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瑱玲:好久不见

“是我认识的那个瑱玲吗?”电话另一端传来一把爽朗的声音,一把久违但熟悉的声音。“是啊!”我兴奋回应。

小球——六年再见

电话另一端,是“小球”庄鹃瑛。我们上一次见面,是2012年,当时小球和沈圣哲是以“棉花糖”组合形式接受我的访问。那一次的访问,聊到他们将站上台北国际会议中心(TICC)的大舞台,举行第一次的大型售票演唱会,对独立乐团来说,真的不容易。

那一场演唱会取名“幸运儿”,小球当时在访问中感慨:“我们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即使从街头到现在,中间有一些不开心的事,但最重要的是我们还活着,活着就有机会改变人生,而且还能做我们喜欢的事情。”

讽刺的是,“幸运儿”演唱会竟也成为棉花糖不幸解散的原因。棉花糖在2013年成军六周年时宣布解散,主因是两人理念出现分歧,包括2012年站上TICC开唱后,沈圣哲觉得接下来就是往前冲进小巨蛋,可是小球的个性比较安稳,她觉得冲太快了,应该再深耕几年。

幸运的是,小球虽然在单飞后一度茫然,但最终找回唱歌的信心和热情,重新站上舞台。

这一次的访问,感觉就像小球即将来新举办的演唱会“好久不见”,两个好久不见的老朋友在叙旧,有说有笑,仿佛回到六年前。再次听到小球开朗的声音,我好开心。

我提起以前带她和圣哲去吃螃蟹,两人吃得津津有味,问她这次还想吃吗?她立即兴奋地说:“好啊!”期待我们的螃蟹聚餐。

石康钧——八年再见

前天也见了一位好久不见的老朋友,石康钧。上一次见面,是他2011年办画展,之后他暂别歌坛,就很少联系。最近收到他的短信,知道他要发表新歌,也很为他感到开心。

20180202_showbiz_jones_Large.jpg
再见石康钧,他已要当爸爸了。(档案照)

我喜欢石康钧的歌声,他2005年的第一张专辑《火光》,我放在MP3里,现在还不时播来听。当年因为合约问题,他的歌唱事业停摆了五年,让我觉得很可惜。

直到2010年,他才终于发行了EP《另一种温暖》。没想到这张EP之后,又过了快八年,才再听到石康钧的新歌。更没想到再次联系,他要当爸爸了。喜欢他的新歌《实现》,很阳光很温暖,很符合现在的他。就像他接受我的访问时说:“如果更早发行,自己的故事和历练都还不够,但这些年,我不断地实现不同的梦想,现在分享《实现》更合适。”

两个不常联络的老朋友,再联系,很开心都是传来好消息。

跟小球做访问时,我说“好久不见”,她说“老了”,我笑说“我们都老了”。

是的,好久不见的我们,都老了,各自的人生也都有了不同的变化,但熟悉的感觉,没变。好久不见后再见的感觉,其实也很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