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承尧:女孩这一代

去重庆旅游三天,明明能去的景点不少,但其中两天都往二厂文创公园跑,我们自己也觉得好笑。

这座前身是印刷厂的文创园区,规模比不上北京798或台北松山,但散落在大楼角落的几家咖啡店或文创店,仍然彰显了年轻人的个性。

专售卖日本陶艺家杯子的店铺,挂满裸男艺术照的咖啡馆,主打西藏风情的轻食店,阴暗的后巷走进去还别有洞天,小书店和咖啡馆。

我去的那天是星期一,白天仍有许多打扮有特色的年轻人做街拍。

和朋友走进一家稍具规模的店铺,原来是皮革、蜡染和银饰制品的手作工作坊。不赶时间,于是现场报名制作皮革眼镜盒和钥匙包,由一个看起来20多岁的女孩指导。

开始以为缝一缝就完事,没想到光是打磨上漆就花了大半个小时,到缝制阶段,让针线穿过皮得费好大的劲,针法一不小心还会打结。心浮气躁打算买一个算了,女孩笑说这里没卖成品,而且手作完成会很有成就感。

一个小时过去,奇妙的是重复的动作慢慢给内心带来平静。

有个年约60的大叔走进来看我们的针线活,霸道地问想买一个行吗?女孩依旧温柔地回应,“这不卖,得手工制作。”

“你说多少钱?”大叔坚持。女孩仍微笑地摇头拒绝。大叔最终摸摸鼻子离开。

大叔、女孩的有趣对比

大叔和女孩形成有趣的对比,富起来的那一代中国人,闯荡世界是用钱提高效率解决问题,年轻一代的中国人却开始寻找事物的本质与意义。

女孩说自己从小就喜欢做手工,家里的大人也教她做针线活儿。大学从金融系毕业,决定以手作为终生志业,老家在东北吉林,横跨半个中国到重庆。她庆幸自己生在包容梦想的年代,家人支持,社会也不贴标签。

不赚钱的梦想能发芽,需要个人和时代,女孩这一代的中国人正巧赶上了,她也体现了新一代年轻人的风貌,有自信、想法,却未必锐利。

许多人对中国的印象仍停留在财力雄厚、贫富悬殊、文化水平低落,但这几年我感受到中国的服务,不只硬件,软件、心件都相当成熟。

当然每个城市的发展经验不同,不能以偏概全。但当你看到一个大国习惯了荣光,学习自信和谦卑,这就是它真正站起来的时候。

做了四小时,原本6点关门的工作坊为了等我们这群手慢的学生,近8点才打烊。

最后我们和女孩合照,她从包里拿出口红补妆,没想到连口红也是她自己制作的。

“自己手作物品很有成就感呀,而且也会更珍惜。”女孩抿一抿口红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