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雁雁重回华文舞台演《女人四十》 净空自己去排练

离开剧场六七年后,金马奖最佳女配角杨雁雁重回舞台,她说自己面临极大挑战,身心都要重新调整才能适应。

话剧《演员四十》,是金马奖最佳女配角杨雁雁回归华文戏剧舞台的全新独角戏。

这部华艺节委约之作,杨雁雁携手新加坡必要剧场(The Necessary Stage)导演陈崇敬与编剧哈里斯·沙玛(Haresh Sharma)打造。她担纲演出单人剧,娓娓道出所扮演的女演员面对事业与家庭两难的生命故事。

离开剧场六七年后再回到话剧舞台,杨雁雁说面临极大挑战,身心要重新调整才能适应。

“绝对不要放弃剧场”

杨雁雁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前几年忙着宣传电影到处跑的时候,我碰到过法国女星伊莎贝·雨蓓(Isabelle Huppert),我们有机会聊天时,我跟雨蓓说我是剧场演员,雨蓓也是剧场演员,她带着一种坚定的眼神说:‘绝对不要放弃剧场,剧场是我们吸取能量的地方’。”

杨雁雁最近重看萧芳芳主演的电影《女人四十》,对自己现阶段的人生颇有感触。

杨雁雁表示回到剧场虽好,但毕竟有了女儿,在精神上需要做很大调整,所以有点“痛苦”:“排练完后,我得发呆放空半小时才去接孩子,不然我头就会头痛;每天早上也跑步一个小时,把琐碎丢掉,净空自己踏入排练场。”

这种经历听起来像是身为人母的女演员一种典型的生活、工作状态,加上杨雁雁最近重看了偶像萧芳芳主演的电影《女人四十》,对自己现阶段的人生颇有感触。

“我刚好今年就40岁,《女人四十》却是20多年前的电影,我突然发现20多年前的女性角色和责任跟现在40岁的女人很不一样。我们好像倒退、变‘年轻’了很多,当时的40岁女人,儿子已是大学生了,现在很多40岁女人还没结婚,还在寻寻觅觅,这一生不知要怎么过。”以前的女人步入40后,人生很过瘾,方向很明确,一辈子就朝着一个目标走下去,对比此刻迷惑也迷失的女人,杨雁雁说这种反差很有趣。

一种平衡、一种掌控消失了,杨雁雁说不管是从事什么工作,不管是演员还是怎样的女人,都是这样的。“为什么会这样?”带着这个疑问,杨雁雁走入剧场,把女人的困惑摊在观众面前。

剧情中有自身的投射

在剧中女演员的现实生活里,她在各个不同的生命角色间游走,她全力以赴,就像在每出戏里倾情演绎着不同的人物一般。

《演员四十》讲述杨雁雁饰演的女演员在迈向40人生之际,接下得奖电影《女人四十》即将重拍的主角重任,此时她发现自己怀孕了!本是两件喜讯,竟让她陷入是否该透露怀孕实情的挣扎。希望与忧心揪着疼:到底她该专注哪个角色?

“我没有办法说清楚这个独角戏的真实度到底有多少,但其中有些事件的确是我遇到的,有些则是编剧听了我的故事后衍生出来的。”杨雁雁说《演员四十》在某些程度上是“私”,不仅有表演者自身的投射,也是一个宣泄的管道。

“大多数的剧场演出没有责任提供答案,但会提供思考的线索。”杨雁雁说,“我希望你能重新看你自己,看你周围的世界。”

杨雁雁说有了女儿后,不会放弃对表演艺术的追寻,同时也想做一个能好好把时间给女儿的妈妈。

“全职工作的爸爸妈妈真的好不容易,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杨雁雁说。

她今后的工作会因女儿做出相应调整,她希望电影和戏剧两方面都兼顾,但长时间的出国工作就比较难。

“除非出国一两年,我还可以把女儿带在身边,如果是离开3个月到6个月,对女儿还真是残忍。”杨雁雁说试过两个半月没在女儿身边,回来时女儿已经不太认识妈妈。晚上临睡前,在外婆和妈妈两人之间难以决断。

“她跟我睡了一下,说要去找外婆;送去外婆那里,她不一会儿又来敲门找妈妈……”杨雁雁叹息为何要把压力放在一个不懂事的小孩身上,所以为了就近照顾女儿,杨雁雁说近期的工作重心将会放在本地剧场演出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杨雁雁《演员四十》

华语演出,含些许英语、广东与福建话。附中英文字幕。

日期:2月3至6日

时间:晚上8时(星期五至一);下午3时(星期六与日)

地点:滨海艺术中心小剧场

票价:38元

“华艺节2017”门票可在滨海艺术中心售票处(68288389)和全岛SISTIC售票处(63485555)购得。

1