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放弃音乐时 卓猷燕都被“机会”找回

《中国新歌声2》结束后,卓猷燕(Olinda Cho)获得该节目制作公司灿星的青睐,签约成为旗下艺人。公司为她在中国接了几个商演,她也与另外七名学员一起录制了一张合辑《梦想在望》,有了自己的新歌《一个人走》,在本地也有好几场演出。

新EP记录自身故事

工作多了,卓猷燕直言:“我要make more money to make more art!”(意指要赚多一点钱,才能进行更多的创作)她正在筹备新的EP,希望在5月24日生日之前发行,作为送给自己的礼物。她用自己擅长的语言,英语写歌,也希望找人为一些歌曲填上中文歌词。她说:“我唱英语歌比较气盛,唱中文歌则比较带情感,是不同的感觉。”

卓猷燕说:“新EP的歌曲是我的人生故事,我的音乐旅程;我的梦想,我的希望,我的失望,真真实实。没有风花雪月,我37岁了,还风花雪月?现在的我,敢于写出和唱出我要说的话,不像从前的我,是照着他人的指示在唱歌和做事。”她忆起自己的第一张专辑“Rewind”,是一张翻唱专辑,她坦言:“当时多少会被原唱的版本影响,但是现在,我有自己的演唱方式,是我很舒服的方式。”

她以拉面条做比喻:“以前是人家已经帮我拉好面条,现在我是从零开始,从面粉开始,自己揉面团,自己拉出面条。”

音乐旅程13岁开始

卓猷燕的音乐旅程,从她13岁参加英语寻星节目“新人榜”(Fame Awards)开始,那是她的第一次比赛。她说:“我是自己搭德士去电视台的,因为爸妈不肯陪我去。”并自嘲:“我当时很大块头,100公斤,所以大家都以为我20多岁。”她唱了“Greatest Love of All”,没有得奖,之后就专心念书。

10年后,她参加《新加坡偶像》(Singapore Idol)并夺下季军,赢得一纸唱片合约,并推出了“Rewind”翻唱专辑。她坦言:“当时的歌唱事业并不顺遂,就是跌倒了,爬起来,继续走。”

与公司的合约结束后,卓猷燕暂别歌坛,去当石油经纪人,做了一年就觉得自己不适合这个行业。她说:“唱歌时,收入不多,不过钱握在手里,感觉是暖呼呼的。当石油经纪人,收入很好,我却觉得迷茫。”她辞职,并与朋友一起开了一家模特儿公司,却发现这也不是她喜欢的工作,于是撤股。

她开辟自己的脱口秀视频“Oliginal”,也想尝试演戏,不久后就接到《中国新歌声2》的邀请。她说:“我每次想放弃音乐时,它就会回来找我。《中国新歌声2》重燃了我的音乐梦想,我觉得自己没什么可以输的,就决定放手一搏。”

中国演出开拓视野

因为这个比赛,卓猷燕开辟了中国演出的机会,也开拓了视野。她与记者分享了一件趣事。这个月初,她到湖州参与一家私人企业的商演,抵达演出场地时,发现停车场泊了50辆汽车好有气派,心想:“哇!这么多贵宾!”后来得知这50辆车子原来是幸运抽奖的奖品,而出席活动的人数只有200人,她惊叹:“就是有四分之一的机会中奖!我好想参加!”

她感慨:“本来以为37岁了,生活不会有什么刺激了,但在中国比赛和演出的经验真的很棒,让我觉得生活还是有许多值得兴奋和好奇的地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