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绪欠:爱与痛将伴随我一生

郭绪欠:武生除了穿厚底、扎大靠,还要念,也就是说唱念做打,功得全一点才行。

京剧武生唱作兼重,对肢体要求极高,他们必须付出更多、更深精进。学武生,郭绪欠小伤不断,最关键的大伤落在了很关键的腰上,但他凭着对京剧的爱,和身体的伤痛搏斗了14年,而且将继续搏斗下去。

武生之于戏曲,重要性不言而喻。他们以专业,增加了戏曲在武打和兵器演示上的可看度,这种好看,全靠演员的扎实功底。尽管戏曲演员都得练成硬底子,才能有出彩演出,但所有行当中,武生唱作兼重,对肢体要求极高,他们必须付出更多、精进更深,在身体使用和消耗程度上可能甚于其他行当。

京剧武生郭绪欠(30岁)说:“武生给人一种感觉:唱的不多。但并不等于不唱,武生空有武艺,没嗓子也不行。没有一副高和亮的嗓子,算是不全。武生除了穿厚底、扎大靠,还要念,也就是说唱念做打,功得全一点才行。”

因父亲、舅舅皆从事传统戏曲,耳濡目染下,郭绪欠小时候也喜欢上戏曲。

“爸爸工豫剧,舅舅工京剧,我11岁就接触戏曲了,学豫剧。”郭绪欠来自中国山东菏泽,山东省本身就是一个曲艺氛围浓厚的地方。“山东以地方戏吕剧著称,但豫剧在山东也有深厚土壤。豫剧发源河南,豫东调系虽是以河南商丘为中心的一个豫剧分支,同山东梆子关系却极为密切。京剧也一样,我们山东每个市都有京剧团。”

郭绪欠最早接触的是豫剧,他被家人送去开封先培训,又入读许昌的正规戏校,光学戏就是四年,学的全是翻跟斗、身段等基本功。

不仅学戏辛苦,学费重担也压在当时还是少年的他身上。“家里穷,在校期间得一边练功,一边打工,知道家里没有钱,我也不说。放假两个月,我不回家,在学校附近的饭店打工,午休时间再回校练功,说起来是挺辛酸的。不过,不逼自己一把,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能量。”郭绪欠不改山东人的憨厚隐忍。

再多能量抵不过身体受伤

有再多能量,也抵不过身体上受伤,学武生,小伤自然不断,最关键的大伤落在他的腰上。

“一次练功时严重地闪到了腰,我们学戏都这样,不到一定程度,比如说骨折了、断掉了,一般不会休息养病,也不会去医院,再说要去大医院,也没那个钱。贴了膏药,推拿了几次,就这么扛着。”郭绪欠说。

等到期末考试时,郭绪欠因右侧腰肌损伤,基本功、武功、把子什么都坚持着考,考到快躺下。学了一年,不可能不考,最后一门考翻跟斗,一个跟斗上去,郭绪欠就直挺挺地躺到了地上。“脚落地了,根本站不住,腰没有一丝力气,身体不听使唤,仰面倒地,直接被送医。”

考完那场试的郭绪欠还没等到正式排大戏,就辍学了,因交不起学费,后来跟着一个剧团巡演了一年。幸遇裴艳玲老师,2003年底把他带到新加坡,从此改学京剧。“裴老师常有指点,但不能天天教我们,很大程度上,京剧靠的是自学。改戏种,又得吃体力,花心血,腰伤反复发作。”

郭绪欠说:“试过很多方法,扎过针,电动的针,也吃过中药。一直到现在,这个伤跟了我14年,我30岁了,再过几年,这个伤害的所有症状就会逐渐显现,伴随我一生。最严重的时候,是睡觉时一整夜只能保持一个姿势,一动就钻心地疼,翻身像要命。”

想多演武戏

现在排一个大戏,要紧赶慢赶忙活好几天,忙完后,腰痛绝对“如约而至”。“看什么医生也没有用,它属于一个先伤后累的痼疾,只能休养。当然演出时险些跌落舞台,或者被钉子插手,这些危险时有发生,不足为道。”郭绪欠苦笑说:“我本来一直都爱演武戏,正好新加坡情况又特殊,粤剧、潮剧、闽剧等南方戏吃香,京剧再好,也比上南方戏风行,唯独京剧这个武戏好些,大人小孩都爱看,我真想多演。”无奈于腰伤,激烈的戏不能连演太多场。

“我豫剧才学了四年,京剧却是从2003年到此刻都没撂下。我不像专业京剧演员有那种科班背景,但自己看、自己学、自己练的甘苦、钻研和所得,我更加珍惜。”

郭绪欠说演得最舒服的是各种绝技尽出的《小商河》一折,40多分钟的《小商河》一般是武生在校的启蒙戏,难度系数高,几乎是独角戏,完全没学过这出戏的他看了很多演出后,自己发展出《小商河》的表演程式和特色,还有跟裴艳玲老师学的《武松醉打蒋门神》,另外《十八罗汉收大鹏》《十八罗汉斗悟空》等猴戏,都是郭绪欠拿手的。本地戏曲舞台上,郭绪欠塑造的美猴王孙悟空令很多戏迷津津乐道。

2013年离开新加坡戏曲学院,郭绪欠同年创立了华族艺术中心。“还是在演戏、拍戏、教戏,我最大的目标还是弘扬华族艺术。”

作为为数不多的武生之一,郭绪欠说这几年演遍了新加坡所有的学校,最忙的时候一天在四个学校中演出。“虽然大众没什么机会看到,但京剧武戏在学校里特别受欢迎。得感谢支持传统艺术的一些单位,比如滨海艺术中心,请我在艺满中秋上呈献过两次武戏。基本上在新加坡很难看到武戏了。当年一起来新加坡的同学,90%都改行了,我就是拼着命坚持吧,我爱它。没死在舞台上,我就会演下去。”

我不像专业京剧演员有那种科班背景,但自己看、自己学、自己练的甘苦、钻研和所得,我更加珍惜。我就是拼着命坚持吧,我爱它。

没死在舞台上,我就会演下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