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真好,爱真好 ——观《吉屋出租》

评论

一直以来对“Rent”的中文译名“吉屋出租”适应不良,这个喜庆洋洋的中文词,根本无法精准揭示出这出百老汇经典音乐剧中主人公们寄人篱下的凄苦和以艺明志的浪漫,反而有一些俗气和扭曲。尽管如此,这并不妨碍本地剧团彭魔剧团(Pangdemonium)正在上演的《吉屋出租》,成为今年为止,我心目中最佳的本地戏剧制作。

当全体卡司站在台上唱出那首熟悉的“Seasons of Love”时,我忍不住跟着唱起来,脸上早已热泪翻涌,擦拭不及,演员们也已泪流满面,我相信,眼泪是他们对歌词最好的诠释,也是对剧情最深的感慨,他们在台上告别了“Angel”——他们所有人最好的朋友、一名天性乐观、真诚热情的爱之病患者,也是一名异装男孩。再乐观再真诚的性格,也无法将“Angel”从病魔手中挽回,甚至因性倾向,差点被葬仪社人员拒绝服务。

所有好友聚集在一起感念“Angel”在世时的种种善举和给他们带来“做自己、忠于自己”的启发,为失去这样一位挚友悲恸。我在不舍之余,亦觉得:“这种失去在现实中明明是可以避免的。”忠于自己是可贵人生态度,为所爱的事业、亲友和生命,保护自己也同样义不容辞,因同时你也保护了他人。

悲剧性情节的处理下,“失去”是剧情所需。延伸于戏剧外,我则有上述那番联想。

有良知、有立场之作

  《吉屋出租》是一部有良知、更有立场的作品,导演崔希(Tracie Pang)认为在开放社会中,此剧真正探讨的是社群议题,她说自己在心中很挣扎的是:时代发展至此,有人并不向前走,有人不愿接受难民,不愿接受他们的邻居,不愿接受同性恋群体。彭魔剧团艺术总监彭耀顺在演出结束的致辞也相当掷地有声:“世界此刻像冲水马桶里的水一般激烈回旋沉沦,我只相信,爱能赢,爱能战胜恐惧、偏见、无知、冥顽。”

强有力的信息无疑是一部优秀作品的主干,让《吉屋出租》成功的另一个看点是:演员们献上了最有情感爆发力、最有诚意的演出。无论是独角戏还是群戏,都可以看到在信念支持和情绪鼓舞下,每个演员体现在眼神、表情、肢体、念白和歌唱上最细微表演细胞的调动。他们像一块块带有独特形状和奇异色彩的小拼图,拼接在一起,完成了一幅恢弘激荡的群戏画面。

魅惑如Aaron Khaled,狂傲如Cameron MacDonald,深情如Juan Jackson,恍惚如Tabitha Nauser,幽默如Frances Lee,泼辣如Mina Kaye,市侩如Mitchell Lagos,每个人都在台上发着光。曹崇敬饰演的“Mark”是全剧的串联人物——解说者,不单以第三者的口吻解释着剧情的演进,身为房客之一,也参与群体生活,曹崇敬这个角色相对缺少melodramatic的剧情,经历较单纯,正因朴实设定,让人特别有代入感,观众很容易通过他融入故事,在告别“Angel”一幕,原以为他可能很抽离,但他的情绪却似乎比每个人都更猛烈,一众演员收拾好心情合唱时,他泪如泉涌,引吭高歌,眼泪淌进嘴里,这一幕尤其感人。

《吉屋出租》上演前准备了两个分级,一个是严格的R18、一个是级别较低的Advisory 16,用以面对大众,两个版本的差别仅在于数秒的同性之吻。记者特别选择了Advisory 16的场次,现场有不少青少年观看,我身边就是一位带着一儿一女的中年父亲。感动是相同的,全场啜泣时,爸爸也不断拭泪。中场时,我问这位爸爸带孩子来看的感受如何,他说:只怕儿女看到爸爸哭,会笑。

我偶尔觉得坐在剧场里两小时是一件挺可怕的事,尤其当演出水准不佳时,更如坐针毡。《吉屋出租》却让我心系那一群房客,在和他们一起的哭哭笑笑之际感到:生命真好,爱真好。

《吉屋出租》将在戏剧中心剧院演至明天,购票可拨SISTIC热线63485555。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