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伟龙:2017年成绩单

佳节期间聚会多,好久不见的朋友见面时的开场寒暄总是“最近过得好吗?”而我就好比预设好的对答机“一样咯,忙工作”。回看2017年,感情生活交白卷,家庭朋友无大改变,确实只有在工作上有些许小成绩,变化最大的就是从早班“毕业”了,转战傍晚时段。

早班的“考验”

“毕业”是个很好听的说法,或许是好胜心作祟,我比较在乎的是自己是否以高分通过在早班的“考验”。

在电台里的小辈都称文鸿为老大,我记得早班有一名听众就顺理成章地称丽梅为老二,小猪为老三,而我就叫老四。在早班的第一年,我像是个可有可无的“隐形人”,四个小时里都在搭腔赔笑,打屁胡闹,吃早餐。户外活动我没有出席,不会有听众发现。我生病没来值班,也不会有听众询问。老大当时就鞭策我要不断充实进步自己,把能力提升后,就可以有更多表现的空间。后来开始在早班报天气,讨论话题时更敢于发言,直播时跳舞唱歌搞笑,宣传广告拍摄上也有我的参与,逐渐加入我的名字,我才更有存在感。

几个月前拿病假在家里休息时偷看直播,恰巧听到同一名听众传语音留言问道:“老四今天怎么没有来?” 他怎么了?”听了之后病都几乎减轻了一半。又有一次另一名听众说:“你们早班四位谁都不能离开,少了谁感觉就不一样了!”听了心里真的非常感动。

主持傍晚班心情忐忑

起初得知要接替主持傍晚班的心情是忐忑的,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挑大梁”,但知道是和欣盈搭档就安心许多。我们私底下是要好的朋友,她的稳定和细心能够弥补我的不足,我们的默契也不错,就毅然接下这个挑战。我一直相当欣赏堪称是台湾综艺教父的电视制作人王伟忠。他在一段访问里说道“任何表演者都是需要观众来肯定的”。广播员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表演者”,我们在空中尽情分享新闻话题,就是希望可以吸引更多听众的注意,而我恰巧是一名极需听众或外界来肯定的广播员。

一条责备的短信,一则负面的留言往往足以让我难过一整天,失去信心,但我记性也很差,沮丧一会儿就忘记了,之后又会再燃起奋斗的动力。可有一些人的话我至今仍清楚记得。菁云有一则短信写到“谢谢你。我感到光荣又骄傲,向过去不相信你的人证明了你是行的,继续加油!”老大在我早班的最后一天传了WhatsApp给我说:“谢谢你这些日子的努力还有坚持,下来是个新的挑战,我对你有信心,你是我的骄傲。”没有他们给我机会和教导,就不会有今天的我。

缺女朋友

2017年代表电台出征北京的全球流行音乐盛典和《The Voice决战好声》的网络主持给了我不同舞台的经验。回归最爱的广播,是时候要更独立了,“老四”当家咯!现在顿时觉得“毕业“的分数已不再那么重要,新的傍晚班《下班Sing-a- Long》在听众朋友的心中能够得到几分才是我比较在乎的。新的一年感觉重心依然会是在工作上,天啊,记得要适时提醒我交女朋友哦,哈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