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冰玉:回家

生于热带国家的我,其实对于一年四季真的没什么具体的概念,唯一感受到春节的气息,就是春节的来临。

佳节临近,到处挂满红灯笼,大街小巷开始播着熟悉的贺岁歌曲,温暖的热闹气息,也是合家团圆的好时节。

从小到大,最爱的、最重视的就是农历新年,因为成长在传统的家庭,对我来说,一年365天都可以在外漂泊、干活、冲刺,可是过年一定得回家团聚,哪怕只有短短的一天。

拍《警徽天职》错过飞机

应该是签约新传媒的第一年吧,当时在拍摄《警徽天职》,除夕前一天都还在赶工拍摄,虽然新加坡机场没有中国春运那么拥挤和繁忙,但要买到回乡的机票也不是临时能办得到的事。

往事历历在目,当时饰演海警的我,船驶出了海,心情越发沉重。看着时间一分一秒飞逝,我买的机票航班是晚上9点半起飞,可是7点了我们的船还未靠岸,摄影师、工作人员等同事看着眉头紧锁的我,大家都在为我着急……值得一提的是,船一靠岸,警察部门的人专程载送我到机场,可见我的心急如焚彻底地表露无遗,把大家都搞急了。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当游子。虽然结果还是没赶上飞机,拼命地求机场地勤人员,也没办法为自己买到一张回家的票,那种心情,只有归心似箭的游子能懂。还好,新马毕竟只隔着一座桥,最后我搭上了同事的车,在凌晨4点钟回到家。

因为这次的经历,促成我当时最终与电视台解除全职艺人的合约,不当亲生女的决定。因为对我来说,回家是理所当然不过的事,一旦签约后,即便没有其他工作,我还是得乖乖地呆在新加坡不能回家,当时的我就像是叛逆期的孩子,公司越不让我做,我就越想做。

新加坡变成第二个家

自己以前是家就在眼前,都可以过门不入,突然之间变成了恋家的小孩。也许是环境刺激了我,也可能是年纪渐长,越懂得珍惜,也或许……我只是想能够掌控拍戏以外的时间和工作。

就这样,像我这样叛逆的个性,竟然奇迹般地在这个圈子生存下来。这七年,我开始新马两地跑,加上机缘巧合,有机会接触到中国大陆和香港的影视圈,家,离我更远了。而新加坡、新传媒,也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我第二个家。

每当我在外闯荡,忙碌的时候,突然接到一通电话说:下一个项目,我得回新加坡拍戏,心里竟然开始期待,盼着回家,探望好久不见的同事、监制、导演、朋友,突然庆幸自己在工作的环境中找到了一个归宿。

有人说,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对我来说,精神的依偎,能让你心灵沉淀的港湾,也是家。只是新加坡这个家,对我来说,暂时回不去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童冰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