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唐朝——西安展出日本醍醐寺国宝

展馆工作人员正小心布置新展品:江户时代山口雪溪所作《丹枫图屏风》,具有浓重大和绘画风格。(互联网)
西安青龙寺出土的唐代“盈”字款白瓷执壶。(互联网)
备受推崇的新展品:日本镰仓时代大日金轮像,是日本官方指定的“重要文化财”。(互联网)

作为对文物出国管限最严格的国家,日本文物甚少在国外展览,寺庙文物更绝少走出国门。在中国上海展出后移至西安亮相的日本醍醐寺国宝展,替换了部分展品,增加了出土的唐代长安文物,将一部源远流长的中日佛教文化交流史,辉煌地呈现在观众面前。

“梵音东渡——日本醍醐寺国宝展”在中国上海博物馆展出之后,7月27日起移至陕西历史博物馆开展,展品均为醍醐寺佛教艺术的经典之作。由中国陕西省文物局主办,日本真言宗醍醐派总本山醍醐寺、陕西历史博物馆、上海博物馆等承办,历时两年筹备的展览,将一部源远流长的中日佛教文化交流史,通过经卷、佛像、绘画等辉煌文物,呈现在观众面前。

作为对文物出国管限最为严格的国家,日本文物甚少在国外展览,寺庙文物更绝少走出国门。醍醐寺文物第一次亮相于世界是多年前在德国柏林,第二次是今年5月起在上海展览,过后到陕西。日本政府规定部分国宝和重要文化财级别文物出境展览时间最长为四周,五大明王像、芦鸭图、狸毛笔奉献表等九件(组)高文物因展限已到,须换下运回日本,8月22日迎来另10件替换珍品。

反映醍醐寺与青龙寺法源相传密切关系

醍醐寺位于日本古都京都东南隅,创建于公元874年,是日本国宝级建筑,1994年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寺内迄今收藏从奈良时代到江户时代的珍贵经卷、佛像、绘画及器具等约7万件,许多早期佛像、佛画根据唐代式样制作,是研究中国古代佛教艺术的重要参照物。

此次在西安展出的60件造像、绘画、法器、工艺器皿,均代表醍醐寺佛教艺术精髓。展览配合展出中国唐长安青龙寺、安国寺遗址相关出土文物,生动形象地展现了佛教传入日本后的流布盛况,而且反映出醍醐寺与青龙寺法源相传的密切关系,以及醍醐寺在弘扬佛法过程中的众多事迹。

古代中日两国间友好往来,自汉代已开始,至唐代到达鼎盛。中日佛教文化交流频繁,日本僧人入唐求律者众多。公元804年,日本空海大师来到唐朝首都长安留学,在青龙寺师从惠果大师学习密宗教义,回国后大力推广,在醍醐天皇的支持下创立了真言宗,使密教在日本得以传承。如今的醍醐寺经不断扩建,成为庭院殿堂齐备、规模宏大的寺庙建筑群,久负盛名,领有末寺940余所,也是具特色赏樱枫的寺庙。西安展览开幕仪式上,醍醐寺第103代座主仲田顺和多次用“感恩”等词提及将寺藏宝藏带到醍醐寺源起之地的西安展览,是其毕生心愿。

大日金轮像与丹凤图屏风

备受推崇的新展品之一是日本镰仓时代大日金轮像,是被指定的“重要文化财”。整幅画面依照不空翻译的佛教经典,将密教最高神格一字金轮以胎藏界大日如来的形象表现出来,结法界定印,在白色月轮中结跏趺坐,反映了印度、中国和日本的文化联系。

醍醐寺所藏近世屏风绘画包含多个流派的作品,此次新展出的《丹凤图屏风》是江户时代中叶活跃于京都的画家山口雪溪所作。山口雪溪崇拜中国南宋画家牧溪(以率真笔意和纯净墨色营造出空寂幽玄的禅意画境),立志继承其画风而号雪溪。其《丹凤图屏风》首次在中国展出,一派富贵气象的全景式构图,金箔作底,红叶璀璨,题材和表现形式上具有浓重的大和绘画风格,与牧溪画风相去甚远。

宋版《一切经》珍贵无比

新展品中还有宋版经卷《一切经》(即《大藏经》),是1195年日本僧人俊乘房重源献给醍醐寺的,他曾追随空海足迹三次到中国宋朝求法,在1194年求得宋版《一切经》,双方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才将经卷运达日本,在醍醐寺灵宝馆安享岁月,而在中国只有极个别寺院存有部分残卷。

座主仲田顺和曾说,每一位醍醐寺座主都肩负“不能从寺里流失一张纸”的使命,守护古代文物的同时,不断增加新的精美艺术品。历代座主有个共识:流失到海外的文物不可能再回到日本,更不可能再回到醍醐寺,所以对每件文物给予高度重视。从中国求得的宋版《一切经》珍贵无比,醍醐寺专门为它建个仓库安身。

其他展品包括:五秘密像、阿弥陀三尊像、释迦三尊十六善神像、血脉谱等文物珍品。

“梵音东渡——日本醍醐寺国宝展”,已开始,展至9月22日;陕西历史博物馆(中国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小寨东路91号);免费入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