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大奖”华丽背后的心血

“红星大奖”颁奖礼三小时的节目,我们看到的是,艺人全体出动,争艳斗丽。光鲜亮丽背后,隐藏着多少幕后人员的心血?女艺人为了这一天能美美上镜,付出什么代价?记者直击钟琴、潘玲玲和陈丽贞试装现场,揭开艺人华丽背后的点滴。

来临的星期天(22日)就是“红星大奖”颁奖礼。为了这个电视圈年度盛事,艺人全体出动,争艳斗丽。然而,光鲜亮丽背后,究竟隐藏多少人的心血?女艺人为了这一天能美美上镜,付出什么代价?

造型师蔡宜君生动地以“像被卡车碾过”形容颁奖礼后台的“战场”。她曾为了钟琴出错的礼服心跳三百,把钟琴推出场后,她虚脱得几乎瘫在地上。到底发生什么事?

造型师方得禄细数为艺人扮美美的苦与乐,听他说说为什么许多大品牌都不愿意赞助本地艺人?他又为什么听到负面评语会特别难过?

艺人为了这三个小时的盛会挨饿受冻,为了美做哪些事?记者直击钟琴、潘玲玲和陈丽贞试装现场,揭开艺人华丽背后的点滴。

钟琴是我穿衣服,不是衣服穿我

从试装就能看出艺人的个性。

钟琴走进礼服店,带进一室阳光,招牌的爽朗笑声,让气氛瞬间活络起来。

20180418_showbiz_starawards1_Large.jpg
个性爽朗的钟琴配合度高。(龙国雄摄)

来来来,试什么?好好好,没问题。她发挥主持人的本能,掌控节奏毫无冷场。偶有空档,她就机灵地对着摄影机抛媚眼,完全不用人操心。

除了不想颁奖礼的服装曝光,以及不希望在镜头前太暴露,其余的她有求必应。

摄影师要求她肩膀高一点,屁股翘一点,脸侧一点再侧一点,侧到差点跌倒,她还是哈哈哈地说我可以的。

但她最讨喜的,是由里到外散发的自信。

造型师蔡宜君说,钟琴是她见过最自信的艺人。记者信。

钟琴穿上礼服,满意地赞漂亮,赞礼服,也赞自己,那是让人舒服的自信心。

20180418_showbiz_starawards3_Large.jpg
钟琴当年穿上临时补救的礼服,自信满满地上台领奖。(档案照)

在向记者叙述有一次出场前才拿到礼服,发现太短的经历,她很坚定地说:“是我穿衣服,不是衣服穿我。我不想因为衣服影响心情,它就只是一件衣服而已。在这行这么多年,难道要被一件衣服打垮吗?不可能!”

所以她当时从容让造型师补救衣服,然后穿上它,信心满满地上台。

她并不是不在乎,“当然希望自己是最美的,但我不能只靠衣服,衣服能为我加分最好;不能的话,就只能靠自信,要穿到人家觉得衣服是美的。”

钟琴最难忘的红毯经验,不是穿得最美的那次,而是和12位名厨一起走红毯。“当时和他们一起主持《名厨出走记》,我入围最佳主持人。制作组安排我们一起走红毯,我感觉很骄傲。得奖时他们手拉手陪我上台,因为录影过程一起经历很多,有革命情感,那次特别感动。”

潘玲玲有自信最漂亮

潘玲玲不拘小节的个性,同样在试衣间展露无遗。

她今年的服装是胸前真空,背后薄纱的设计,只要动作稍大就会走光。但她一派轻松,反倒是熟知她大剌剌个性的造型师频频叮咛,到时要斯文些,不能大动作。

潘玲玲是怕麻烦的艺人,造型师建议她走完红毯后,回化妆间换衣服。她贼笑着推搪:“再看吧!很麻烦耶。”

对她而言,更重要的是和同事们开开心心地参与年度大派对。“今年的红星大奖别具意义,何谓本地娱乐圈盛事?就是本地所有娱乐圈的人都能参与,不管是歌台或任何领域,他们的努力和付出都应该被肯定。”

是不是红毯第一美,或者会不会被观众批评穿得不好看,她选择不去在意。“造型师知道怎么呈现我们最美的一面,不用太在乎别人,我常觉得,有自信就会是最漂亮的。”

陈丽贞低一点,再低一点

20180418_showbiz_starawards4_Large.jpg
陈丽贞信任造型师。(龙国雄摄)

陈丽贞的豪爽体现在服装上,或许就是造型师口中“低一点,再低一点”的事业线。

蔡宜君说,喜欢跟陈丽贞合作,她总给予造型师120%的信任和尊重,从来不挑剔。

陈丽贞也从不吝啬让大家欣赏她的好身材。蔡宜君说:“我反而是那个要她的领口高一点的人,她会说低一点,再低一点,哈哈哈。”

对此,陈丽贞说,那是年轻的时候。“年轻嘛,而且又不是假的,怕什么?哈哈哈。”

但她也有自觉露太多的时候。“有一年穿上露下露的蕾丝晚装,除了深V,下半身还半透明。那是设计师的建议,我相信他的专业,后来评语不太好。我现在还是会适当地露,但会希望露得有气质。”

造型师的苦

蔡宜君18年造型经验

“把钟琴推出去之后,我整个人快瘫在地上……”

