有它的风险,题材能不能获共鸣是首选,再来中国需要的不只是表面提到中国而已,而是增加更为实质的东西。要进入中国市场需要采政治策略,深刻理解中国文化,同时要制定出折中方案。

联拍虽被视为比较容易进入中国市场,但徐匡慈说:“未必会成功,张艺谋的好莱坞片《长城》最后搞到三不像,不是美国片,也不是中国片。”

徐匡慈认为,中国的问题存在矛盾:“中国想要推动创意产业发展,但具体操作却设置许多要求,比如电检。”

徐匡慈幽默地认为美国的“电检”是“经济”,不赚钱的不拍,但中国的“电检”是题材与价值观,比如鬼片不能拍,不道德的、性爱与婚外情,最好都不要拍:“观众就会觉得电影不好看。所以中国应放宽限制,让电影多样化。”

他强调,中国在意呈现怎样的形象给世界观众,取悦中国观众的未必能探得世界观众欢心:“观众不是傻瓜,他们不喜欢强行被灌输观点。”

对欧亚电影的冲击

欧洲电影历史悠久,制作电影有自己的一套模式,不可能模仿票房火红的中国片制作电影。西方长期以来认识的亚洲电影是日本片,黑泽明等人的确也使得日本电影一枝独秀,但随着朴赞郁等韩国名导在国际走红,李炳宪多次赴好莱坞拍片,以及持续吹了20多年的“韩流”,金达勇认为,“韩流”对世界影坛的影响力有所扩大,已不限于东南亚。

20171127_showbiz_movie5_Large.jpg
妮可基曼演出的《欲谋》由朴赞郁执导。(档案照)

风靡中国的韩国电影大都可以找到好莱坞原版,韩国虽也拍摄胡闹片,但却是认真的胡闹,有节奏也不脑残。韩国政府重视输出文化,《绿洲》导演李沧东还曾当上文化部长。金达勇认为,现阶段的中国电影与韩国电影互相影响,合作也频密。

中国商业片越来越成熟,对观众的要求把握准确,但是徐匡慈说:“我不知道它对世界电影是不是有直接的影响与冲击,因为中国电影是内向的市场发展,中国片对亚洲比较有影响的地方,应该是印度。”

前阵子印度片《摔跤吧!爸爸》红遍中国,这部电影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讲的是印度优秀摔跤运动员马哈维亚·辛格·珀尕(Mahavir Singh Phogat)把两个女儿培养成世界摔跤冠军的故事。徐匡慈认为,中国会带动印度市场,也许双方会有更紧密的合作。

在走向衰败前,香港电影对亚洲电影的发展有很大影响,徐匡慈幽默地说:“现在香港导演都不要我们了,都跑到中国大陆拍摄电影,哈哈哈!很多香港人喜欢周星驰的无厘头,但他导《西游·降魔篇》,大家觉得他拍别人的东西,徐克导《智取威虎山》,大家会说:徐克,你搞什么啊?”

他觉得中国市场虽大,但每个国家有自己独特的文化:“新加坡导演应该要注意,保留自己的特色。”

未来的国际地位与作用

要提升国际地位,最快途径是把导演手法、风格与思想呈现在国际电影舞台,早年到好莱坞执导电影的香港导演可不少,包括陈可辛、吴宇森、徐克等,相对的中国的输出不多。中国到目前为止对世界电影的发展贡献微乎其微,它没有法国印象主义、苏联的蒙太奇学派、德国的表现主义与意大利写实主义等,对世界电影发展的影响,中国缺乏在世界范围内持续产生影响力的电影美学思潮与电影运动。

科克尔强调,要在全方位竞争中胜出,光靠票房数字是不够的。他认为,质量是占领市场的最有效武器,决定影片质量的关键之一,也在于原创能力,这仍然是中国电影的短处。香港电影之所以会死掉,是因为当年的一窝蜂跟拍;中国电影多少也有这样的陋习,观众一唾弃,电影制作难免陷入窘困。

中国电影业遭诟病的也包括票房“灌水”的严重问题,徐匡慈说:“中国电影工业要正常化得好好面对这个问题,不要盲目追求数目,因为它会严重干扰市场秩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电影 票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