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汇之美得益于自由 云门2首登狮城舞台

郑宗龙自2014年出任云门2艺术总监一职。(LEE Chia-yeh摄)

林怀民1999年创立,独立运作的年轻团队“云门2”,首次到本地演出,带来三支精彩舞码。

受滨海艺术中心邀请来新演出的台湾舞团“云门2”,既是首登华艺节舞台,也是第一次到本地演出。由该团年轻舞者呈献的三支舞码,分别是:舞团艺术总监郑宗龙编舞的《墙》与《来》,新锐编舞人黄翊编舞的《流鱼》。

美国《纽约时报》曾盛赞:“才华洋溢,技术超群,云门2的卓越应与世界分享!”

独立运作的年轻团队

当然,云门舞集国际名声响亮,很多人好奇的是云门舞集和云门2的关联,这两个团是不是一般的主团、二团关系?编制上是否人员和资源共享?主题和风格是不是也相同?

台湾云门舞集掌门人林怀民在1999年创立云门2,已故舞蹈家罗曼菲担任创团艺术总监。2014年起,郑宗龙出任艺术总监一职。

云门2是一个独立运作的年轻团队,无须演出林怀民的作品,也不为云门舞集培养储备团员。云门2以培育编舞家、舞者和发掘多元观众为目标,力邀杰出编舞家为舞团编作,累积出风格迥异的丰富舞码,展现出年轻舞者多元活泼的肢体能力。

现任艺术总监郑宗龙接受《联合早报》长途电访时说:“云门2是一个全职团体,我们周一至五每天工作8个小时,编舞、跳舞、排舞,目前团里有16位全职舞者,年龄在24岁至34岁之间。云门舞集跳林怀民老师的作品,云门2则广邀编舞,为年轻舞者们创作,一是让舞者展现多种面向,二是让他们感受各种刺激。”

接受同样的身体训练

郑宗龙说介绍云门2舞者和云门舞集舞者受同样的身体训练,打武术、练太极。从这个角度上看,两团舞者的身体使用方法和身体质地是相同的。

郑宗龙说:“有了这样的训练,我们比较不担心对骨骼的使用,太极给了我们松弛,武术给了我们发劲,同时我们也从‘安静’中汲取营养。”——这与云门舞集一脉相承。

云门2要上戏剧课、声音课等课程,以“全纳”眼光对待舞蹈。

“我们试图把舞者转换成表演者,在舞台上,舞者是传达意念的媒介,他们运用身体与观众沟通,因此舞者需要有多种能力,需要有多面的发展,需要表达观点,而表达的观点也不应在范围和议题上设限,必须让带有不同观点的观众都被触动。因此,我觉得‘跳’,并不足以概括舞者的全部,舞者更应该是表演者。”

郑宗龙相当认同现代舞应赋予观众的解读自由,“舞蹈不明说,却引领观众自己去评论。”

坚持下乡推广舞蹈

云门2在台湾坚持下乡推广舞蹈,郑宗龙发现这10年来,观众越来越多,以前担心去到乡村,舞蹈的呼应者较少,没想到大家都能很静心地观赏,结束后也耐心地参加演后座谈,分享各种观感,这证明舞蹈不是高眉的艺术,有诚意有概念的作品走到哪里,都有观众。

“希望舞蹈演出变成华人、亚洲人生活的一部分,变成生活中的必需品,而不是装饰或消闲。你看在欧洲,星期一至五都有舞蹈演出看,哪像我们华人地区,演出常常要安排在周末,怕观众平时没有时间来看。”郑宗龙说。

精挑细选三支舞码

这次带来新加坡的三支作品,都是经过云门2精细挑选的。

郑宗龙与黄翊皆是获奖无数的编舞人,黄翊去年携《黄翊与库卡》来新演出过。云门2的新生代舞者将在两人作品中,跳出灼灼逼人的舞姿,却又把优雅内敛的气韵贯穿始终,更有新与旧、虚与实、东与西的结合,静中有动,悠然自在。

黄翊的《流鱼》在郑宗龙看来非常难跳却非常美,群舞快速交织流动,如多重旋钮重叠,是丰富影像和细腻肢体结合而成的瑰丽舞作。

郑宗龙的《墙》,让舞者在无止休的弦乐中,透过不同动作不断拆解行进的队伍,以饱满节奏和灯光变化,制造墙在真实与虚拟的对比。

他的《来》则取材于神明绕境的台湾民间信仰,充满温热的庶民色彩,现代和传统、西方与

东方在舞蹈和谐共融,让人一窥台湾现代舞的玄妙风貌。

郑宗龙说云门2语汇之美,得益于自由——编舞、舞者心境和肢体的自由,以及台湾这块土地上文化风气和创作理念的自由。

“云门 2” 三舞作之夜

日期:2月7日与8日(星期二、三)

时间:晚上8时

地点:滨海艺术中心剧院

票价:38、58、78元

“华艺节2017”门票可在滨海艺术中心售票处(68288389)和全岛SISTIC售票处(63485555)购得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