新传媒造型师蔡宜君每年都负责为多名艺人打点“红星大奖”的造型,今年交到她手上的有19人之多。

20180418_showbiz_starawards6_Large.jpg
造型师蔡宜君每年为多名艺人做造型。(龙国雄摄)

艺人多,造型师和助理往往在后台忙得像打仗,蔡宜君形容:“颁奖礼结束,我们就像被卡车碾过,累垮了。”

从构思风格到与服装设计师及艺人讨论,到试装,到颁奖礼当天,蔡宜君的工作繁琐。她面对的一大挑战包括服装来源,因为不是所有大品牌都愿意赞助本地艺人。“很多大牌子都会有自己的要求,例如要求和一线的艺人合作,或者指定合作对象。”

所以,后来她都找本地设计师合作。“但本地设计晚装的人不多,通常要找婚纱店合作。”

近年她也与本地设计学校合作,让服装设计系的学生为艺人设计礼服。

造型师作为设计师和艺人之间的桥梁,如何平衡双方的要求和期待,甚考功夫。“很多时候,因为大家都是搞创意的,会有自己的坚持。我的挑战是,如何说服设计师接纳我的意见。”

造型师和设计师的压力还包括媒体和网络上的批评。“网上会有很多评语,但我觉得喜不喜欢是很个人的,而且评的人究竟有多专业?我现在都不在意网上的评语。”

问及最难忘的经验,蔡宜君说:“很多年前,钟琴找某本地设计师合作,到了颁奖礼当天,衣服都还没送到。最后一分钟,衣服终于送来,但裙子太短,根本盖不到腰下。时间紧迫,我找来一件蓬蓬裙让她穿上,然后再作调整,就让她出场。当时真的很惊险,她走出去的那一刻,我整个人快瘫在地上。”

珠宝也是造型的部分,当天艺人身上的首饰动辄百万元,有任何闪失,都是头痛的事。

蔡宜君透露,她们一般不会动艺人身上的珠宝。“一来,当天我们会很忙;二来,珠宝商都会派保安人员‘护驾’。”

让她印象深刻的是,去年某珠宝商的负责人到现场,艺人进场后负责人觉得闷,到外头喝咖啡。“颁奖礼结束,艺人回到后台,把价值约300万的珠宝交给我和同事,我动都不敢动,一直看着那些珠宝,直到赞助商回来。”

方得禄超过10年造型经验

“义务帮忙还被骂,很难过”

20180418_showbiz_starawards5_Large.jpg
造型师方得禄希望作品让人耳目一新,同时也能被观众接受。(受访者提供)

对造型师方得禄而言,如何做到造型让人耳目一新,同时让观众有共鸣,是他最大的挑战。“很多艺人喜欢新尝试,但往往效果不如预期,或者观众无法接受,他们的信心会被打击。”

最困难的,他说:“很多东西例如发型、化妆等,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服装也不容易借,4月已是春末,不适合借春季服装,但借夏季又稍早。而且本地很难找到晚装,新加坡市场小,很多大品牌不愿意赞助,因为他们不希望新一季的服装先曝光,所以找本地设计师合作更容易。”

20180418_showbiz_starawards2_Large.jpg
蔡琦慧性感又不失高雅的晚礼服是方得禄很满意的造型。(受访者提供)

让他开心的,当然是作品得到认可。“我多数是义务帮忙做的造型,无酬帮忙艺人朋友,所以如果听到赞美的话,是一个很大的动力,被骂就会难过。”

对这些年他满意的作品,他笑说:“2015年我为蔡琦慧做的造型,被杂志选为最佳造型。琦慧不能接受太暴露的衣服,她会没有安全感,我觉得那一次我拿捏得不错。”

另外两次,他为怀孕艺人做造型,也让他相当满意。“一次是李锦梅,一次是庞蕾馨。为孕妇做造型很好玩,但难处是她们的肚子会一天天大起来,要一直修改,还要考量她们不能穿高跟鞋。”

艺人的苦

钟琴:过去两年,试装时很瘦,颁奖礼时却变胖,美美的衣服被我穿得像包粽子。所以这两个星期我去跑10公里,跑到脚快断,为的是到时可以美美上场。

颁奖礼当天最痛苦的,是穿高跟鞋。因为要不时走动,新电视台又很大,上楼下楼,比跑10公里还痛苦。

潘玲玲:我会一个月前开始节食,当晚最辛苦的,是要穿高跟鞋。

我当晚不上厕所,第一怕弄破衣服,二来穿高跟鞋走路很慢,怕赶不及回到座位。我们当天都不吃饭少喝水,颁奖礼后才一大班人去乱吃!

我们有压力的还有珠宝,有一年我戴了一两百万的珠宝,我问保安人员,如果我跌倒会先救我还是珠宝,他们说救珠宝”

陈丽贞:我在五天前就不吃东西,只喝水喝果汁。为了漂亮难免要做点牺牲。当晚最痛苦的是不能上厕所,我们都会穿塑身衣,有时还从臀部穿到上身,一脱晚装就要整套脱掉,很麻烦。我会在节目开始前先上厕所,节目两个多小时,还是可以忍的,演员很习惯忍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
Newsletter Tags: 
NewsFukan5771784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