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小提琴家陈锐 用社媒扩大音乐会受众

 

擅长使用社交媒体的澳大利亚华裔小提琴家陈锐,希望透过这个平台接触不出席音乐会的年轻人,给他们一个去音乐会的理由。

澳大利亚华裔小提琴家陈锐在本地的粉丝比两年前更多了。

年轻(27岁)、英俊,出生于台湾,在澳大利亚长大,2009年获得伊丽莎白女王小提琴赛冠军,被时尚大师乔治阿玛尼(Giogio Armani)相中,如今拥有200万SoundCloud追随者,超过10万面簿粉丝,陈锐在台上台下,在社交网络镜头前后,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上周与新加坡交响乐团合作,陈锐慷慨演奏了两支安歌曲,帕格尼尼与巴哈,加上主打的布鲁赫《小提琴协奏曲》,他一个晚上给新加坡观众三个时代风格的小提琴盛宴。

中场休息签名会,粉丝更是大排长龙。之后陈锐还录制短片在面簿上答谢粉丝,秀出本地热情粉丝送他的礼物:卡片、小提琴素描画,还有一束西兰菜花。

向年轻人介绍古典乐

演出前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陈锐说他的音乐会观众群普遍年轻化,让我亲自到场见证。其实新加坡古典乐观众群向来比欧美年轻,但在陈锐的音乐会上,的确看到更多年轻人,也有好多带着孩子的年轻家长。我也看到一些观众在听完陈锐之后就走了,还有的在乐团演奏普罗科菲耶夫《第五交响曲》的间中离席。

这是陈锐对自己清楚的定位,他要向年轻一代介绍古典乐。我们可以批评那些中途离席的观众不礼貌,但换个方式想,也许他们也是第一次听音乐会,陈锐的明星效应,的确打开了一扇门,吸引非传统观众。

访问时,我问了陈锐几道无厘头题目,其中一题是:“你最讨厌的作曲家是谁?为什么?”

陈锐琢磨了一番,换个方式回答:“我讨厌那些,尤其是(只追求效果的)现当代作曲家,烦人地重复又重复,这让人们痛恨古典乐,也让我加倍痛恨他们。我竭尽所能,希望人们爱上古典乐,如果有作曲家把这一切都搞砸,真的很难受。就像要介绍人吃日本餐,你却捧出太过独特的食物,奇怪味道的食物,让第一次吃的人退避三舍。”

陈锐说,演奏家们都在努力理解作曲家创作时的想法,但讽刺的是,许多演奏家没能与坐在音乐厅里的观众沟通。

他想知道观众在想些什么,观众需要什么,社交媒体自然而然成为他的工具。

陈锐认为除了传统的音乐会观众,还有一个很大的群体:学习音乐的年轻人。他们之所以不去音乐会,是因为找不到彼此的关联。陈锐给自己的任务就是,通过社交媒体让这个群体看见音乐家的另一面,给他们一个去音乐会的理由。

陈锐一开始制作搞笑视频时,其实也深感不安,所幸这些“kuso”短片得到人们理解。两年前他与波兰指挥家埃申巴赫(Christoph Eschenbach)及小提琴家Josef Spacek三人合拉一把小提琴的短片,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这几年他也紧跟社交媒体科技发展,现在经常能看他面簿直播,和粉丝一起“晨练”。互动之外,他也教粉丝一些演奏技巧。

今年陈锐也以网络众筹的方式开创了“Musical Heroes”计划,为美国费城300名有需要的学生募得近8万美元善款。他相信社交媒体还能发挥更大力量。

陈锐热情,善于经营粉丝圈,熟悉新媒体运作,来到音乐,他却相当保守。

当我问他会不会尝试电子小提琴的时候,他斩钉截铁表示,他是非常古典乐的。谈起现在使用的古琴,1715年的斯特拉迪瓦里(Stradivarius)“约阿金”,陈锐说,木制乐器经过长时间使用,其共鸣音色音质会越来越好,说的时候眼睛放光,回过神来他扮了个鬼脸,像是害怕自己说了什么迷信的话。

希望登上奥运舞台

今年陈锐很忙,到新加坡前,才完成上海、马来西亚与夏威夷的演出。接着回返美国,明年1月又展开欧洲巡演。他经常得在音乐会结束后马上赶搭凌晨的班机,为确保演出时处于最高水平,他会到健身房锻炼,多睡觉休息。他说,每个观众都期待他的最好表现,没人会在意他行程有多忙。

曾登上诺贝尔颁奖礼舞台,在卡内基举办独奏会,与世界各地知名乐团合作,他心中还有哪个梦寐以求的舞台?

他想了想说,还想在奥运会上演出。“那不是很酷吗?”

陈锐8岁时曾与200名小孩被选中前往日本参加冬季奥运开幕礼,那次经历让他决定终身投入音乐事业。

另一方面,陈锐今年也与柏林爱乐三位演奏家组成“Made In Berlin”弦乐四重奏。他希望借此平台,接触更多室内音乐。

 

15206198764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